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因蓝

对于Y来说,这一天的到来她已经准备了很久。

在举国沉浸在奥运会夺金的欢庆声中,无人会在意一个走在路上神色凝重的女孩。她在父亲的责骂声中走出家门,走上了那条石子小径,前往属于她一个人的僻静之地。在那条全长不过几十米,穿过层层斑驳的树影的小径上,她抛弃了过往的一切。她看到今天下午父亲的责备、上周与Abyss的聚会、一年来所遭受的排斥与非议——所有的她所经历过的一切悲伤与欢乐的记忆,在小径的两旁浮现,升腾,化为过往的云烟。

她在属于她自己的天台上静静的伫立着。凝视着天空的时候,她回想起了16年来所拥有的一切:青春、知识、亲情、友情、记忆……所有的一切,被她小心翼翼的珍藏起来的一切,在那一刻被她捡起来,连带着那些折磨她许久的糟粕般的回忆,汇聚成留给世界的最后的文字,随后便被她狠狠的丢弃掉。此时,她已孑然一身。她看向远方的目光重新变得轻松起来,接着她站到了屋顶上,凝聚了毕生的勇气,像振翅高飞的鸟儿张开双臂,飞向了属于她的解脱和自由。

那一刻,她化为了天上的灵。对于她而言,时间突然飞速的流逝。她一瞬间看到了正在寻找她的姐姐、绝望的父母、前往殡仪馆的路、以及朋友的泪水,但她都无从在意。她饶有兴趣地盯着人间发生着的一切。

是夜,她感受到这座陷入沉睡的城市仍然有人在想着她,透凌晨两点钟仍然明亮的白炽灯,她看到Abyss还未入睡,而是在床上蜷成一团,痛苦的抽噎着,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而亡。在于心不忍中,她赐予了Abyss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

在梦境中,她与Abyss面对面站着,她对Abyss说,忘了我吧。然而她与Abyss隔着一道无形的屏障,Abyss无从听到她的声音,遂曲解了她的意思。在她看来,她的朋友一如既往的对自己的判断抱有不切实际的自信,于是她失望的离开了梦境。在梦境归于空白后,Abyss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意识。

在之后的日子里,每当她感受到来自Abyss的强烈的思念,她就会在那天晚上进入Abyss的梦里。Abyss的思念俞强烈,就俞辗转难眠,而她都会出现在梦境中,陪伴着Abyss直到她入眠。随着时间的消逝,她感觉到在人间,她正在被忘记,化为人海中的一颗沙砾。值得她留恋的事物越来越少,就连Abyss也寻找到了新的寄托,不再像之前那样频繁的叨扰她。她听到Abyss的朋友都在对她说,走出去,走出去……她看到Abyss开始吃药、熬夜、沉迷于电子世界,并因此而无力去思考她。终于有一天,她看到正在跟新朋友聊天的Abyss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于是她轻轻的走了,离开了这个已经抹平了她的存在痕迹的世界。

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