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档案再版

COD

档案-一级机密

此版相较前版本去除了对明确军事单位名称的遮盖。补充了图片参考(末尾)

1991年12月25日

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辞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历史宣告终结。新上台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政府与西方国家积极交好,以缓解苏联与西方在冷战时形成的僵硬关系。但随着苏联的解体,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大打折扣,新的政府又不断的向西方讨好和妥协,这使得曾经是超级大国公民的俄罗斯民众深感失落和不满。极端民族主义的激进思想也在俄罗斯国内蔓延开来。极端民族主义者认为,当前的俄罗斯政府并没有真心的去关切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而是去引进西方的价值观和经济模式以讨好西方,这将摧毁俄罗斯的国家意志,损害俄罗斯的国家、民族和人民利益。他们认为,俄罗斯要复兴的主要障碍就是以美国和英国的为首的西方世界,俄罗斯不能支持西方的政权。

2011

苏联解体将近二十年,俄罗斯激进分子伊姆兰·扎卡耶夫希望让世界重新回到两大超级大国对峙的冷战时代,他和中东某国军阀–极端的宗教主义和民族主义者卡莱德·阿拉萨德勾结,以俄制武器和伊斯兰宗教力量,构建了一个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定的恐怖主义政权,并拥有正规军和核武器。扎卡耶夫、阿拉萨德和另外两名参谋人员组成了绰号为“天启四骑士”的核心团伙,其魔爪已经深入到了乌克兰、阿塞拜疆、加沙地带、埃及等地,阿拉萨德在扎卡耶夫的支持下在中东大肆破坏战火纷飞为此美军直接出兵中东以平定冲突。

 

人员清单

伊姆兰·扎卡耶夫(Imran Zakhaev)

俄罗斯极端主义分子的最终的幕后黑手。在十五年前(1996年)被普莱斯和用巴雷特M82A1普里皮亚季打断左臂,落下了残疾,从此和普莱斯有不共戴天之仇。战争期间支持卡莱德·阿拉萨德发动政变,绑架并杀害了阿夫拉尼总统,建立恐怖独裁政权。在发动政变国的首都准备了一颗核弹,授意马卡洛夫、阿拉萨德将其引爆,导致当地三万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全军覆没与大量平民死亡。

最后被“肥皂”麦克塔维什击毙。

 

卡莱德·阿拉萨德

在中东某国发动政变,在电视转播中枪杀了阿弗拉尼总统,引起美军参战,后来在首都战役中引爆核弹 (确认为马卡洛夫引爆的核弹),造成了3万多美军和大量平民的伤亡。最后在阿塞拜疆被SAS小队抓获。被普莱斯上尉用手枪爆头。

 

谢菲尔德将军

美国陆军三星中将。一个看似大义凛然实则虚伪狡诈的野心家。他曾担任抓捕卡莱德·阿拉萨德任务的总指挥,在行动中他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三万部下死于核爆的惨烈情景。为了给这三万名战士发抚恤金,为了恢复美国的国际地位,更为了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拯救美国于战火的英雄以满足私欲,五年后他与马卡洛夫合谋挑起了美俄战争。通过欺骗政府获得了想要的一切军事资源,实现不可告人的计划。但是由于普莱斯的介入打乱了他的步骤,逐渐将141特遣队视为绊脚石,开始设下圈套并指挥影子部队清洗自己组建的特勤部队以毁灭证据。

 

弗拉基米尔·马卡洛夫

马卡洛夫,一位残酷无情而又狡诈的战略家,在策略方面常胜出对手一筹并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他总是相信零和博弈,为了占取上风甚至不顾搭上许多人的性命。马卡洛夫确信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不择手段,直至死在约翰·普莱斯的手上,否则他的疯狂或许会改变历史的进程。

根据谢菲尔德将军收集的情报,作为前任苏联红军上尉的弗拉基米尔·马卡洛夫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最初服役于伞兵部队。后来他进入苏联特种部队,两次在车臣执行任务。据认为在他的指挥下,某连队参与了一些惨无人道的”清洗”行动。

