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选择?

约翰透过专列的窗户眺望远方的群山。近来,他越来越着迷于欣赏暮色。紫色看上去似乎过于诡谲了,不像是除了观赏用花草以外的自然界应当具有的颜色,可是最远的山真是淡紫色的。他觉得这个世界也是这样,他不喜欢自己理解不了的事情。

上午,在波科诺山,他见到了Die Nebenwelt的新进展,一个小女孩被传输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去。希姆莱很满意,也因为在不久前的中立区之旅中,约翰成功逮捕了所谓高堡奇人霍桑·阿本森,顺便跟日本人谈妥了石油协定。但更主要的是,希姆莱想要通过这个通道征服世上存在过、正在存在着和将要存在的一切。约翰心里犯嘀咕,毕竟谁也不知道别的世界发展到什么水平,不过他缄口不言,暗暗希望能够让这个暴君多保存几天他的好心情。希姆莱不知道,当约翰站在那充满未知的隧道面前,当他凝视着洞穴的最深处而一步步向里面走去的时候,他在考虑的并不是帝国与世界的命运。可是糟糕的是,朱丽安娜,从通风管道中潜入的抵抗组织成员,明明被他利用殆尽、玩弄于股掌之中,却好像猜出来了。

“托马斯来见我的那天晚上,他是那么惭愧,真令人心碎,他相信他的不完美让你失望了。仅仅是告诉他你有多爱他,并不足以拯救他,因为他就是被以这种方式养大的。这一定让你心情很沉重吧。”即使没有回头,约翰也可以肯定,朱丽安娜此时露出了那种令人无可奈何的得意笑容。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想回答。他本应该主导这场谈话,但是他的思绪却与托马斯的音容笑貌缠在一起,放映着来自平行世界的那两个独特的胶卷。这也是他在波科诺山的原子机器中见到的东西:在平行世界,幸福地享受平凡生活的健康的托马斯,和海伦、穿着滑稽的他自己,在一个乡下嘉年华中玩闹。胶卷被他锁在办公室抽屉里,每当夜深人静,他便在办公室里一遍一遍播放,在放映机齿轮咔哧咔哧的响声中默默哀悼。也许Die Nebenwelt能让他找回托马斯。

专列缓缓进站,副官的提醒打破了他的沉思,他站起来,把没读完两行的新石油条约草稿塞进公文包。汽车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上,司机颇为热情地恭喜他这趟旅行的成功,在报纸上可以读到石油禁运取消了。约翰礼貌地敷衍着,发觉自己又被某种悲伤情绪所笼罩了。这是不可以的,对于一个帝国元帅来说,这是致命的,尤其因为他有一些小小的家庭秘密急需处理。珍妮弗已经12岁了,学校医务室打算检测她是否和托马斯一样遗传了那个肌肉萎缩症,而他和海伦实在不能再次冒险了。怎么办呢,他思索着,最好能够秘而不宣地先检测出结果,再做打算。可是出于他名噪一时的处境,这又似乎很难做到……

【未完待续】

————————

原著《高堡奇人》,既有小说(菲利普·迪克)也有影视剧,主要基于影视剧(相对于小说改编很大),但也可能略有混杂。

原著世界观:在一个平行世界里,罗斯福总统遇刺,美国再也没有从经济大萧条中缓过来。后来,由于美国一蹶不振、德国首先研制出了原子弹,轴心国在二战中获胜。美国于1946年有条件投降,被分成三个区域:西边是日本的傀儡国“The Pacific State”,东边是纳粹帝国的一部分“Nazi America”,中间是中立区“Neutral Zone”(大概卡农城那个经度)。两国都活跃着抵抗组织,中立区尤甚。高堡奇人——阿本森,住在中立区,收集来自其他平行世界的电影胶卷,试图以此反抗政府,遭到两国的追捕。

原著人物背景和形象:约翰·史密斯,美国人。他作为美国通讯兵团的一名上尉参加二战,美国投降后加入党卫军。从党卫军五级小队长(Scharführer)开始,他屡立战功(主要是参与种族屠杀)、平步青云,在政治斗争中如鱼得水,晋升为党卫军高级总队长(原著故事开始的地方)、最高总队长、帝国元帅【我的故事大概在这个位置,此时希姆莱是整个纳粹帝国的元首】,最后策划政变成为了纳粹美国的帝国领袖(Reichsführer),从柏林独立出来。与此同时,纳粹德国的研究项目Die Nebenwelt成功建立了去往其他平行世界的通道。他一直相信加入党卫军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他育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托马斯、詹妮弗和艾米。但是,托马斯被查出无法治疗的遗传病,按照帝国的优生学政策应当被“处理掉”,虽然他杀死了医生,但是托马斯得知真相并“自首”后死亡,使得约翰对自己这一切做法感到深深的怀疑,妻子海伦更是难以走出来。最终,约翰在遭到妻子背叛后吞枪自杀。

