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我

进行I级记忆溯源……

5月5日02:13:08丨

“……停,与事件发生时间吻合且有高强度脉冲记录,就是这里,一直模糊处理到现在。”

“模糊?”

“的确存在恢复的风险。但是,很显然这次事件显示出它的脑已经成长到能够察觉大致的记录异常了,使这么长时间内的完全留白绝对会出问题。再让它大闹一次,再重要的实验对象,我们都不能留了。”

“了解”

“再者,说到这次骚乱,目前为止852这类M型的数据都可以佐证I级模糊处理的精度和深度都足够了。无论如何,它受到那么大的情感刺激第一时间就在反抗,倒反也是好事。”

 

进行I级记忆模糊………… loading————————100%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头好痛。

如果你像我一样睡眠质量堪忧,那么在一片黑暗中,你很难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是梦是醒。似乎在意识到之前,我已经在这片温暖、黑暗的环境中已经漂浮了很久。我好像就是在宿舍里躺着,翻个身就能碰到玻璃。

周围很安静。我听到胸腔内的搏动、大脑内的潮水和嗡鸣。我的鼻子好痛,身体的酸痛也不遑多让。若是可以,我只想继续回到深度睡眠之海,连呼吸都不想维持……

 

实验室的led冷光均匀地打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房间里包括一个玻璃罐子、一堆钢铁瓶罐、五面墙和一面磨砂玻璃。培养罐里盛着满满的橘红色液体——LSL,在四周惨白的墙壁和金属维生设施间显得分外扎眼。

 

脚下方似乎没有尽头,枯燥,无聊。不知为什么,冥冥之中我就应该常常失去支持力的作用。睁开眼睛是无比艰难的任务,任何条提上睑肌的运动都会自第III脑神经,得到统治者的警告:要么睁眼,要么醒来。

LSL,全名Life Sustenance Liquid, 功效顾名思义。同其名一样简单的还有罐中的内容物:一具赤裸的人型实验体漂浮于其中,由数根形制相同的线缆连接后颈与罐顶。

 

7月9日23:13:58丨

“741现在还在你这边吗?”

“……啊?哦你说标本还是临终数据?都在,怎么了?”

“要做一下对比,我怀疑852的记忆根本没模糊掉。”

 

在相当具有反叛精神的数次尝试之后,我终于得到了惩罚:一阵严厉的电击感。等我好不容易再次恢复到半梦半醒中,这个经验让我不得不收敛。

 

7月10日00:26:04丨

“结果出来了。”

“真不行,再清除一遍?”

那你小心数据都没了。”

 

眼前的黑变了。就像泡澡的时候缓缓从浴缸另一端浇入冷水一样,寒冷从足尖蔓延至头顶。脑内的蜂鸣声渐强,势不可当,盖住了潮水的声音,一往直前,力图掀翻我的头盖骨。

一阵脚步声渐近,停在了我的面前。

 

突然,身体就像某种机械结构般被卡死,再也没法转动。眼前先是一道极强的电灯光,发光二极管在我视网膜地灼下一个小小的方形。

 

 

7月10日00:33:47丨

“唉行,反正这事是你全权负责的,它真傻了别找我。先检查一下修复的身体机能正不正常吧,别最后落得跟741一样,要出货了结果又没法交付。”

……

“还能用吗?”

“瞳孔反射还正常,短时间内没必要。”

“那就开始维护和参数调整吧。”

 

他站定了。

有什么东西从其中浮出。外表是一个很正常的二维卡通图像,明度很低,像认知测试用的着色赛璐璐片。赛璐珞片之中腻着一滩石油样的黑色。

一套完整内脏浮出液面。那些是呼吸与消化系统并大脑。后颈至头顶一阵刺痛,天旋地转间我听见有人在叫我。

 

“852,852,852!你醒着吗?醒了醒了醒了赶紧赶紧赶紧快点快点快点!”

真奇怪,我刚才还在水中,转眼间怎就到了宿舍里?我拖着自己的肉体翻个面,“咚”地撞上玻璃——嗯,熟悉的感觉。

恍惚间我自这间玻璃房中睁开眼,眼前就是我姊姊741。其实她不是我亲缘关系上的姐妹,只是同一个宿舍的舍友,基因上我们是不同生长阶段的同一个人。但“性状不仅由基因决定”这句话怕是刻在从我们俩身上了: 741是成天絮絮叨叨的老母鸡,而我是她傻了吧唧,没心没肺的鸡崽儿。

 

她掐掉电话,走过来掀开我的被子,把她凉冰冰的手往我脖子和腰上贴。我一个激灵窜得三丈高,翻身下地。

“总机的电话?”

