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离的现实——记梦(初稿)

我仍然能记得听到朋友死讯的那个夜晚所做的梦。

那一晚我首先是哭了很久很久,躺在床上后我感到一种强烈的窒息感,遂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哭。然后我就在强烈的窒息感中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之后她就来到了我的梦里。

我经常做梦,在梦里我通常是以一个上帝视角或第三人称视角在看着梦中的一切,而这次不同以往,我感到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并且梦中出现的画面都是以我的眼睛看到的。

我看到她面朝着站着,我与她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远,但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往前走去触及她。我感觉我和她之间似乎有一层薄膜,因为她虽然如此近距离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却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我听见她问我,你觉得我真的死了吗?我想说没有,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的去说都无法发出声音,但是她继续看着我,我依稀记得她似乎在告诉我事情不是我所听到的那样,然后她继续说了一些话,可是我怎么也感知不到了。

我当时在梦里有很清晰的思考,这也是令我讶异的。我在梦里的思考与现实结合大致如下:在她离开的那天六点钟,我与她聊过天,我们讽刺了她的学校(她在那里遭受了校园暴力却没得到校方的严肃处置),然后我去看了两个小时奥运会,八点左右她发了一段文字,最后一句是“再见了“,九点钟我给她的父母打电话确认她的安全却得到了她已经跳楼而死的消息。在被巨大的悲痛笼罩之前,我曾想过也许这是个假消息,而这就是为什么她会在梦中对我说那些话的原因。

我在梦中顺着她的点拨,坚信了两件事情:一是她不是自杀的,而是她还活着。带着这样的坚信,我退出了我的梦境,安安心心的继续睡眠。

第二天我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前往她住的小区,去确认我昨天晚上听到噩耗的真实性。我没有看到警戒线、血迹和面色沉重的人们,开始认为那个噩耗就是假的,是她爸爸骗我的,我开始做白日梦,我梦见她仍然在那扇绿色的门背后,只要我去敲敲门就能再次看到那张充满活力的脸。可是我却向保安打听了昨天晚上是否有人自杀,而保安露出沉重的面容,向我指了指她经常去的那个天台,“是个女高中生,哎,现在高中生压力太大了”。我那一刻感到白日梦立刻崩塌了,现实裹挟着无力感向我涌来。

那个晚上的梦曾一度让我这个无神论者开始相信这些怪力乱神之事,我曾天真的相信人死后会有灵魂,会托梦,会指点迷茫的人,而现在我觉得我之所以会梦到这些只是我经常主观的想这些事情,因此我更容易梦到它们。

后来去我连续做了无数个相似的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思念的消逝,我在梦中看到的那张脸越来越透明,最终化为虚无,从此再也没在梦中见过她。

 

作者阐述:这是我迄今最清晰的一个梦,于是我选择了它来作为我的大作业的素材。但很显然我写的并不是一个故事,它更像是一个关于梦的内容和现实的联系的思考。

 

自评

1、梦里最鲜活的感官感受(视觉/听觉/触觉……),你有没有用独特细节把它们描绘出来?

好奇、遥不可及的距离。我描写了距离感,但似乎没有描写我内心的好奇

2、主人公是谁?Ta在梦里的经历可以被串成一条清晰的逻辑线吗?

或许,你需要去发现-重塑这条逻辑线。

主人公是我,可以串成,因为我记录的这个梦本身就很短小,而且并不是无厘头的镜头式放映。

请代入第三人称,去体会从故事开头到结尾Ta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会是我心态上的一个变化吧,从不接受现实到接受现实,期间我是一种极端的悲伤状态

3、Ta是个什么样的人(性格特征)? 

朋友不多但十分重视友情、非常念旧、内心脆弱

请基于此再次梳理故事中Ta的经历对Ta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内心所希望的事情的样子

4、修改时面临的最大问题会是什么?

要把这个梦写成一个故事,并且我打算把初稿大部分放弃,转换视角写故事。


最后、修改后问自己:你在梦里核心的情感有没有传递出来?

传递了吧,我想传递的情感主要是对友人逝世的悲伤,梦境反映出我一开始选择拒绝接受现实的心理。

avatar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