很快,联合国开始调查这些被指控侵犯人权的行为。马卡洛夫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欧盟提交的报告名单之首,然而在他退役后这次调查也戛然而止。为逃避调查除了离开军队外别无选择,通过这件事他对西方和俄罗斯政府恨之入骨。之后,马卡洛夫凭借着军人的本领和素质开始涉足犯罪界,诸如贩卖人口,洗钱,炸弹袭击以及暗杀等等。不久,新兴的极端民族主义党领袖伊姆兰·扎卡耶夫看中了他并许诺给其在党内的职位。

 

尤里

曾为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党成员、弗拉基米尔·马卡洛夫手下,后因目睹其在中东引爆核弹杀害三万美海军陆战队士兵,同时也得知马卡洛夫要策划莫斯科机场屠杀计划,对马卡洛夫心生不满,愤然叛变,向联邦安全局(FSB)提供有关情报,而后进入141特遣队。

 

麦克米兰

英方总指挥官,在普里皮亚季行动后得以升迁。曾为普莱斯教员。

 

尼古莱(Nikolai)

位打入伊姆兰·扎卡耶夫领导的俄极端民族主义者组织,同时为俄联邦政府和英国陆军特种空勤团(SAS)提供情报的卧底线人。2011年身份暴露后,被俄英特种部队在美军协助下联手救出。

此后担任SAS情报官。2013-2016年期间为自由雇佣兵飞行员。2016年起,担任141特战队(TASK FORCE 141,TF141)情报、技术与后勤主管,并负责行动撤离。在141特战队最为艰难的时期,招募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队员尤里加入队伍。

后2019年在俄罗斯再次帮助普莱斯一行人。

 

现代战争的故事发生在距离我们非常近的时代,战争从政府与民族主义极端分子之间的对抗渐渐演变为美俄两国之间的战争。战火波及到了世界各地,整个世界笼罩在核弹和毒气的威胁之中。然而这场战争的幕后黑手只有三个人。他们就是点燃火药桶的人。(伊姆兰·扎卡耶夫(Imran Zakhaev)弗拉基米尔·马卡洛夫 谢菲尔德)有人引发战争就需要有人终结战争。这就引出了TF141(Task Force 141)141特遣队(one for one我给他翻译成“以牙还牙”)约翰普莱斯就是这只特遣队的队长。普莱斯是贯穿整个战争的重要角色,他亲历过的多次任务之中,包含了战争的开始和结尾。从起点开始,这次战争也是在他的手上画上了彻彻底底的句号。Price是一个喜欢带圆形奔尼帽的胡子大叔,雪茄是他的最爱。

 

录音文本

这里是凯尔·加里克中士,特别空勤团

让我谈谈普莱斯吧。

他在特勤团服役,约翰·普莱斯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黑暗中战斗。他受过枪击,被俘虏,被遗弃,被炸伤,被关起来,被拷打,然后被留下等死,普莱斯是经历了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容易发生冲突的角落的一名军事行动的老兵,他以勇敢和无畏的行为而与众不同。他的成就已成为团史的一部分。
约翰·普莱斯十六岁加入步兵,在英国陆军服役十八年。作为英国皇家军事学院最年轻的学员之一,他完成了特种部队突击队的选拔工作,并获得了英国空军特种部队(SAS)的“徽章”,这证明了他在中东地区多次部署的无数次秘密行动中的价值。2011年,普莱斯晋升为上尉,名叫“布拉沃6号(Bravo 6)”,他是一支高效部队的负责人,任务是反劫持反恐,专门负责近距离战斗(CQB)、狙击手技术和人质营救。他被非官方任命来捕获或杀死高价值目标(HVTS)。

 

普莱斯上尉有着不可思议的本能和不受约束的决心,他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战斗追踪者,以在多变的环境中表现出色而闻名。普莱斯是一位精锐的寻找和打击专家,精通广泛的野战技术和战术能力。从空降突击部队到远程侦察操作员,普莱斯上尉是一个隐蔽的,丛林,沙漠和城市操作员,狙击手和破坏者。通过信任赢得善意,普莱斯上尉与西方情报机构紧密合作,积极追捕HVT,从而在全球各地发展和维持与外国战斗机的联系。他的反恐中队随时待命,随时准备在欧洲任何地方动员。
普莱斯认为,每个士兵的职责都是为了更大的利益而战-“交战规则没有改变,但他们的理由确实改变了。”价格总是为正确的东西而斗争,但他知道什么是对的,而不是你所争取的。他常说:“一个人的恐/怖/分子就是另一个人的自由战士。”有时候,我还记得约翰在警车上告诉我:“当你摘下手套,手就已经脏了,用我们的脏手换来干净的世界。

