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

17年的时候,我跟着我爸去了太平洋的另一端——北美洲。北美洲于我而言是一个神奇的存在,自打小时候在新闻上看到,就有些向往,想亲身经历一番。那里有不同的制度,不同的文化以及快速发展的金融和科技,这些都在吸引我。

在出发前的两个月,我们去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刚到门口就听到工作人员说给签证的概率很低,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我抱着忐忑又好奇的心里,进入到里面。安检,排队,上楼,扫描信息,面谈,下楼。一系列过程很顺,但我们还要慢慢等待。两周之后,拿到了签证,我的快乐就要溢出来了。

7月初我们出发了。晚上凌晨一点飞机起飞,大概飞了12个小时,我们落在拉斯维加斯,美国的赌城。因为落地时,刚好是当地晚上,我们就直接乘车去酒店休息。拉斯维加斯的夜景很美,多彩的灯光充斥着我的视线,酒店旁的摩天轮上的灯带的光亮洒落在这片土地。身材优越的男女欢聚在酒吧赌场,愉悦的相吻,拥抱。吞钱的老虎机也是随处可见。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景象。但疲倦占了上风,我很快就在热闹中睡去。

第二天我躺在大床上看着窗外的小雨,太阳还高挂在天空,蔚蓝的天空搭配着被雨水晕染开的日光,美得像仙境,不忍打破。下楼到街道,路上人不多,偶尔有一两个家庭从身边经过。商场和摩天轮也恢复了往日的朴素,当然除了特朗普上黄下白的酒店和辉煌的威尼斯人酒店。白天的拉斯维加斯是安静的,闲适的,城市的纸醉金迷沉睡着,只有到了晚上才会苏醒来,展示出原本的模样,享受着热闹的夜生活。

之后又去了加利福尼亚洲,漫步星光大道,眺望远山的好莱坞,也顺路去了环球影城。到了下午,我们坐车到了美墨边境,进入墨西哥。这个城市是墨西哥的首都,它有着重庆一般复杂的高架桥,有着童话一般的闹市,一个个打着鼓,唱着当地的歌谣,我们也跟着当地人一起舞动,那样的氛围就是吵闹但幽静,每个人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最新奇的还要属“斑马”,就是把马或者骡子用颜料画上黑白条纹,然后拉出去卖艺挣钱。最后我们去到一家餐厅吃玉米饼,玉米饼分为两种,一种是小的三角形脆片,另一种是卷曲的圆饼里面夹着菜。味道说不上特别,倒是跟中国的烧饼很像。饭后我们在街上散步,之后就回美国那边的酒店了。

随后我还去了纽约,从西海岸飞往纽约的途中我就在幻想。纽约算是离北京最远的一个地方了。落地之后,我看到平时那些只会在书本上出现的高楼,此时就在我的眼前。我找寻自己所了解的熟悉的痕迹,同时也在发现新的事物。纽约城区里的忙碌与郊区的悠闲相互映衬,一起组成这座城市的灵魂。华尔街充斥着身着制服的人员接到的中间留有历史的痕迹,像是现代与古代的结合,战争后的废墟化作如今的经济中心,就仿佛像是一种重生。

希望疫情快些结束,让我能够再次去往海的对面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