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调查问卷+初稿

床单、被子和枕头都是粉红色的,也许是为了和这个房间的颜色相呼应。床上摆放着各种玩偶,基本是爸爸送给她的礼物。床的主人公明显不太喜欢叠被子,每天早上起床之后就任它乱糟糟堆成一坨,等着爸爸来把它铺好。

  • 冰箱

因为家里只有他们父女二人,所以冰箱并不大。里面有蔬菜、水果还有爸爸从书上学来的那些小点心的半成品,夏天的时候冰箱里会塞满冰棍,且以每三天一次的速度补充着空缺。对了,九月份的一天,她在翻找剩余的冰棍时在最里面发现了几瓶啤酒,她想可能是爸爸的,但是她从没见过爸爸喝酒,也从来没有想过爸爸会喝酒。

  • 每天入睡前最后一件事 TA 的睡眠充足吗?

躺在床上等待爸爸过来给她一个晚安吻然后关上灯。她学习很好,虽然不怎么刻苦但是非常聪明,所以从不熬夜,每天都能睡8、9个小时。她从不失眠,可能因为爸爸的晚安吻有魔力吧。

  • 中学毕业于 (受教育程度)

正在上初三。

  • 喜欢的书、电视节目 /或者感兴趣的思维领域/喜欢听人们谈论的话题

她喜欢看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喜欢和朋友讨论。

  • 怎么跟妈妈说话

妈妈?她对妈妈只有仅存的一点点模糊的记忆,因为自从那场车祸造成了她的听力障碍之后,妈妈不知道因为什么永远离开了他们父女俩。(爸爸和妈妈离婚了,至少爸爸是这么说的)爸爸对她的说话语气永远很温柔,但是又足够大声好让她听得清楚。

  • 最好的朋友

李木子(这个名字起的有些过于草率了),是她同班的一个男孩,也是她的邻居。他们算是发小,差不多从幼儿园就认识了。她觉得他和爸爸是世界上真正发自内心接受她的人。

一个粉色的双肩背包,里面装着课本、作业还有她的记事本,总是收拾的整整齐齐,按照每节上课的顺序排列好。(和她的床形成强烈的对比)

  • 失眠时会

她好像没来没有失眠过。

  • 他/她最害怕什么?

她不害怕孤独,因为听力障碍让她学会了躲避人群生存。可能她唯一害怕的是有一天爸爸和木子都离开了自己吧,她不知道那时候她该怎么生活。

  • 有过什么噩梦吗?

她昨晚梦到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怪兽,但是她自己一直没有发现。她来到学校后,所有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包括她最好的(可能也是唯一的)朋友木子。她在大家异样的目光下冲进了厕所,照镜子才发现自己是如此丑陋、难看、恶心,她突然想哭。醒来之后,她发现枕头湿了一大片,她不懂为什么自己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梦还会那么伤心。

  • 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里?

没有见到她本人,见到的是下班回家路上的爸爸。她应该在和木子一起步行回家。

  • 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大多数时候是逻辑思考,她有很强的理科思维能力,也很善于分析问题,毕竟数学年级第一可是名不虚传的。本能和情绪只有极少数的情况才使用,比如昨天的梦里。(不过这也不算现实世界中的问题)

  • 最难忘的事情

有一年初雪时和木子一起打雪仗,她因为太冷了所以被冻晕在雪地里,后来被木子背回家。

周日(休息日)下午他/她通常在哪里度过?

大部分时候在家呆着,可能偶尔去木子家和他聊聊天。

  • 身体特征?

非常纤瘦,170的身高只有不到100斤。她留着一头深棕色的长发,在脑后梳成一个高马尾。她的右耳带着一个助听器。

  • 身体语言(表情/手势)的特征?

过于纤瘦的身材让她有的时候看起来不太自然。她一般都没什么表情,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冷漠、不好接近。

  • 喜欢(讨厌的食物)?

她太善良了,不想讨厌任何食物,除了香菜之外(爸爸也不吃香菜,所以这也不怪她)。最喜欢的是爸爸做的饭。

  • 最后,他/她的名字(出生日期?)

陈思瑶,2006.5.23

  • 童年时更喜欢妈妈还是爸爸,长大后呢?