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想起战争的时候,美俄战争。在艾萨拉德被绑在椅子上审讯时,他用1911结束了他的生命,该果断的时候比谁都要果断,虽然后来我们知道是马卡洛夫按下了炸死三万美军的核弹按钮,但这个中东头子埋下这颗核弹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瞄准他了。

这又令我想起了在英国的皮卡迪利大道遭遇恐袭时,普莱斯带领我进入建筑物内部,拆除炸弹,来到坍塌的二楼时,我们才明白所谓的炸弹时人肉炸弹,当普莱斯大声质问我情况时,我只能告诉他我解不开铁锁线路,他凌厉的目光仿佛要撕裂了我,然后一把将我推开,转身将人质踹下二楼,随着一声巨响和振动,我狠狠的撞在地上。“这里是B6,炸弹拆除,卫生组进来。”普莱斯对着通讯说到,“你没事吧,中士?”他拉我起身,拍拍我,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慈祥的中尉。

 

就像我说的普莱斯上尉虽然是一名上尉,但他一直倾向于与应征的战斗人员保持连在一起。约翰经常对新兵说:“想要改变历史进程,只需某一个男人或女人的意愿。“约翰并不是以完成工作为幌子的流氓行动或邪恶联盟,他与这个系统有着深厚但又经常紧张的关系。

那我们切入重点吧,说说我印象最深的,那次战争。”

 

 

扎卡耶夫像极了谢菲尔德,他们都属于极端的爱国主义者。扎卡耶夫所作的一切就是想让他的祖国俄罗斯重新变得强大,为此,他不惜反抗现有的亲西方政府,甚至不惜以全世界为敌,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祖国。只不过,方式非常过火、极端、血腥。但是,在他死后,他成功的缔造了一个更加令世界敬畏的俄罗斯,甚至推动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攻入了美国首都。如果扎卡耶夫泉下有知,不知是否会感到欣慰。

 

这笔交易将会给我们带来数百万的利润。金钱可以买到任何东西,包括权力。我们通往未来的路途就在此开启,我的朋友。”,马卡洛夫向尤里解释他们的目的

 

 COD 4/6/8 档案再版

1996 日期不详

伊姆兰扎卡耶夫——俄国极端民族主义的领袖,由于其军事力量对俄国乃至世界构成极大威胁,早已被多国列入黑名单。

       英国是首先对其发动军事行动的国家,但迫于舆论压力,该行动只好选择了具有自杀性质的暗杀。麦克米兰和普莱斯做为此次暗杀行动的二人组,被派往当时因核泄漏成为死城的乌克兰普里皮亚季边上的切尔诺贝利参与行动,那里是扎卡耶夫贩卖核废料的天堂。行动虽然一波三折,好在任务总算是以零死一伤的代价“完成”了。由于二人优异的表现,麦克米兰被提拔到了总指挥的位子,而普莱斯也被提升到了上尉军衔,以其出众的指挥才能,几乎领导了SAS所有成员。

当扎卡耶夫在普里皮亚季交易核燃料棒以换取壮大极端民族主义党的资金时,马卡洛夫和他的战友尤里也在现场,目睹扎卡耶夫遭到普莱斯中尉狙击丢掉了左手。马卡洛夫驾车载着扎卡耶夫从现场逃离并且救了他一命,因此也取得了扎卡耶夫的信任。

 

2011

     俄国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爆发内战,主谋扎卡耶夫重新站上世界的舞台,又成为了公众的焦点。他主张让世界重新回到两大超级大国对峙的冷战时代。组织了名为天启四骑士的反政府武装。并与中东军阀卡莱尔·阿拉萨德互相勾结,以俄制武器和伊斯兰宗教力量,构建了一个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定的恐怖主义政权。他们以枪杀弗拉尼总统为起点,开始对东欧、中东、北非以及各个地区实施入侵,其魔爪已经深入到了乌克兰、阿塞拜疆、埃及等地。

 

      与此同时,英国SAS迎来了他们新兵入伍的一天,一个名叫约翰麦克塔维什的家伙以出色的能力让普莱斯眼前一亮。

 

