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调查问卷

一 此刻的 TA

  • 床 (不太确定)

比较传统的木制床,但是装饰很仔细漂亮,有大红色的帷幔与丝绸或是更好质地的被子,与她的名字很像(scarlett)。

  • 冰箱

那时候还没有冰箱吧。

+她小时候,每天晚饭之前会随母亲祷告,但是长大后经历分崩离析就没有如此了。

  • 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TA 的睡眠充足吗?

睡眠可能还比较充足,但是她睡得并不安定,有时会因为噩梦而惊醒,时而紧张地担心生机。有时入睡前会喝几杯自己藏起来的酒。whisky

 

  • 中学毕业于 (受教育程度)

受教育程度不太高,她以后的规划可能是嫁给一个殖民地(这个词可能有点怪,是plantation)的地主,去帮忙管理殖民地;她也对诗书字画没有什么兴趣。

  • 喜欢的书、电视节⽬ /或者感兴趣的思维领域/喜欢听人们谈论的话题

她没有什么喜欢的书(不怎么看书),对于曾经对于服装以及外在的饰品感兴趣,以满足她的虚荣心,但是后来可能对于此放下一些了吧。或许,比较简练的总结就是她比较关心金钱、以及自己的需求。(感情等等)

  • 怎么跟妈妈说话

她在妈妈面前通常都是“小天使”,她觉得她妈妈就是天使或是god(这个说法挺奇怪的;或者说她认为她妈妈就是神圣的圣人)希望得到她的认可,渴求她的关爱吧。

  • 最好的朋友

她没有什么朋友,一直都是。后来Melanie其实一直都对她很好,只是她没有珍惜吧。

好像不怎么拿包。

  • 失眠时会

在地板上来来回回的走。(pace the floor)

  • 他/她最害怕什么?

开始,她最害怕饥荒,害怕战争突然又打响或是北方佬突然收走所有的财产,让一家人没有日子过。但是,后来,她逐渐认识到还有其他要追寻的。

  • 有过什么噩梦吗?

梦到她在迷雾里面奔跑,她努力奔跑,知道只要跑到某个地方就能安全了,但是她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怎么也找不到。

  • 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文章开头,她和一对双胞胎兄弟坐在塔拉的门口,迷人(这一部分是自己打扮的)而机敏。

13、 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逻辑思考。她考虑问题时很实际,金钱方面也算得很清楚,很有执行力。

  • 最难忘的事情

可能是她在战火中为Melanie接生,连夜逃回家,在回家后迎接她的是饥荒与母亲的病逝、父亲难以记事。但是她经历这些痛苦后,埋葬或是使自己遗忘了这些痛苦的过去,只是这些过去若是回想起来还是会很痛吧。

15 周⽇(休息日)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Emmmm…她没有休息日。

16、 ⾝体特征?

“斯嘉丽·奥哈拉并不漂亮。在她的脸上,有着两种显著的特征:一种是她母亲的娇柔,来自法兰西传统的海滨贵族;一种是她父亲的粗犷,来自浮华俗气的爱尔兰人。这两种特征混在一起显得不太协调,但这张脸上尖尖的下巴和四方的牙床骨,是很引人注意的。她那双淡绿色的眼睛纯净得没有一丝褐色,配上乌黑的睫毛和翘起的眼角,显得韵味十足。上面是两条墨黑的浓眉斜在那里,给她木兰花般白皙的肌肤划上了一条十分分明的斜线,这样白皙的皮肤对南方妇女是极其珍贵的。”(出自《飘》第一章,张晨云译)

17、 ⾝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在饥荒的年代,她的眼神好似它们来自饥饿的猫。

18、 喜欢(讨厌的⾷物)?

没有太研究过……早年的时候是什么都不肯多吃(影响体型),但是在战争后因为经历过饥饿,对什么都会胃口好一些;我觉得她可能更喜欢肉类以及糕点。

19、 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Scarlett O’Hara (斯嘉丽·奥哈拉)

二 童年的 TA

1 童年生活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件/场景/时刻…… )

2、 父母的价值观?家族有什么信仰或者忌讳吗?

3、 童年时更喜欢妈妈还是爸爸,长大后呢?