她童年时更喜欢妈妈,因为妈妈每天睡前都会给她讲故事,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拍着她、等她入睡,爸爸经常不在家,可能是有应酬或工作上很忙;可是自从那以后,妈妈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爸爸承担了曾经的妈妈的角色,所以现在更喜欢爸爸。

  • 童年时最喜欢的小角落(如果没有,则无)

小区里有一个废弃的垃圾站,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很脏,但是看起来像一个城堡的外墙,所以她和木子管这里叫做“神秘城堡”,是他们两人的秘密基地。

  • 难过的时候通常会呆在哪儿?

她大多数时候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过最近也没什么让她特别难过的事情,因为快中考了,她想她可能没有时间再干学习以外的事情了。

  • 最强技能是什么?是在哪儿、跟谁学的?

她从小就学习钢琴,但是自从那件事以后爸爸为了避免引起她的伤痛的回忆把钢琴卖掉了,从此她再也没有弹过钢琴。

  • 通常被周围人的认为是怎样的(有没有“标签”?)

一个听力有些问题的学霸,不太好接近,高冷。

  • 会在什么时候完全忘记任何戒备?

在和爸爸、木子一起呆着的时候。

  • 会为什么样的事情哭?

她一般不怎么哭,可能现在对大多数事情的反应先是麻木,情绪没有太大的起伏。偶尔会因为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哭,比如一部其实并不是很感人的电影、一本有圆满结局的书、一个明明知道没有真实发生过的梦。

  • 做过什么自认为对不起他人的事情吗?最大的后悔是什么?

其实这件事对不起的是她自己,但是她认为这件事对不起的是爸爸。爸爸在那件事以后问她想不想把家里的钢琴卖掉,她其实非常不想,但是看爸爸心疼的样子只好说想。这是她唯一一次对爸爸撒谎,她偶尔想起来会觉得有些后悔,但是这件事差不多被她淡忘了。

  • 喜欢一个人呆着还是凑热闹?

大部分时候喜欢一个人呆着,不过如果凑一个人的热闹也叫凑热闹的话,她喜欢凑木子的热闹。

  • 生命中最大的挑战?怎么度过?

是那场车祸,没有危及她的生命,但让她右耳的听力有了很严重的损伤,于是她从此开始佩戴助听器。她的家庭并不算非常富裕,父母都是普通白领。爸爸和妈妈不知道因为什么离了婚,从此就是他们父女二人一起生活。

 

人物故事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

爸爸直到晚上九点都没有按响门铃,木子这样一个喜欢早睡的人却一直呆在她家里不走。他们之间也很反常。整整半个小时,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他们一个坐在客厅这头,一个坐在那头,各自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终于,瑶没有忍住,打破了这该死的沉默:“你还没写完作业吗?该回家睡觉了吧。”木子抬头淡淡的瞄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又低下了头。瑶心里突然的怒火快要喷薄而出。她不是在气木子明明听到了她的话却装作没有似的,而是在同时气昨天晚上那个莫名其妙的梦还有打破约定久久不归家的爸爸。算了,她只想出去静静,虽说五年前那场车祸已经让她的世界变得安静了许多。

瑶起身大踏步走过客厅,在木子开口说话之前打开了大门,再“砰”地一声甩上。为什么越寂静的时候反而耳边越嘈杂?她想用“摇滚乐队”这个词来形容她耳边的声音,她没听过摇滚,对它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吵”。但是下个瞬间,拂过耳边的晚秋的风就拂去了这种令人不快的感觉,随之而来的——还有从后面追上来的木子。

多年心照不宣的默契让他们不需要言语也可以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们并肩走着,却各想各的。当然了,瑶可没工夫管木子,她的脑子里像有一场风暴,里面隐约可见的是一些灰色的词语:丑八怪、恶心、去死……木子肯定想不到,瑶这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霸会用这些词汇来形容自己。不,准确地说,是昨晚她梦到的自己。

开始其实并没有什么异样,像往常一样不叠被子、爸爸做的早餐、上学路上的花花草草。第一个不同是上学路上没有木子。紧接着,世界就像要塌掉了一样,一个又一个异常的目光,那些不用猜也知道是在说她的闲言碎语,那些越发清晰的词语……她受不了了,于是跑进了厕所,在照到镜子的那一刻明白了事件的真相——她不是瑶了,是一只灰白相间的怪物,恶心的粘液从嘴角滴出来,流到身上。痛苦是首先向她袭来的东西,还有羞耻感和罪恶感。下一秒是已经等待了许久的清醒——瑶抹了一把脸,一手的眼泪。