       针对天启四骑士,美英两国派出了各自的精锐——由谢菲尔德将军指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武装侦察分队,和普莱斯指挥的英国皇家特种空勤团,试图解决这一危机。但美国三万人的军队追捕阿拉萨德,却总是无功而返。甚至在一次首都抓捕行动中中了他们的圈套——一枚早已预定好爆炸时间的核弹被美军发现,不幸在拆除过程中爆炸,并让美国三万名士兵全军覆没。几乎崩溃的谢菲尔德想为这三万人颁发烈士勋章和抚恤金以及隆重的葬礼,却被政府一口回绝。

 

        另一边,SAS在解救一名叫尼古莱的线人时从他口中得知了阿拉萨德的准确位置,迅速出击并成功将其击毙。而主谋扎卡耶夫仍然在逃。

 

       主谋未死,SAS便追查到了伊姆兰扎卡耶夫的儿子,维克多·扎卡耶夫,然而在行动结束之时,小扎卡耶夫宁可自杀,也不和SAS合作。

 

        丧子之痛让扎卡耶夫恼羞成怒,并决定要鱼死网破。他携军队突袭了俄国某基地,将30多枚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导弹瞄准世界的每个角落。

 

        好在SAS与美军的狙击侦查小队行动迅速,普莱斯、麦克塔维什、盖兹,以及后来参与的格里格斯等人,空降敌人基地,并成功阻止了导弹摧毁世界。然而在撤退途中,他们却陷入了围堵之中。敌人的直升飞机炸断了唯一能逃命的桥,又将普莱斯一行人炸伤。现身的扎卡耶夫先杀掉了掩护麦克塔维什的格里戈斯,随后扎卡耶夫见活着的行动成员就杀。在千钧一发之际,前来支援卡马罗夫中士吸引了扎卡耶夫的注意,让普莱斯有机可趁,将手中的m1911扔给了在扎卡耶夫身后的麦克塔维什。艰难的举枪,瞄准,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扎卡耶夫罪恶的一生被终结了。

 

        扎卡耶夫死后不久,俄囯重新制定了有关核弹的政策,核弹的储藏位置只有总统一人知晓,发射代码也是如此。此时俄囯反政府军首脑扎卡耶夫已死,世界距离和平似乎不远了,但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几个月后,俄囯内战最终以反政府军的胜利而告终,此时的俄囯已经被极端分子控制,扎卡耶夫也被媒体塑造成了民族英雄,甚至同名的机场应运而生。

 

2016

         马卡洛夫,天启四骑士的最后一名成员,一个无恶不作的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他从前只是扎卡耶夫的随从,现在是代替扎卡耶夫的俄囯激进恐怖组织头目。仅仅5年的时间,由他掌控的俄囯激进恐怖组织,又开始了新的动作。

 

        为了应对这严峻的形势,各国联合成立了“141特勤队”,其成员都是各国特种部队精锐当中的精锐。谢菲尔德担任总指挥,普莱斯任战前指挥。可是没想到的是,在抓捕马卡洛夫的王鱼行动中,141寻找马卡洛夫未果,却遭到了大批敌军的围剿。普莱斯为掩护受伤的麦克塔维什撤退,被敌军俘虏,从此杳无音讯。失去一名队长并不能停下大家追捕马卡洛夫的脚步,麦克塔维什代替了普莱斯的职位,担当了战前指挥的角色。

 

        为了更好地获得有关马卡洛夫的情报 ,总指挥谢菲尔德决定派遣一名卧底潜伏于敌群之中,但由于141大部分队员都有任务在身,谢菲尔德便决定在同样由他指挥的游骑兵团中挑选了一名优秀的士兵“约瑟夫.阿伦”来安插到马卡洛夫身边。

 

         不久,马卡洛夫为挑起战争,计划到扎卡耶夫国际机场实施恐怖袭击。曾经和马卡洛夫称兄道弟的尤里也被选为了行动成员。但尤里得知任务是屠杀无辜的平民后,善良的尤里不愿让此事成为事实,便暗中与国家安全局联系,可他所做的一切都被马卡洛夫尽收眼底,以至于行动当天被马卡洛夫一枪击倒在地下停车场。幸亏警察和机场安保人员来得及时,尤里才幸于免难。阿伦为了取得马卡洛夫的信任,随马卡洛夫一起行动,但阿伦的身份早就被曝露,在从机场撤退时被马卡洛夫灭口。

