回忆录

回忆录

我很喜欢我的班主任老师。她讲课生动、善解人意、有耐心,班级里的多数同学都很爱戴她。我记得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对同学的斥责。
窗外天阴沉沉的,是又一个周一,升旗仪式的时候。几个年级的学生涌动在走廊逼仄的空间里。但程独独站在楼梯间旁,学生们绕开了他。
我不解,对他做出了呼应的神色,张嘴欲问,却又不知说什么。这时我的老师便突然大声说:“我本以为你挺好的,但没想到你竟然和这种人说话。”我赶紧缄口,
让自己更深入人群中。但困扰我的是:为什么说程是“这种人”?记忆力他为人很大方,笑得总是很开朗。
另一次是班级里有个学生,我们暂且称它为顾。顾的学习不是太好,但人很机灵,上课也比较安分。我们原先不太熟悉,但有一天老师让我帮助他完成作业。
刚好我俩都身体有些问题,不上体育课。他学习不太花功夫,我便力所能及的帮帮他。每当这种时候,他也愿意用心。但是到了提交作业的
时候,即使符合了要求,老师也总是不太有好脸色看。
我觉得这十分异常,困扰了我许久。往日的印象里,我的这位班主任总是和颜悦色,甚至还会单独辅导我学习上的一些问题。
后来这两位同学陆续转走,也就断了联系。这种异样感再没发生过。

上帝视角。
程一只耳朵失聪,连带的好像病理性的有一些其他问题。学习时总有些力不从心。
顾不太认真学习,成绩总是垫底。
班级里的其他同学都十分优秀。这个班是不允许存在实验班情况下隐形的实验班。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程和顾相继转走之后,班级里没有差生了。

过去很多年了。一想到这些还是很矛盾。提起小学时的班主任,我仍然敬她、爱她。她一直以来负责、对我也很好。但一想到
这两位同学,便有着难以言说的异样感。总觉得这是否对他们不公平,这不符合为人师表的道德标准。
后来释然了,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人无完人。我的老师对我很好,这便值得我敬爱她。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