更喜欢妈妈吧,她具有她爸爸的粗犷,来自浮华俗气的爱尔兰人的特质,但是她妈妈好似她的god.

4、 童年最怕听到的一句话

5、 童年最好的朋友

她童年没有什么朋友。

6、 童年时最喜欢的小角落(如果没有,则无)

无。

7、 近几年能记住的快乐时光是什么?

她在塔拉的童年,那里有舞会,对她来说那些美丽的服饰有许多的吸引人之处,她自己也很自信(对于头脑也对于外貌),她母亲还在,会安抚她。土地给了她活力。

8、 和人发生冲突的方式是怎样的?

吵得面红耳赤。

9、 难过的时候通常会呆在哪儿?

10、 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什么?

会去考虑各种事情,

11、 最强技能是什么?是在哪儿、跟谁学的?

我觉得她最厉害的大概是她来自内心的活力吧。经历多少风雨、痛苦、压力,她站在塔拉的土地上,她能站起来。

三 内心深处的 TA

  • 最失败的经历是什么?自己能够承认吗?

2、 每天清醒后躺在床上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睡觉前最后一个念头往往是什么?

她在塔拉清醒的时候,还是小时候的自己,无拘束的、自由的、有活力的,但是随即她会想到自己身上的担子,便从轻松中又站起来,开始一天的操劳。

3、 有什么个人的小癖好?

4、 通常被周围人的认为是怎样的(有没有“标签”?)

冷酷的、自私的、不合群的。

5、 什么时候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除了在她妈妈面前,或是其他她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故意约束自己的场合,她真实的自己都会多多少少显露。原先她内心有些道德的约束,但是在白瑞德的引诱之下,更多地展现真实的自己。

6、 会在什么时候完全忘记任何戒备?

在真正看透她的人面前,可以放下任何戒备。

7、 如果必须赴死,什么人是 TA 没有办法割舍的?

她不愿赴死;塔拉可能是她无法割舍的吧。

8、 有什么日常的小习惯?

9、 身体哪儿有明显的伤疤?伤疤是怎么造成的?

10、 口头禅

Doodle-dee-dee

11、 会为什么样的事情哭?

父母的去世、女儿的去世、极度的害怕与内疚。

12、 会为什么着迷?

Ashley; 比较好看的裙子。

13、 谁让 TA 随叫随到?

14、 什么事情会让 TA 心碎? 这样的事情迄今发生过吗?TA 安然度过了吗?

艾希礼的拒绝让她心碎,但是她报复性地嫁了人;她父母的死亡让她心碎,但是她一个人扛起了家庭的重担;艰难的日子让她心碎,但是她挺了过去;女儿和Melanie的逝世让她心碎,但是她也会挺过去。

15、 自认为优点是什么?弱点/缺点是什么?

她比较实际,自认为很有魅力,且头脑不错(很有经济头脑,赶放手去做,并且没有太多道德上的顾虑),但是因为违背礼俗,在所居住之处很不受他人看好(名声极差)

16、 少年时的座右铭是什么? 成人后还相信它吗?

17、 有自己的人生信条吗?是什么?

曾经是I’ll not think about it now. I’ll think of it tomorrow. 但是后来,她意识到,即使是在明天,那些使她痛苦的事情依然会使她一样痛苦,不论等多久都是。

18、 痛苦时会怎么办?

喝酒;以及不断告诉自己,I‘ll think of it tomorrow.

19、 现在的工作环境是怎样的?每月薪水多少?

20、 做过什么自认为对不起他人的事情吗?最大的后悔是什么?

她后悔自己害死了Kennedy(她的第二任丈夫),后悔没有好好待Melanie。

21、 遗传特征 & 非遗传特征?

见外貌。

22、 喜爱的运动

如果跳舞算的话……

23、 喜欢一个人呆着还是凑热闹?