 

        马卡洛夫以阿伦的身份为由,将责任推到美囯身上。果然俄囯方面在机场事件调查之后认为这起袭击与美囯有关。之后俄囯便利用ACS模块破解了美军的卫星网络和“141特勤队”偷回来的天山识别模块,使其无法正常侦测,并且海陆空三管其下,发动了对美囯的战争。然而“141特勤队”都知道机场屠杀的主谋是马卡洛夫,他们从机场现场留下的子弹入手,追查到了巴西一个名为罗哈斯的军火商,虽然没能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过还是从他口中得知了一位马卡洛夫总是挂在嘴边的人——【犯人627号】现在被关在古拉格监狱。另一方面,美囯对于俄囯的入侵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仅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俄囯已经入侵了美囯大部分主要城市,形势危急。

 

        战火眼看着就要烧遍全世界。对于【犯人627号】,虽说这对于获得马卡洛夫藏身地点来说没什么价值,不过谢菲尔德还是决定将其救出,在此之前,谢菲尔德下令让141解放了4座海上钻井平台,以此为起点,向古拉格进发,并成功解救了【犯人627号】。让麦克塔维什惊喜的是,【犯人627号】原来就是普莱斯,他的到来让大家激动不已,战前指挥权当然又回到了这位人人敬仰的队长手中。成功解救普莱斯后,谢菲尔德将军要求141特战队继续追查马卡洛夫的下落,但普莱斯却坚持利用极端手段先解决美囯和俄囯的战争,中断了与谢菲尔德将军的联系,并率领“141特勤队”劫持了一艘俄囯的核潜艇,并向美囯华盛顿高层大气发射了一枚EMP。导弹爆炸之后,俄囯军队的载具以及武器由于大范围的EMP干扰而瘫痪,美军的局势终于得到逆转。虽然导弹并没有直接袭击华盛顿城区,但司令部以为华盛顿已经失守,准备对华盛顿发动毁灭性空袭。游骑兵团得知这一消息后,趁俄军载具瘫痪之际以惨重地代价夺回了美囯白宫的控制权,发射了信号弹,终于使美囯空军终止了空袭任务。不过美俄之间的战争却远远没有结束。

 

        美俄之战的形式显然得到了逆转,谢菲尔德已经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抓捕马卡洛夫当中。在谢菲尔德将军的建议下,“141特勤队”分成两队执行任务。一队由普莱斯和麦克塔维什组成进军阿富汗,二队则由西蒙莱利和加里小强桑德森联手调查马卡洛夫一座别墅。桑德森一行虽然没能发现马卡洛夫,但截获了非常重要的情报,不过就在撤离之时,他们被前来接应的谢菲尔德杀害,情报则落入了谢菲尔德之手。普莱斯和肥皂等人在阿富汗的废旧飞机回收中心也遭到了谢菲尔德袭击。但幸运的是,此时马卡洛夫的部队与谢菲尔德的部队交上了火,他们利用这一混乱的局势,在尼古莱的接应下成功撤退。

 

        普莱斯和麦克明白了谢菲尔德就是战争的幕后黑手。正是他将阿伦作为卧底安插到敌后,并向马卡洛夫放出阿伦身份的资料,造成阿伦的死,引发了美俄大战。而此时,141已经被谢菲尔德“灭门”。普莱斯和索普也被谢菲尔德列为通缉犯。为了解决谢菲尔德,孤立无援的他们利用阿富汗撤退时敌人身上的无线电联系了马卡洛夫,虽然马卡洛夫怀有他们当年杀死扎卡耶夫的仇恨,但仍将谢菲尔德所在的一个阿富汗秘密基地的坐标透露给了普莱斯和麦克塔维什。他们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潜入了这个秘密基地,并从基地里一直追到了河上。一番激烈的追逐后,眼看着谢菲尔德就要驾着直升机逃跑,普莱斯一枪击中直升机的油箱,飞机坠毁在瀑布下,而麦克塔维什和普莱斯自己也被瀑布冲了下去,陷入了昏迷。

 

