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路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超市里的两排货物架之间,货物架很高,可能有3米左右。我很迷茫,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没有任何有关于怎么来到这里的印象。嘣,一声刺耳的响声,像是货物架倒下的声音,离我有一小段距离,我有点害怕我跑不出去,货物架们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砸到我。但比被砸还要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一抬头,看到一只怪物,并且直视了它的眼睛,真圆哇,像个可以将我吞噬的无底洞,我一时忘记了害怕。庆幸的是,它仿佛没有看到我,只是用它笨拙的尾巴拎起货物架然后向前扔去,发出连续的邦邦声,我一直往旁边跑,试图避开它,但好像又没有太大的用处,这只怪物几步就可以追上我。为什么我的面前依然是货物架,怎么会有这么多,懊恼之余,我继续拼命向前跑,不敢向后看。不知道我跑了多久,声音仍然存在,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实在跑不动了,我扶着某一个货物架子弯腰喘气。当我抬起头,啊——伴随着尖叫声,头顶上就是那只怪物的眼睛,眼白很多,瞳孔是紫色的,眼球向外凸起,还伴有很多绿色的丝状物质。我害怕的倒在地上,抱住我自己,向后快速的挪,直至靠着货物架,我多希望我没有抬头向上看,或是这就是个梦,这个怪物是假的。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又悄悄睁开,发现面前的景象不变,我曾幻想着事情会有转机,比如突然出现另外一只怪物和它决斗?哪怕出现另外一个人也在被它追也好啊,至少我们还有个伴,但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怪兽贪婪地看着我,但它只是看,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动作,我缩着脖子抱住自己瑟瑟发抖就像一只自闭的鸵鸟,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我不知道下一秒它会不会把我吃掉,现在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待在这里不动,节省体力,听天由命。

也许过了一分钟、一小时、一下午,我听到了一段断断续续的声音,像是书里常写的巫师们念咒声,让现在的气氛更加诡异了起来,我甚至在猜测,是不是我面前的这只怪物朝我发出的声音。随后发生的事情推翻了这个想法,面前的怪兽被这段声音吸引,它向着声音的来源追去,脚步声逐渐消失。惊魂未定的我松了一口气,想想刚才发生的恐怖事情,我产生了几个疑问,首先,为什么货物架就像是无穷无尽的一样,永远也走不出去,我一直在向前跑,不存在我自己绕圈圈的问题。其次,为什么怪兽离我那么近之后就不动了,它为什么没有上前来把我抓走研究或是直接吃掉呢?姑且先列出来,我还是找到走出超市的法子吧!

我往回寻找,隐隐约约觉得过来的时候路过了一个白色的小门,这可能是我唯一逃出去的路。货物架东倒西歪,地上满是凌乱的货物,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就在这种情况下,我终于来到了白色的门前。

这门长得很朴素,除了白色,几乎找不到任何另外的点缀,给我一种虚幻的感觉。推开门,放眼一看还是白,我怀疑建造它的人是不是对白色有执念,仔细再看看,发现是楼梯,楼梯很宽,连着地下,不过上方也有楼梯,我一时怔住了,因为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一层,迫于无奈,我最终选择了向上走。

我走到了一处拐角处,四周的白色以及寂静的环境让我感到非常不安,我环顾四周,不敢继续走,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不能拐弯!不能拐弯!可是我不拐弯的话,就得原路返回了,我咬咬牙,硬着头皮拐弯,“啊——”一个黑衣巫师站在那里,他整个人与周围的雪白格格不入,“嗖——”弩箭丝毫没有给我反应时间,我被它射中,倒在地上。

“欸,我居然没有死。”我揉揉眼睛,又回到了超市的两排货物架之间。

事情会像上次一样发展吗?

如果会,那么我现在就应该逃;如果不会,我呆在原地又能怎样呢。我在货物架上拿了一个背包,又往包里装了几瓶水。上次的白色小门也许还在,我凭着模糊的记忆向那里跑去,边跑边搜刮货物架上的东西。

我推开这扇门,眼前又被白色覆盖,吸取上次的教训,我顺着楼梯向下走。这次的环境显然不太友好,底下不再是一片白色,随着我往下,白色逐渐被黑色取代,我发现走到了最后一层,此时我回头,发现后面只有一条通向上方的破旧楼梯。这事怎么想怎么奇怪,我拆了包的一小部分,将它卷成一条绳子系在了破旧楼梯的把手上,做个记号。我转回头,继续想办法走出这里。远处依稀可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倒映着圆圆的月亮,小溪旁边有很多黑色的高大的树木,这里应该是一片森林。森林里很寂静,没有听到任何动物的叫声,我很害怕,但我不能自己吓自己。我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地上呢,会不会存在脚印,或者生物留下的东西。我仔细观察地面,终于在溪边找到了一小半脚印,它被水冲的有些糊了,我分不清是什么动物或是人类的脚印。

于是我顺着小溪寻找出口,边走边想起了之前的黑衣巫师,为什么我看不清他的脸,他怎么看见我就朝我射箭,我理不清了。走到一处,小溪消失了,我被一颗大树挡住了去路,这一颗大树与森林里其他的树木不太一样,树干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线,像是被蜘蛛网包裹了好几圈一样。不过有几根树枝的底部有横着凹陷,像是人为划痕,我把脸凑过去看,划痕很深,我试图晃动它,发现它是可以移动的,我喜出望外,抓着这根树枝手柄向下一拽,大树开始移动,我之前看到的森林开始消失,一座石碑缓缓在我面前升起,上面写着:解除诅咒,回到你该回的地方,这句的底下有一堆线,和我之前在树干上看到的相似,它们应该都是文字。石碑、巫师、第一遍经历的咒语,这其中有什么联系,是巫师冲我念咒让我经历循环,还是巫师念咒驱赶怪兽,但这样就无法解释为什么黑巫师要杀我了。

我坐在石碑旁静静的分析,假设我来到这里遇到怪物的原因是巫师的传唤,此时是我最害怕最慌张的时候,也是他最方便诅咒我的时候,我听到的咒语声不是他在驱赶怪兽,而是他在给我下诅咒,怪物逃跑是因为他不想被我连累,甚至怪物没有吃掉我的原因可能也是因为巫师。至于为什么我会被他杀死,是因为他想让我陷入这个循环,这个石碑上的字就是解除诅咒的办法!“是了,应该就是这样!”

“兹拉——”大地开始往两边移动,中间裂开了一条缝,我急速向后退去,避免掉进这个缝隙,只见黑衣巫师从里面走出来,他又举起了他的弩箭,对准我,这回我看清了他的脸,他居然和我长得一样,我听懂了他说的话:“你终于找到这了,让我取代你,继续活在现实世界!”可是这次我并没有让他如意,我躲开了,并拿起石头向他砸去。也许是我的行为惹怒了他,他开始追着我射箭,有一些射在了那座石碑上,石碑生出了一些细小的裂纹,这时一支箭朝我冲来,我赶紧躲到石碑后面,嘣——石碑碎了,但石碑上的线汇聚在一起,包围了我。黑衣巫师持续挣扎,像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他逐渐变得透明,化作一缕烟消散。我的眼前也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

再次睁开眼,我回到了货物架旁,我的旁边有许多购物的人,这次我知道,黑衣巫师的诅咒消失了。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