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初稿

时间线:斯内普和莉莉认识之前

外面已经是接近中午,屋内却仍是一片黑暗,破败不堪,只见一个瘦小的男孩,坐在一块破了洞的木板和几根木棍制作而成的椅子上皱皱巴巴的头发,隐隐遮住了那苍白略显消瘦的脸
屋里没有别人,显然他的母亲艾琳是出去工作赚钱了而另一个人他的父亲托比亚.斯内普,用脚想也知道一定是出去喝的烂醉。
西弗勒斯.斯内普冷着脸,阴郁的眼神,流露出一副不该这个年纪的深沉,修长的手指翻了翻母亲留给自己的那本巜高级魔药学》,然后跳下椅子,向着房屋外面走去,他可不想呆在家里,等着那个老酒鬼回来发疯。
要不是因为母亲,他早就能制作一瓶魔药,让父亲彻底消失,或者变成植物人什么的。

从那天起,斯内普经常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母亲会觉得儿子没有丈夫重要呢?
爱情也许很伟大,但也真的很自私。
那一天是他的六岁生日,斯内普兴奋地早早起了床光着脚直接跳下了床兴奋的向厨房跑去。本以为妈妈会给他做好丰盛的早餐,并且祝他生日快乐。然而厨房里有的只是昨天还没有洗的锅碗瓢盆水滴一滴一滴的从水龙头上落下落在那,漂浮着菜叶和饭渣的碗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看着眼前的景象小斯内普垂下了头小声说道:“为什么就连妈妈也忘记了我的生日?”但是失望归失望。他还是踮起脚尖从案板上拿起了一块昨天晚上吃剩下的面包,独自坐在椅子上啃了起来。过了半个多小时他的妈妈艾琳,穿着睡袍睡眼惺忪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斯内普抬起头,小声说道:“你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吗?”艾琳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说道:“放心,等我忙完了,晚上回来给你带个蛋糕”斯内普苍白的小脸,终于露出一丝微笑,等妈妈出门后,斯内普乖巧地走到厨房把水龙头开到最大,开始洗昨天晚上剩下的锅碗瓢盆。冰凉的水把他的小手冻得通红,但此时的他,满脑子都在想象自己晚上对着蛋糕吹蜡烛许愿时候的样子。
直到下午,他的爸爸托比亚.斯内普,才晃晃悠悠的从房间里出来他打开冰箱看到的只是一些残羹剩饭还有嗯几瓶威士忌,拿着那几瓶酒坐到桌上,开始喝了起来顺手拿起桌上一张已经破了洞的报纸可以看到正面醒目的几个大字魔法世界真的存在吗?紧接着就是下面的一个个离奇事件例如会飞的汽车还有会说话的信等等看着这些个消息托比亚.斯内普骂骂咧咧的道:“什么狗屁魔法?都是胡扯,巫师就是一群怪物”随机灌了一大口酒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喝得烂醉如泥的托比亚.斯内普脸红的像火烧一样当他拿起酒瓶,打算再喝一口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那令人上头的刺激以及灼烧感把瓶子拿到眼前一看已经空空如也,一滴不剩随机他转头看到了安静坐在椅子上看书的小斯内普,对他招了招手说:“臭小子给我过来,拿着钱去帮我买几瓶威士忌,快去快回”斯内普接过钱,赶紧来到房屋外面,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向酒馆跑去。
天空阴沉沉的,仿佛快要下雨。沉闷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一阵阵风袭来,卷起了地上的一些纸片,斯内普心想如果我速度快的话,父亲说不定能奖励我一个礼物,他那双瘦小的腿倒的飞快,手中紧紧攥着那几枚硬币,然而,当他满怀期待的来到,酒馆跟前的时候,发现酒馆今天竟然停业了,巨大的告示牌写写的挂在门把手上,门前还有一只老鼠的头卡在了空酒瓶里,斯内普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完了。

当他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家门前时,却不敢推门进去,然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门自己打开了,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原来是,托比亚.斯内普等的不耐烦了,准备出去找他,他低头看见了小斯内普,瞪着眼睛吼道:“臭小子,怎么这么慢?酒呢?是不是又想让我打你”
当工作了一天的艾琳拎着买好的蛋糕疲倦的回到家推开家门后,却看到了一副让她身心俱寒的场景,她的丈夫托比亚.斯内普,躺在楼下大厅的地盘中央,呼呼大睡,浑身的酒气。而他的旁边不足一米处,才六岁的小斯内普,额头上到处都是鲜红的血,旁边是碎了一地的酒瓶子,躺在那里不省人事。
“西弗!”艾琳吓的大叫一声扑了上去。孩子,我的孩子啊,这是怎么了!?艾琳跪在地上,斯内普一身的血,头上有一个很深的口子,她颤抖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她的好孩子,自己早上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甚至自己出门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说妈妈慢走,路上要小心的小斯内普,为什么现在一身是血的躺在这里?为什么!
啊对了,艾琳猛地想起,魔药!这个时候还有魔药能救西弗,西弗的胸口还在起伏,他还活着,只要及时灌下有效的魔药,他就会没事的!
想到这里,艾琳双手突然也不抖了,急匆匆就要爬起来去楼上藏药的地方,可是……忽然,她又看到了旁边地上躺着的丈夫,停下了动作。
不,不行……托比亚是最讨厌这些东西了,他要是知道了……但是,西弗……
她犹豫了,转过头看着儿子,她知道的,西弗这样子,一定是丈夫做的,自从两年前西弗四岁时第一次魔力爆发后,失业了许久的丈夫就开始打骂这个孩子了,但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这么严重,难道这孩子一不小心又做了什么惹到托比亚了?
哦,托比亚,这都怪自己当初瞒了他巫师的身份,是自己的错,现在怎么能怪他,想到这里,艾琳的牙齿把嘴唇都咬破了,心里又再度挣扎了起来,却没发现自己的儿子在她内心挣扎的时候,身上的血早已经不再流了,小脸儿却越加惨白,连带着呼吸微弱起来。
终于,艾琳还是动了起来,她下定了决心后蹲起身子,小心地抱起儿子,出了门,离蜘蛛尾巷两条街的富人区,有一家麻瓜开的医院。
医院的病床上,斯内普睁开了眼睛,但是强烈的光线迫使他又闭上了眼睛,头上是医生包扎好的绷带,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医生对他说,他的脑袋上可能永远要留下一个疤了。同时,他幼小的心灵也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疤痕,想起了下午的经历,他不禁一阵后怕,并且彻底对这个家失望了,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他属于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叫霍格沃兹的地方。

 

 

 

 

 

斯内普的父亲比亚·斯内普。是一名麻瓜,从书中看来与西弗勒斯·斯内普长相相似是一个中产以下的阶级。脾气暴躁,收入有限,连给孩子买件新衣服的钱都没有。他讨厌魔法或者说他讨厌一切。
母亲是艾琳·普林斯。一名女巫,毕业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斯莱特林学院,普林斯家族纯血统后裔。书中的描写对并不是很多,我的想法是,斯内普的母亲应该是在和托比亚结婚的时候隐瞒了自己是女巫并且因为斯内普不小心用魔法让托比亚丢了工作所以婚后的日子过得不好酗酒并且有暴力倾向经常殴打斯内普和他的母亲

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