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乐铝铜

*人物描写初稿

*详细剧情没时间展开写了呜呜

 

一阵又一阵亲吻落在她身上,她把头向后仰,向后仰。铁窗格外的月亮又黄又大,流下水一样的光辉在床单上,停在她的手指间,月亮亮得刺眼。这不是她想要的月亮。她把手勾过去解她的胸罩,蕾丝是硬的,丝绸是软的,铁丝从她们之间滑过时律子看到一对白亮的乳房环绕着一道伤疤,暗红色的新肉微微隆起。她闭上眼睛。美里闭上眼睛。月光如水,水像大海,大海是某年某月某日席卷过她也席卷过她的一阵寒流。美里,你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她没有问,她睁开眼睛,冰凉的手扫过那道疤。我今天和碇司令做爱了,就在台上的天花板上。那是一个什么剪彩大会,大家都在,美里。我和他做爱了。美里睁开眼睛:嗯?你觉得怎么样?她把美里的碎发别到耳后。我不知道。我达到了性高潮。赤木律子听见有人在笑,也许是美里,也许是她自己。我还看到了我母亲。她想说,但她没有说。她低下头亲吻葛城美里。美里抱着她的脖子小声嘟囔……你是超级无敌大傻子。你什么都不跟我说。你以为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就不知道,但是我都知道……她睁眼又闭眼,菱形耳坠一晃一晃,她们的腿间有什么流出。月色如水,声音如水,她还说了什么,但是律子不再听了,她想起了已经模糊的一段记忆:那时她还不会化妆,只会抽细烟,美里和她一起在学校外面找了一间一层的小公寓,床垫下面爬满了蟑螂。她在水池前面剪头发染头发,黑色和黄色相间的头发掉进铁水池,镜子上面有潮虫伸出触角。她们做爱的时候,美里身上每一个能流出液体的部位都在不停地流啊流。她新染的头发掉色,金黄的染料渗进彼此的身体,像一座座金色的孤岛。

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