       麦克塔维什逐渐苏醒过来,醒来便开始追杀谢菲尔德。狡猾的谢菲尔德装作有气无力,吸引麦克塔维什接近并制服了他。在谢菲尔德准备杀麦克塔维什之际,谢菲尔德道出了这一切的缘由:他便是五年前负责美军抓捕阿拉萨德的总指挥官,在那次核弹事件,他自己的三万士兵瞬间死亡,而政府却只是冷眼旁观,更对在极端组织夺取俄罗斯控制权后,美囯的示弱态度表示不满。他决定利用马卡洛夫来引起战争,希望在俄罗斯打击下改变美囯现颓废的现状,然后再想方法铲除马卡洛夫。

 

      就在子弹上膛,千钧一发之际,普莱斯及时赶到,和谢普尔德交起手来,却渐渐处于被动,被打得奄奄一息。此时的麦克塔维什也身受重伤,但他顾不上自己,拔出深深的插在腹部的军刀扔了出去,直插谢菲尔德的左眼。随后,尼古莱的“小鸟”直升机前来接应普莱斯和麦克,并带他们前往印度的避难所。

 

     今天又是个无聊的日子,在印度,远离战火的尤里本可以每天都去享受这难得的平静,然而一切的一切,都从尼古莱回来后全都改变了。身受重伤的麦克塔维什和普莱斯来到了这里,当然还有尾随至此的敌人。在进行了简单的手术之后,尤里奋力掩护普莱斯等人撤离。幸运的是,尼古莱成功地将麦克塔维什带到了更安全的地方,而麦克塔维什也脱离了死亡的危险。他们又开始了追捕马卡洛夫的行动,即使只有很少的几个人。

 

      国际方面,俄罗斯在美国的军情越来越不容乐观,总统不得不考虑与美国和谈的问题,虽然身边主张继续斗争下去的声音从没停过,但他坚持要以和平的方式来结束此次毫无意义的战争。就在前往会谈的途中,总统所乘的飞机被马卡洛夫的部队劫机,飞机迫降,而前来协助总统撤离的军队居然是马卡洛夫为首的恐怖主义反政府军。他强行要求总理交出核弹的控制权,却遭到拒绝,于是便决定抓住总统的爱女,并以此威胁总理交出核弹,世界再次陷入了核威胁之中。

 

     据尤里提供的情报指出,马卡洛夫正在为一批运往欧洲的特殊货物忙的不可开交。而此时完全康复的麦克塔维什便和普莱斯、尤里三人前往塞拉利昂,希望能碰到前来监督工作的马卡洛夫。只可惜事情并没有想像的那样顺利,虽然他们加紧前往运货地点可还是晚了一步,马卡洛夫也并没有在塞拉利昂,货物先人一步的经摩洛哥进入了西欧。没人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英国首先对进入本国境内的这批货物开始了行动,却在结束时,货物突然发生爆炸,紧接着便是满天的毒气。原来马卡洛夫发现自己在这场战争中处于下风之后,不惜动用生化武器,包括英国在内的法国,德国,荷兰等诸多国家都传来了遭到毒气袭击的噩耗,无数的平民死去。美俄的战火散布到了世界各地。

 

     俄罗斯总统的失踪导致此次和谈的失败,美国果断派出军队解救前往参与和谈的美国副总统。而另一路的普莱斯,也从身处索马里的为袭击提供化学武器的军火商阿普卡口中得到有用的情报,此次化学武器交易的中间人沃尔克现在就藏在巴黎。经过一翻追逐,沃尔克成功被捕,并交待了一切,包括与马卡洛夫会面的时间、地点等等。

 

     沃尔克的被捕为抓捕马卡洛夫的行动打开了方便之门,麦克塔维什和普莱斯、尤里三人前往沃尔克口中的会面地点捷克首都布拉格,在当地的卡马罗夫领导的反抗军的帮助下成功潜入预定暗杀地点。第二天,行动开始,马卡洛夫如期而至,然而本应首开第一枪的卡马罗夫却与普莱斯等人失去了联系,无奈普莱斯只好提前突入屋中,在尤里和麦克的掩护下与敌人交火。没人会想到卡马罗夫早已被敌人抓住,更没人会想到,所有行动不过是马卡洛夫设的一个陷井。麦克塔维什和尤里情急之下从装满炸弹的楼顶跳下,由于脚手架的关系,尤里没有伤的太严重,可是麦克塔维什就没那么幸运了:旧伤开裂,一番抢救无效,最后永远离开,只剩下那把普莱斯送他的手枪孤零零地陪着他。

