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

人物初稿

安生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11

Somewhere ages12 and ages hence13: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未选择的路

1/平行时空

从踏上火车的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退路。来不及和萍乡做最后的诀别。列车们关闭的那一瞬,一切一切如那断片的记忆一般重新浮现在他的脑海。他回忆起了教学楼那鲜艳的有些别扭的砖红色,那位天马行空奇装异服的老师。那位姓王的班主任。忽而,二妹的身影重现在他的回忆中,和母亲高度重合的那张脸。粗粗的眉毛,水一般温柔的眼睛,憔悴的黑眼圈,壮实的身体。

白色的石头桥外面是沙砾。背面环绕着高速公路。青蓝色的小石墙,砖红色的栏杆,一个披散着头发的金发姑娘倾斜的倚靠在那青石板的表面,端详着一本书。

“你果然还是来了。”

故柔莞尔一笑。她长长的睫毛闪动着,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很好看。

刘安生将自己润湿的双手伸向自己的口袋,颤颤巍巍地在兜里摸摸索索,攥住了几张磨砂之感的,韧度不高的纸张。是他的500元钱。这会儿这几张人民币像是他的救命稻草一般。是的。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和故柔远走他乡。尽管安生不愿承认。但是,存活,存活是现在最首要的课题呀。比起自己的音乐梦。

“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安生看到柔柔笑眯眯的脸庞,微红的脸庞再阳光下闪着光的像一个小桃子。梅拉德利竟然向我们回信了。我们要加入他的创作团队。想一想!在麦城,看星辰冉冉升起的那一刻,360°全环舞台上会闪耀着五光十色的光芒,我们会身处在那光芒的最中央,万众瞩目下高唱。”

安生皮笑肉不笑。但愿吧,但愿。All is well.

 

2/深入

“听见了吗!我们也要再加把劲啊,我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只要你做出努力,就一定会做出回报。这个回报————就是钱和地位!”

安生看见梅拉德利左嘴角叼着一根烟。右嘴角以一个不那么美观的样子上扬45°,眼睛里透露着一道光。可是在安生眼里,那是老鼠一般的贼光,射出阴冷的气息,深入安生的骨髓。背后的唱片机嗡嗡作响,安生联想到了印钞机的刷刷声。也许是自己想象的过于无厘头了。安生摇摇头,继续在播音机前敲打合成的音响。

 

3/异路人

安生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故柔了。这三年,故柔被提拔的很快,似乎已经变成了梅拉德利的心腹。

1月1日 在演播室内

“不,不是这样的,故柔,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没有———— ”

故柔脸上的红一道,紫一道,像是彩虹扑洒在她的脸上晕染成了瀑布般倾落的血泊。台上那些光鲜亮丽的红色眼影,黑紫色眼线,金粉色的润唇剂,全部混合在一起晕染在脸上。安生看到她粉墨之下的脸庞苍白又褶皱。“不要叫我故柔!”故柔吼叫的更大声了。黑眼圈让她那憔悴的目光显现的更加狰狞。

“停下!停下你那无意义的解释。昨天的庆功宴上……”故柔嘶吼着,就是你!你在宴会上喝白酒。梅拉德利已经在寻找脏物了。谁不知道,你在演播室的地面上散落的那七八个白酒瓶子。只有下流的**才会喝白酒!“

“我爸爸妈妈都喜欢喝白酒,他们才不是什么下流的人物。”安生本能的想到。但他转瞬间抬头看到故柔的这幅狰狞样貌。 “哦,故柔,梅拉德利都把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安生的心情很复杂,是难以置信,夹杂着怜惜。

“停下!不,不,不。”安生看着故柔发狠的盯着自己。“就差一步了,就差这一步了。我就可以在梅拉德利的演唱会上登台共唱。三年了,三年了!我一直在等待这一次机会。”

“你那是在扮演他的走狗!”

“闭上你的嘴巴!你真古怪,安生。当初我就不该相信你。好,好,这一切,这一切都毁掉了,都是因为你。”

安生试图找出反驳她的理由,他的脑电波疯狂的像大脑皮层涌动,但是那愚笨的神经元丝毫没有建立连接的意图。他没有办法找出一条完整的逻辑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无法判断是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还是已经蔓延出了不可控的枝蔓。

安生停下来,仔细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昨天……昨天的夜宴上,梅拉和埃里克想要让我喝下威士忌和鸡尾酒糅杂的那瓶饮料,我自始至终和这种无聊的饮料没什么孽缘。

然后……然后安生走进了梅拉德利和几位助理的宴宾室。白酒在那里是绝对禁止的饮料。

一个戴着遮住眼睛的帽子的人进入了屋子,打断了安生的思考。

“刘安生在这里吗,请和我过来一下。”

安生进去,那个人邪魅一笑。

刘安生。你太俗套了。你不适合学艺术。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