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信明童年玩伴的回忆 #初稿

你好,我叫郝彭友,来自大聪明大学附属小学,我童年的玩伴里基本上就属梅信明关系最好了吧。

他叫梅信明,和我一样是来自大聪明大学附属小学。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成为他的死党,那可是一个额……挫折的故事。大饼脸板寸头上是普通到要写上平凡的五官,脸颊侧旁带着一道疤,衣服和裤子被肥硕的体型撑宽,变成了紧身衣。

这样一个家伙,认识他却是起源于我对他体型和智商的嘲笑,说他这基因原本应该就容易胖,难道不怕吃这么多会把脂肪挤到脑子里出问题云云。

作为一个“瘦皮猴”,真的是在没有比我更适合建议这家伙减肥更有资格的人了。他居然还不领情,拽住我就直接一屁股坐在我身上,我感觉内脏都吐出来了。我再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鼻青脸肿的趴在地上,爬还爬不起来,应该是腰折了。

回家我就把这事告诉了爸妈,要我爸去和他家长沟通,家长沟通之后给了我男女混合双打的安慰。人生第一课:祸从口出。梅信明入学一个月之前他母亲吴甚用刚因为做脂肪填充手术,脂肪入脑得了脑瘫,他爸梅辛勤一个人撑着家。他心里的伤疤我都没想着去歪打结果就正着了,活该遭暴打。也是从此我励志以后要做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之后我诚恳地和他道了歉,便成为了关系相当不错的死党。不过我那时是相当的好奇他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毕竟这家伙不管体型怎么样,他脸上拿道疤让班级里疯传梅信明家里曾是黑帮,非常残暴的他家屡屡树敌导致的被人找上了门,梅信明自己被划了一刀,而他的仇敌却被梅信明直接打死了云云。把我打了一顿之后这个威名就算是坐实了,加之屡屡有人问他这道疤,他都沉默了事。但是……就住我家楼对面啊,这么近的距离我家附近也没黑帮啊?

带着极大的好奇,我问了梅叔叔,梅叔叔告我他那是大夫抛腹产的时候手重了划的……

我拿这个在班里怼梅信明,他就一个反身用体重怼我,#了个#的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沉,现在想起来我还在冒冷汗。

不过之后的生活倒是很平静。只要那一周不考试或者是没发考试成绩,他都喜欢宅在家里看科普视频,我喜欢宅在他家里跟着看科普视频,他爸喜欢没事跟着我俩一块看看科普视频解闷。当然,如果发了成绩……我没见过,他家的们都是关着的,里面的主旋律是怒骂和嘶吼……以及一种有节奏的巨响,伴随着鬼哭狼嚎似的惨叫声跨过那漫漫长夜。更甚者过了一周末来学校第一天他的脸不太对称,我对此事表示嘲讽之后他让我的脸变得更对称了,两边圆圆的高高肿起……

讲真,梅信明这人除了看起来贼胖、学习一般、颜值一般、厨艺贼恐怖、情商不太行、逻辑很清晰等等等等之外……额……貌似也没剩啥了……

小学的生活就在这个你追我跑的时光中慢慢如此的过去了,现在一回想还算是温馨的童年时光。

之后到了初中,我去了阙得大学附属中学,梅信明升到了大聪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不过由于家离得近,我俩常常还能在回家路上碰到。他说他准备开始锻炼减肥了,我说他加油之后,没来由的就被拉着一块去锻炼了。我都不敢相信“运动痴呆”这个词真的是存在于世界上的描述,他跑了一千米,足足一千米之后一掐表发现他跑了15分钟……我哩个乖乖我走的特莫都比他快。之后的几个月过去我就没再和他跑过了。

时间是飞快的,半年过去了。梅信明又和我在放学的时候遇见了,这家伙已经瘦得只剩下“微胖了”,我在极度震惊之下陪着他跑了一会,他已经可以和我差不多的速度跑完整个5000米了。梅信明却没怎么理会我的震惊,和我商量起晚自习的效率高不高的问题。我开着玩笑说这东西想来估计是那些学霸跑的地方吧。他却是摇了摇头,没笑也没多说,打了个招呼就上楼走了。之后的初中里我就再也没看见过他。据说是企图去上晚自习学习然后谈恋爱去了。

让人火大啊……重色轻友的家伙。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