 

     克塔维什的去世几乎让普莱斯疯狂,得知尤里曾与马卡洛夫认识之后,普莱斯甚至差点枪杀了尤里。他联系了往日的长官麦克米兰,为报答20年前的救命之恩,麦克米兰为普莱斯提供了马卡洛夫的军事基地所在地和行动所用的一切装备,好让普莱斯报仇。小心翼翼地潜入基地并在各各重要位置安放了c4后,他们发现马卡洛夫并不在基地之中,却意外的获得了俄罗斯总统的爱女现在在德国这一重要消息。随后他们成功突击出来炸掉了基地,并让尼古莱火速通知美国当局,让其采取行动,不然核武器就会落入马卡洛夫的手中。

 

     美国果断出兵前去救援,通过三角定位得知了人质的具体位置,只可惜慢人一步,总统女儿早已被敌人带走,飞往了西伯利亚矿井。普莱斯和尤里从前线回来以后,也加入到解救俄国总统和其女儿的行动当中。经过大家拼命突击藏有人质的矿井,总统和他的女儿成功获救,但是与普莱斯同行的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的睡魔等人,为掩护直升机撤退,陷入了敌群之中,不管普莱斯怎样呼叫,都再无回应。

 

     俄罗斯总统被解救之后,美俄之间的和平会谈如约而至,俄罗斯答应了各国的一系列赔偿条款。相对的,美国等其国家也帮助其重新获得了国家的主导权,反政府军就此解散,各个国开始用尽全力收拾着此次战争留下的残骸。此时的“141特勤队”重新获得认证,普莱斯也从通缉犯的名单中被抹除。

 

     普莱斯一边看着电视上播报战争结束的新闻,一边整理着所有行动的资料,对于他而言,什么都不重要了。马卡洛夫即将迎来他罪有应得的一天,全世界都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地。

 

       “你是谁?”马卡洛夫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弄的似乎有些紧张,“囚犯627号,马卡洛夫,我来找你来了。”普莱斯继续整理着资料,“没听他们说吗?战争已经结束了!” “我的战争以你为结束。” “好像麦克塔维什上尉也是这么说的?告诉我普莱斯,他死之前挣扎了多久?我会把你的世界慢慢摧毁,杀掉你也只是时间问题!”马卡洛夫仍做嘴硬。普莱斯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和麦克塔维什,西蒙莱利,加里小强桑德森往日悠闲的照片,坚决地说:“你不会等太久的。”

 

        通过美国的卫星定位系统,普莱斯得到了他最想知道的信息:马卡洛夫最后的藏身之处——阿拉伯半岛的可瓦罗酒店。

 

        1月21日,普莱斯和尤里,二人身穿重型装甲,闯进了酒店之中,开始了追捕者马卡洛夫行动。与此同时,幕后的尼古莱入侵了酒店的系统,使部分电梯和地下停车场的门全部停机无法使用,现在的马卡洛夫就好像鱼缸中的金鱼一样,任人摆布。

 

        二人一路杀到顶楼的餐厅,眼看就要追上马卡洛夫了,却在关键时刻被敌人的直升机攻击,轰掉了餐厅的支柱,地板塌陷,眼看着就要坠楼身亡。

 

        普莱斯抓住了墙上的钢筋才得以爬了上来,而尤里却没有那么幸运,他的腹部被刺穿,生命危在旦夕。

 

       “不要管我,普莱斯!”尤里大喊着。

 

       “普莱斯!马卡洛夫要坐上直升机逃跑了!”耳机里响起了尼古莱的警告声。

 

        一路狂奔,普莱斯终于及时赶到了楼顶,跳上了刚刚起飞的直升机。一番打斗后,将两名驾驶员逐个扔下飞机,与马卡洛夫又坠回了酒店的楼顶。

 

        当普莱斯渐渐从昏迷中清醒时,却看到马卡洛夫艰难的走出了直升机残骸,向自己走来。

 

       “再见了,普莱斯上尉!”马卡洛夫夺下了普莱斯的手枪,将子弹上膛,对准此时已经浑身无力的普莱斯,嘴角的血丝显露出了他的阴笑。

 

       “嘿!他妈的混蛋!”挣脱钢筋的尤里跑过来冲马卡洛夫开枪,但因为自己受重伤而持枪不稳,只打中了马卡洛夫的左肩。

 

