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

 

我曾经对自己恶狠狠的说,我不会停下对游戏的追求。

有意思的是,现在这些文字与上一行之间又差了几天,我好像离答案更进一步。

 

我从小学开始便住在学校,一直住到初中,甚至高中的一部分。若让我回忆小学生涯,作息课表是记不清了,只有一股模糊的感觉。夕阳之下,我吹着咸咸的风,正愁烦着身体哪里小磕小碰,或是文具的丢失、关系的恶化,一丝丝说不出的愁苦,无知而幼稚的愁苦,却没有人为我解惑。因着这样的愁苦,我总是如他人一样,格外寻求快乐的到来,又总要比人多一分。这样的盼望逐渐强烈而畸形,并且影响着我的身心。我自知,却又不自知。自律?总有一天会有。游戏?总有一天会放下。当问题不再能被遮盖的时候,更多的放纵与苦闷缠上了我。

或许是8月份的某一天,我吃着酸菜鱼。与我的父母,正在敲定高中。我是那样的自信,以至于我现在也不敢肯定那是否是自大。

游戏总是不要停的,因为学习、工作、运动、早睡,总会做,总会有人让我做,却没有人催我游戏。只有其它的事情——或许只有诸如未来的成就——深深吸引我时,我会把目光挪开,打破禁锢。

好像是六月,一个突如其来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机会留给有能力的人,事实如此,我惊慌是否能抓住机会扶摇而上。这机会其实不是我未曾听闻的,相反,我为这个机会做了数年的准备。但我的心却在逃避。分分离离,我摸不清这个机会的态度,也不清楚自己的态度了。好像相识多年的情侣却没准备步入婚姻。白纸黑字的东西摆在我眼前,我害怕、恐慌。我为自己预留的最后一点时间,只希望得到一个结果,却不知这几年的问题,是否能再这点时间思考明白。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