——————

调查问卷:

1、 床

比较标准的双人床,平平无奇的典雅的白色床品,正如20世纪60年代的任何中产阶级家庭一样。

2、 冰箱

双开门冰箱,(整个厨房)由他的妻子海伦和女仆布丽姬负责,里面是蔬菜水果和肉蛋奶,分类清晰、干净整齐。

3、 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TA 的睡眠充足吗?

从前,他躺在床上思考白天的功过得失,计划未来几天。他睡得不多,也就五个小时,但对精力充沛的他来说足够。不过自从他得到希特勒的电影收藏(来自平行世界),他便沉湎于睡前看电影,常常熬到很晚。海伦甚至对他说,“睡眠不足导致焦虑”。

4、 中学毕业于 (受教育程度)

纽约市一所普通公立中学。其实他高中毕业时,成绩足够上纽约大学,但迫于经济条件,他甚至没去申请。

5、 喜欢的书、电视节⽬ /或者感兴趣的思维领域/喜欢听人们谈论的话题

相对喜欢读历史,不过总体来说不太读书,只是读报纸上的新闻。年轻的时候喜欢跟人讨论政治,后来便对人们讨论什么不感兴趣了。

6、 怎么跟妈妈说话

他的妈妈已经去世了。过去,他对妈妈既礼貌又温柔,是个传统的好儿子。

7、 最好的朋友

他做不了比较,在军队里认识的战友都令他难以割舍,不论是美国通讯兵团的比尔、丹尼尔,还是美国党卫军的鲁道夫。

8、 包

一个黑色公文包,装着纳粹美国的机密文件。一个很大的户外棕色布包,周末的家庭旅行用,不过近来很少用到了。还有不提也罢的,以前的行军背囊,以及航海装备包,现在被他仔细的储藏起来。

9、 失眠时会

只是思考。

10、 他/她最害怕什么?

托马斯死后,他害怕失去更多,尤其是家庭——贤淑的妻子、可爱的两个小女儿,他们都爱着他。

11、 有过什么噩梦吗?

梦到和托马斯去钓鱼,他一抖钓竿,突然间托马斯消失了,河里浮现出数不尽的遭到屠杀的犹太儿童的尸体。他回过头,却撞见丹尼尔穿着条纹囚服跑过来,大喊“约翰,救我!”……

12、 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他正在专列上,从波科诺山回家。这趟差有些猝不及防,家里的事还没解决呢。

13、 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依靠逻辑思考和本能(他的本能也许就在于逻辑思考),以至于对感情的处理极为失败。

14、 最难忘的事情

有好几件:1940年,他违规直接把军车开到了父母家门口,可是仍然没能见到埃德蒙的最后一面。1946年,托马斯出生,录音机里播报员说“美国有条件投降”,他和比尔接受了万字旗、分别加入SS和Wehrmacht,但是犹太人丹尼尔只好逃跑。1947年,在辛辛那提的河港,他参与了种族屠杀,到处都是血和尸体,这令他抛弃了对帆船运动的爱好。1950年,他偶然发现丹尼尔被抓住了,而且还向他求救,但他转身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更是刻骨铭心,可是太近了,又何谈“忘”?

15、 周⽇(休息日)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周日下午被他固定作为家庭活动时间,也许全家人出去郊游,直到他身居高位越来越如履薄冰,托马斯也死去了。

16、 ⾝体特征?

中等身材,黑头发黑眼睛,浓眉大眼,身体非常健康以至于强壮。

17、 ⾝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经常皱眉,从来不会开怀大笑,在外时刻保持严肃和庄重。跟人说话的时候,会强势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目光永远炯炯有神,似乎试图看破一切。

18、 喜欢(讨厌的⾷物)?

他食欲甚佳,没什么东西是他不喜欢吃的。也许是因为,即使是高级军官,在阵前也不能挑剔伙食。

19、 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约翰•史密斯,1914年10月29日。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