       “该死!” “砰砰!”马卡洛夫回头将尤里残忍地杀害了。 

 

        普莱斯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爬了起来,推倒马卡洛夫,左一拳、右一拳,紧接着用绳索勒住马卡洛夫,并与他一起从楼顶坠到酒店里。

 

        普莱斯缓缓的坐了起来,抬头看着被吊死的马卡洛夫尸体摇摆着,听着楼下传来的警笛声,费力地用打火机点了着他最爱的雪茄,一口一口的抽起来,陷入了沉思。

 图片资料

TF141A队徽,与SAS相似,推测原因是队员中有大部分英国原班人马。设计者不详。

约翰普莱斯 拍摄于乌兹斯坦 2019

气色不错!还带着奔尼帽!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仍然保持一线。

141特遣队

处普莱斯外,其余人员状态KIA(killed in action)阵亡

图二左起:约翰麦克塔维什、普莱斯、三角洲特种部队“睡魔”、西蒙莱利“幽灵”

 

结尾

普莱斯上尉的随身录音(记录、收发)摘录,附翻译(中文)

Price:“There’s simplicity to war.Attakeing is the only secret.Dare,and the world yields.”
普莱斯:“战争其实很简单,进攻是唯一的秘绝,只要有勇气,世界就会屈服在你脚下。”
Price:”How quickly they forget that all it takes to change the course of history-is the will of a single man.”

普莱斯:“他们忘得真快,谁还记得改变世界历史这件事是谁干的。”
Makarov:”Who is this.”
马卡洛夫:“他是谁。”
Price:”Prisoner6-2-7,I’m coming for you,Makarov.”
普莱斯:“囚犯6-2-7,我来找你了,马卡洛夫。”
Makarov:”Have’t you heard,Price.They say the wor is over.”
马卡洛夫:“你没听到吗,普莱斯,他们说战争结束了。”
Price:”My war ends with you.”
普莱斯:“我的战争以你结束。”
Makarov:”Like it ended for Captain in MacTavishi?Tell me ,Price,how long did it take him to die?”
马卡洛夫:“好像麦克塔维什么队长的也这么说,告诉我,普莱斯,他死多久了。”
Makarov:”i’ve destroyed yourworld piese by piese.It’s only a matter of time until I find you.”
马卡洛夫:“我会把你的世界慢慢摧毁,我想干掉你只是时间问题。”
Price:
“You won’t have to lcok far…”
普莱斯:“你不用想的太远。”

Price: this is a recording. 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victors. History is full of lies. If he is alive and we are dead words, his truth will be recorded. And we will be erased. Shepherd will be a hero. Because you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did was a good lies and rivers of blood. He will soon complete history of the great lies. He’s the truth will be the truth. But only when he live down, and we die.
(普莱斯:这是一段录音。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是充满谎言的。如果他活着而我们死了的话,他的真相会被记录下来。而我们的会被抹去。谢普德将会成为英雄。因为你要改变世界所做的只是一个好的谎言和河流般的鲜血。他马上就要完成历史上最厉害的谎言了。他的真相将会成为真理。但是只有当他活下来,而我们死去的时候。)
Price
:Ordinary people don’t wake up in the morning thought this is the last day of life. But I think this is a luxury, rather than curse. Know yourself numbered is a relief. The liquidation over. No weapon. With a pair of hundreds. By hot heads to carry out a suicide mission. But here’s the sandstorm and rock has been the thousands of years of war defiled. We will therefore be remembered. For in our endless nightmare, it is our own choose to enter. We will be like the mind jumps out of lava general forward. We had our hearts, the clear goal: we, and killed him.
(普莱斯:普通人们不会在早上醒来时想到这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但我觉得这是一种奢侈,而非诅咒。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是一种解脱。该清算一下了。没有武器。以一对百。头脑发热去执行一次自杀任务。但这里的风沙和岩石已被数千年的战乱玷污。我们会因此被铭记。因为在我们无尽的噩梦中,这是我们自己选择要进入的。我们会像地心喷薄而出的熔岩一般前进。我们我们内心决然,目标明确:我们,要,杀了他。)

结束啦!以此纪念我的童年!感谢使命召唤。

感谢创意写作提供的机会。

冀智雄  2021.11.25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