再回过神来,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诶,木子,这不是……”“你还记得啊!这是咱们的神秘城堡!”两个马上要中考的人像小孩子一样兴奋。瑶率先钻过了围栏,木子紧随其后。银色的月光照着铺满了一层灰尘的地面,每粒灰尘都反射着奇妙的色泽。瑶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木子毫无顾忌地直接坐在地上,却在犹豫了两秒之后也跟着坐了下来。

瑶没有说些什么来暖暖场,而是直捣要害地讲起她的梦。木子一边听着、一边时不时点点头来应和她。“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对别人的目光有这么敏感,因为你知道,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我总是很容易引起别人的一点注意,所以我一直在很努力地让自己变好,想方设法让别人注意到我好的那一面,这样可能就能说服自己是因为太优秀了所以吸引别人的目光,而不是我耳朵上的助听器。但是可能这个梦告诉我,没有人会在乎你好的那一面,所有人关注的只是笑话,只有看着比你还惨的人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她很惊讶,自己居然滔滔不绝地讲了这么多,而木子始终一言不发地听完了这番话。

又恢复了平静。她突然想起了德彪西的《月光》,是小时候弹琴时练的一首曲子,可惜在那件事之后爸爸从家里搬走了那台钢琴。那是她对爸爸撒的第一个谎,说她再也不想看见那台钢琴,其实只是不想看见爸爸看着她时心痛的表情。弹到一半的《月光》,就这样没了下文。

和《月光》一起离开的,还有妈妈。虽然瑶始终搞不懂妈妈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决绝地离开了她爱着的瑶和爸爸,但她想,妈妈应该也有自己的苦衷吧。她从没有怨恨过妈妈,因为妈妈的离去让她感受到了十年以来都未曾感受过的父爱——那个总是工作很忙、应酬很多的男人突然变得勤俭持家,承担起了妈妈的角色。但是,这样的转变也只是出于无奈吧。只是昨晚爸爸在睡前道晚安的时候,瑶看到了他的左鬓的一撮白发,顿时感到无比的羞愧,恨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恨那些努力维持着她的生活的人。

湿漉漉的一滴,是眼泪?不会吧,这个自诩坚强的人居然哭了?她用手抹掉,转过头看着旁边的木子也在做着相同的动作,才顿悟:是雨!不过木子好像读懂了她的心似的,开口说道:“不是啊,是雪!下雪了!”瑶顺着月光看,一粒粒小小的盐粒飘了下来。这时候才发现,原来“撒盐空中差可拟”才是更好的比喻!她和木子钻出了城堡,两个人跑着、跳着、笑着,好像初雪就能让他们忘记所有的烦恼似的。

快十一点的时候,他们回了家,是因为木子家打来的电话。临走前,木子好像想说什么似的,犹豫了许久只蹦出一句“瑶,早点睡吧”,搞得瑶毫无头绪、郁闷地跟他道了别。

十一点半,爸爸带着满头的雪花打开了大门,让整个家里都飘着一种清新却寒冷的味道。瑶没有开口问他去了哪里,反而爸爸先开了口:“瑶,爸爸去看妈妈了。瑶,今天是妈妈五周年的忌日。”

 

作者阐述:其实主人公并不是我观察的那个人。本来要写的是一位大街上的普通的中年男性,回家之后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爸爸和有听力障碍的女儿的视频,于是开始想象如果那个人有个闺女会是怎样的。可是做着做着调查问卷,突然觉得更想写写那个我想象的闺女,可能是因为小孩当然更了解小孩在想什么,所以就转换了我的写作对象。(对不起打破了规则)

说实话,这篇确实写的很痛苦,在选取人物这点上纠结了很久,后来确定了之后花了一下午+一晚上才勉强写完。整篇文章真的很空,因为几乎没有任何故事情节,而是把各种回忆都堆砌在上面,结尾来了个莫名其妙的转折,木子也并没什么用,全程工具人。希望段考后好好修改一下吧。

avataravataravatar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