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初稿 悔啊悔

是在什么样的环境和经历影响之下,塑造了今天的霸天儿?霸天对过去的记忆断断续续,因为这样,这些零碎的记忆碎片也都模糊不清。

前几天霸天偷偷翻看表哥的日记本,表哥年纪大了,那种字里行间里自带的犹豫气质让霸天好难受好难受。霸天儿很后悔偷看,但这行为又不太正当,找不到人倾诉,又因为自己的思考中隐藏着自己的秘密,所以霸天只能自己先梳理自己想想法:现在有一些独特的东西都握在我们手上,每个人都都不一样,但都丰富多彩,都美好无比,又都是正在随着时间消散,离我们远去。这些财富在将来只能回味,再也找不回来。主要是,我就想,现在相比儿时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并且这种失去伴随着时间是必然,人挽回不了,怎么可能在未来三十岁再回到现在17岁的年纪呢,但我现在能想象出那时怀念现在的样子。挺烦的,最终会长大,会老去,有人盼着快点长大,但我绝对属于不想长大的那种。

现在回看那天我所想的,其实能说明一点什么事情,就是其实霸天的童年是很美好很美好的。奇怪的是,霸天很少怀念,很少回忆。不记事是霸天的一个特点,有一点对于身外事的淡然心态。霸天是知道自己曾十分快乐,曾十分委屈,但回想也从来快乐或伤心不起来。霸天最早的完整的记忆居然是在小学二年级,那时霸天大概8岁左右吧。在这之前的生活也不是平淡,从爸爸妈妈的讲述中得知我和幼儿园同学大打出手的恩怨,倒也是精彩。可是霸天竟没有一点更久远的记忆了。便只是这段回忆,其实也是把各个场景拼凑之后才有了轮廓。我大概就记录这一件事吧,我认为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深远,具体影响我说不清,但我确定,以后我的善良,宽容,爱,就有那么一些来自悔意。

 

 

二年级的时候啊,每天早上去学校,晚上离开学校都是坐在姥姥的自行车后座,米奇老鼠涂鸦的蓝色书包,沉甸甸的背在自己背上,霸天双手都会环抱姥姥的水桶腰,虽然和姥姥讲话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是霸天坐在后座上嘴总不会停下来。姥姥是从山东老家过来北京常住,为的就是照顾霸天,爸妈在每天在外工作,姥姥一天做三顿饭给我们吃,早晚接送霸天,便也没旁的其他事。霸天那时候不在意的是,姥爷一直还住在老家,在那几年里,姥姥其实每年就假期一起回去山东的时候才见到姥爷。霸天并不觉得这有什么。

在学校里的生活不算单调,有一群男生朋友,俨然是男生群体中的首领人物,和一个女生关系格外好,坐了几年前后桌,亲近到大概随意拿对方开玩笑的那种关系。霸天的学习在班里数学是经常第一,语文不好也不坏,体育简直是小菜一碟,但是体育这方面完全靠一点点没用的天赋,这点天赋反而导致了霸天完全疏于锻炼,因为那时不太需要。

学校只有一个大教学楼,每天上学要带着淡蓝的桌布,拎着KT猫袋子装的饭盒,穿着天蓝色的校服。二年级学期末,下午,记得前两天才考完期末考试,霸天正趴在蓝色的桌布上闭目养神,睡午觉是姥姥要求霸天做的,虽然姥姥肯定是看不到,但霸天小心翼翼地想着万一呢,不听话姥姥发现了,该唠叨了。正是每每这种心理,对于姥姥说的都很听话。今天是专门讲卷子的一天,明天开始有两个月不用来学校来了,小朋友们都珍惜着最后时间玩闹着,上午班会霸天闹腾了一上午了,现在也确实累了。郭老师是霸天的班主任,一带就是六年,当然这时才刚刚第二年。

“这次有一位同学考试考了双百。”郭老师拿着成绩单,分析这分析那之后提到。

教室的气氛本来是安静的,大家都挺累的,郭老师这句话出口,班里气氛一下子凝重,之后嘈杂起来,所有人都关心是谁,霸天也有了兴趣,心里暗暗猜测会不会万一是自己。这可是太光荣了,有了这荣誉,那以后都得鼻孔对人。虽然这点小小成就过这么多年回想起来很平淡,但当时的霸天我知道他是开心坏了。没错郭老师说的“这位同学”就是小霸天儿。霸天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对即将分离两个月的兄弟们理都不理,也完全未理睬那女生,放了学跑出学校找姥姥。也说不清为什么。

“姥姥你知道吗?今天发生了什么你猜猜!”霸天兴奋的语气流露出来。

“猜不到。”姥姥能察觉霸天的情绪。

“猜猜嘛猜嘛猜嘛。”

霸天反复央求姥姥,可惜姥姥没有情趣。

“我考了双百!我……”霸天从来藏不住话,可面对一块“冰块”,自己温度越高反而越难靠近,便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好,以后考清华。”姥姥说。

晚上,霸天的情绪憋着真的难受,家里有都那么平常,没有任何事情能配合霸天的激动的、急躁的情绪,于是都堵住了。霸天随手折了一只千纸鹤,学校里学来自己还从没折过,霸天对这只千纸鹤很用心,对于每一道折痕都要求纸的两边是完美的对齐,因为很久都没折过的原因,霸天思前想后回想下一步该怎么继续用掉了不少的时间。随时间过去,凝结着感情的千纸鹤成型,霸天也似乎不闹情绪了。

思前想后,霸天觉得反而是对不起姥姥,在姥姥看来大概就是小孩莫名其妙的今天就开始处处叛逆。看着手里捏着的精致千纸鹤,霸天觉得今天真不好。

霸天走到姥姥房间,把千纸鹤双手递给姥姥,转头就走,一句话也没有说。

晚饭桌上,姥姥对着爸妈夸霸天千纸鹤折得真好,真好……姥姥也就只会这样夸了。

 

又一天霸天来姥姥房间,一眼便看到床头柜上的千纸鹤,摆得很靠近床,也还是那么白,可是姥姥的老花镜压在上面,吧千纸鹤压出消失不掉的折痕。霸天一步一步走过去,慢慢拿起千纸鹤,看了看想了想,一扯再一扯,撕碎。我不知道旁边的姥姥怎样,再一次转头走掉。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