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大作品

回忆录

        凯是我的小学和初中同学。第一次与他真正认识是在漆黑的花园中。那时刚上小学一周,在昏暗的灯光中依稀认出了彼此,不算高的身躯,厚厚的嘴唇上是大大的鼻子,总眯成缝的眼睛旁有几颗小痣,“呦,你是丁” “哦,你是凯”。在后来的交谈中才发现他原来就住在我隔壁的楼中,是我的邻居。从那以后,我们便熟络了起来。

小学时和他的故事已不太能记清了。记得那时偶尔会搭上他的车一起上学,从一上车开始他的嘴就没有停过,他爸爸有时会说他“贫”,我倒觉得没什么,时常还跟着他傻笑。他总是能从兜里掏出什么奇怪玩意,有时是个玩具,有时是把手工刀,还有时是块口香糖,藏在手心里像个宝贝似的给我看。放学吃完晚饭后,我们经常见面玩耍,家住在一个小区,也总是要串门拜访几次。但至于去干嘛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一次在他家昏暗的楼道中摸索时,楼上的一扇门忽然打开,屋内的灯光射向黑暗的楼道,随之而来的是一段悠扬的小提琴声,乍一听来,心中不免一惊,抬头望去,耀眼的灯光下有一个小小的黑影,是凯。我小跑着向他们家走过去,他见我走来,竟双脚踏向地面,双手反复抽动,琴弓在琴弦上快速摩擦,一时间,本犹如流水般悠扬的琴声成了落向地面的碎冰渣,看着他如同受到“电击”的模样,我不禁笑了起来,他见我笑了,也收起了“本领”。就这样,从小学起我们便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初中很庆幸还能和凯分到一个班。

书法课时,凯的书法很好,写字如同打印一般规整,而我的很差,一笔一画就像是刚从泥土中挖出来的蚯蚓一般在纸上扭曲。可即便写字水平相差甚远但不妨我们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上课不爱听讲。不知凯是怎么想的,我总觉得书法课讲的什么字体,什么朝代的书法家,如同资料简介一般听起来着实乏味,还不如自己在纸上瞎写来的痛快。一次凯觉得无聊,竟抄起桌上的毛毡叠起飞机给我看,我还未怎么端详, “欸,你!”,只听得一声厚重的中年人的声音:“你别动我这毡子!”抬起头,一个宽厚的身影挡住了半边黑板,他圆筒似的手臂微微搭在了隆起的肚子上,手指间夹着一支很细的毛笔,是书法老师。凯瞪大了眼睛,盯着老师,从牙缝中仿佛小声挤出了什么话,待老师转过身重新开始讲课时,他突然用力将毛毡揉成了一团,又猛地泄力,毛毡在木桌上缓缓伸展开,上面如同一张苍老的面孔般布满了褶皱。我看着凯,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放学后总能和凯走到一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见他放学后拿起手机不知发些什么,凑过去看时却又遮盖起来。我们都喜欢打篮球也报上了初中的篮球队,一次训练后,我,凯还有几个男生走在街上,忽然凯的手机里传来一条语音,是一个女声,好像说什么换微信头像的事,听上去还有些着急,几个男生马上便懂了,瞬间就起了哄,我也懂了什么,内心被好奇严严的笼罩着,想也没想就和这几个男生一块起哄。凯的脸有些红,低着头,一只手推推桑桑,另一只手还在手机上敲着什么。

        凯不来学校了。在几个月都没见到凯后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一天,班主任叫住了我,压低声音跟我说:“凯好久没来学校了,你和他关系比较好,你看你能不能打电话多和他聊聊。”“嗯……”我本想问问原因话在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没事,你也可以约他打打球,散散心”。

“喂,凯,是我,丁。” “哦是丁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那个……”我想说什么却又堵在嘴边一样说不出来,我以为和熟人说话应该是随口便来,我真后悔没有好好准备一下。“这周六有空打球吗?一起,你要是有空的话。”他委婉的推辞了。我不知该说什么了,电话那头的人固然熟悉,但我却感觉像和一个陌生人说话般拘谨,几十秒钟后通话便结束了。接下来的几次通话也是如此,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长,不过是一人邀约,一人婉拒,后来自己便也把这件事忘却了。

        凯回来了!我在教室里听见同学的呼喊,丢下笔便冲了出去。“在哪?”“办公室门口”。我飞速下着台阶,一个身影站在办公室门口。“凯!”我确定就是他。他转过身,样貌没有什么大变,不过头发却蓬乱起来,已经垂到了眉毛上。”嘿,丁”他声音有点低沉,又感觉成熟了不少,也许是过变声期了吧。

凯回来后并看不出有什么大的改变,做了七年的朋友能够继续一起上课玩耍在我是件极欣喜的事,整天下课后也自然凑在一起。可相处久了,还是觉得有些改变。

一次午休时,凯坐在班里的后面,一次在玩笑时,我把他的饮料瓶扔向了他,忽然一个班上的小矮个伸手打翻了空中的饮料,凯赶忙捡起了地上的瓶子,瓶口早已开裂,饮料从裂缝中渗漏了出来,让整个瓶身变得粘腻。凯没有说话,走向了矮个,一把揪住了矮个的衣袖。“唉,你干嘛?”矮个撇着嘴。我内心慌乱了起来,急忙拉住了凯攥着衣袖的手,可凯的另一只手已悬在了半空中,手上是那个裂开的瓶子,瓶子里是剩下的饮料,下面是矮个的头发。“诶诶,你干嘛?”矮个咧着嘴大叫着“诶诶……” “好了凯,别这样,都是同学”我有点害怕事情闹大,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松手。“凯哥,是我不对,我不该瞎闹乱扔你瓶子的。”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凯哥”。凯没有说话,安静的空气让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过了几十秒,他松开了手,我舒了口气,内心却有万般的无力。

        凯又不来学校了,这回是再也没有来过了。

于凯,我总觉得有些悔恨。悔恨自己身为他的好友当初竟跟着那帮同学起哄,悔恨在老师让我帮他散心时,我竟就这样不了了之,悔恨看到一切发生时我只能空感无力。

去年春节时,我收到了他给我的新年祝福。一问才知道了现在正在学习美术,“继续加油吧”我并不会那么多花哨的祝福语。这是我最真诚的祝福了,送给凯,也算是送给我内心的悔恨了。

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