“对,赶紧的,叫我们去实验室……你喝水了没?去那边检测和打针,我可不想陪你酝酿尿意。”

我们走上传送带,进入摆渡车。屁股刚一沾座位,我便靠上她的肩膀补觉。来自另一个同类的暖意给我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我已经几个月没见过741了,大概。我们都是神经生物学用人造人,从人工子宫到植入脑机接口,我们都是千万个培养皿中脱颖而出的幸运儿。但她是认知型,我是战斗型,每天的实验不分昼夜,日日疲惫不堪,觉总也睡不够——但她总能有办法让我多眯一会。

 

这一睡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回到水中,那具内脏在周期性的沉浮。那一定是刚从活人身体中取出的一套完整器官,热气腾腾,让人心头暖呼呼的。鼓囊囊的胃伴着呼吸颤抖,像是可爱的果冻;大小肠相互依偎着,伴着心跳声蠕动;

我无言的恐惧窜上天灵盖。突然之间,我什么都听不到,但好像又感觉到大海,山川和生命的尖叫;我什么都闻不到,但好像又感觉到血的气息;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但好像指间穿过众多滑腻的组织。

来源于我自身的恐惧已经要击溃我,大脑空白,没有任何应对的经验……为什么我要考虑有没有经验,而不是直接思考用不用它?不,不如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也什么都感觉不到!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个人……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5月4日 06:58:23丨

852走下摆渡车。

“下午见——”

“快点进去,你还有1分钟。”

“好好好,再见!”

“撒呦哪啦古德拜赶紧进去!”741一如既往地担心她迟到。当然,用她的话讲,那是852被处罚了之后只会变本加厉,和她哼哼唧唧这里疼那里冷自己饿不知道这次抑制了她什么感受,烦死个人。

她一直怀疑852是不是早就被电傻了,要不怎么每天都乐呵呵地上刑场,哭唧唧回来,睡一觉又满血复活;不过她和Cb型号群体没什么交集,没准他们都像852这样没心没肺。

反正她不一样。今天一定会是一切的终结,她要干一波大的。

 

5月4日 11:28:44丨

我拿着填卡笔压着键盘,装作在检查。右边实验员961号吮着他的笔屁股,啧啧有声,后面他同僚296号在咔哧咔哧地磨牙—— 一如既往,他俩是耗子吗?

快要收卷了,我的自由、852的自由……成败在此一举!

 

“砰!”我解开十字固,让机器人离开,隔壁测试房的玻璃碎了一地,打翻了装没发。“741在那屋!”想到这点,我冲向骚乱的中心。”

不停的有人在念:“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腹腔、肺脏露了出来……

……”

这声音越来越快,不断地重复着,像是道场上僧侣们的涛涛禅音。这禅声越变越大,逐渐盖过脑中拍击回荡心跳、尖叫和液体冲刷声。

 

有什么半透明的东西自那人的后半边身体长了出来。他向我走来,慢慢长出一张半透明的、姣好的……不,741的脸!她像是漂亮的玻璃表,前壳与后壳用不同的材质拼接而成。

 

741握住852的手。“你还记得我吗?”

“741.”

“你马上就要忘掉我了。糊涂蛋,如果可以,去找……”

 

眼前一阵乱码闪过。741消失了。

 

_ _- –    图样:黑

试验体机体功能恢复。”

–_- _    图样:红

检查试验体神经功能与认知行为。”

进行IV级唤醒刺激。”

 

“NBD-852-Cb,请按照接收到的电信号刺激操控手柄。”

我自一片橙红色的液体中醒来。“收到。”

“NBD-852-Cb,描述你周围的环境。”

“收到,NBD-852-Cb目前存在于培养罐中。”

“NBD-852-Cb,描述最近一次的记忆。”

“收到,2194年5月4日06:30分被NBD-741-Cog唤醒,与NBD-741-Cog在手术区分开后失去意识。”

*电刺激* “额啊!”

“NBD-852-Cb,描述最近一次的记忆。”

“收到,2194年5月4日06:30分被NBD-741-Cog唤醒,与NBD-741-Cog在手术区分开后失去意识。”

“接下来进行认知实验, NBD-852-Cb,排液预备。”

“收到。”

“NBD-852-Cb,请按照接口信号完成指令。”

 

作者念叨:额啊啊啊晚了……写这个到最后真的很不顺畅啊……周二想的剧情线无论如何也感觉太长、太不合理了,又改又删,缝缝补补,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剧情,就变成现在这个烂尾的样子了//

希望前半部分食用愉快吧orz

avatar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