曾经的她喜欢的热闹大概是她自己光鲜亮丽使别人众星捧月的热闹,所以她其实多数时候都是孤独的。她曾看不起身边的依附于道德与教条的人,看不起那些总说闲言碎语的人,但是后来她才意识到,经过如此多的事件,她还是希望有能同她一起走过诸多事件的人来和她交流,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理解她,但是没有也不会有人来。她失去了大家的信誉。

24、 生命中最大的挑战?怎么度过

略。

背景

亚特兰大已被攻陷,斯嘉丽在塔拉,处理过了母亲的丧事,一家人没有收入,仅靠些菜叶与土豆过活;黑奴多数都跑掉了,仅剩下照顾父亲的男仆Pork一家和一直随母亲的Mammy(但是他们对于她更像家人而非主仆)。她要照顾的还有失神的父亲、自己的两个生病才好的的妹妹、仅仅还虚弱的Melanie和Melanie的婴儿,以及自己的孩子韦德(男孩)。

前些日子,来了一个北方佬,他持枪抢劫了数家,斯嘉丽带着对北方佬的痛恨、对流言说北方佬会身体上威胁她的恐惧,以及出于对家人的责任,用枪打死了北方佬。身体还虚弱的Melanie和她共同将这个人处理埋葬了,并和家人谎报是枪走火了。

正文

夜还未深,窗外漆黑,仅有战后寂静的树枝的影子可怕的映在床上。斯嘉丽坐在木制的桌子旁,烛光下红褐色桌子的纹理粗糙而简陋;她坐的僵硬的木椅子被黑暗笼罩。她疲劳地将手靠在桌子上,眼神恍惚。直了直有些酸痛的后背,她伸出一只手,扶着一个杯子。桌上是还覆盖着泥土的酒瓶,里面装着战前她父亲兴起时酿的酒,那酒质量欠佳。

这不是她妈妈时常工作的桌子。她还记得她妈妈时常工作用的桌子。小时候,她曾见她妈妈烛光下端坐在那桌子旁,整理塔拉的收支,经过一天的劳累,却仍然温和地回应下人的汇报。桌上的文件总是整齐的摆放。等处理完事务她就会轻轻起身,走过来……不行,我不能再想了,她这么想着。不能再想到母亲,我会承受不住的……明天一切都会好的,明天,我会把问题解决。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入喉的液体灼烧着她的喉咙,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又给自己倒了一些,饮了一大口。她适应了酒精的刺激,灼烧感已不再明显。酒精仿佛给了她沸腾的温暖与勇气,让眼前的烛火更加摇曳发黄。

她看见沿走廊有一个人走来,木地板的吱呀声并没有打搅她。那是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带着帽子,哦不,那帽子,那帽子是她痛恨的北方佬的帽子。这帽子是从哪里来的?她吓得放下杯子,灯火把她的脸映得惨白。

韦德见到母亲的样子有些畏缩,但是他记得妈妈的话:“韦德你自己去玩吧。不要去烦媚兰,她身体还没有恢复。” 所以拿着他在院子的土里面意外挖到的帽子,下勇气决定要去找妈妈问问。想到母亲时,他其实有些害怕,他记得她说那句话的时候的不耐烦的语气。

斯嘉丽看着那孩子一步步走来,不,那不是孩子,那是那天杀死的北方佬。老天爷,他竟还在吗!她扶住椅子。钱和首饰还在她的屋里,应该还没有被拿走。枪,枪在哪里?她想着,哦不,那枪还在走廊那一头的房间里面。那媚兰拿过的刀呢?也不在。她尝试去镇定自己。

韦德从未见过妈妈这副样子,他迟疑了,但是最终还是缓缓往前走了。

人又走近了。一瞬间,她脑海里仅有的是逃离亚特兰大时的大火,战争!都是她痛恨的北方佬,他们夺走了她的一切,但是不能夺走塔拉,不能欺压指望着她的这些家人。她一个人守不住的,没有人来吗?酒精好像给了她过多的勇气,她没有别的想法。痛恨蒙蔽了她的双眼,她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韦德惊恐得哭了,斯嘉丽一惊,酒醒了一大半,说:“韦德,你从哪里找到的帽子?”

韦德哭着说:“是……是在园子里面挖到的……”

她喝道:“韦德,别哭了。”

可是孩子还是哭个不住。

斯嘉丽尝试缓和了语气,说:“韦德,以后别去那里玩了,换个地方玩好吗?妈妈很忙。”看到Mammy在边上,就说:“Mammy,你能先带他去睡觉吗?”

Mammy意味深长地看了斯嘉丽,带着韦德走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