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001

我彼时感到一阵刺痛,一种来自后方强有力的冲击。笔尖即刻停留在西西里亚州的轮廓线上,我在等待粘稠的液体滑过我的脖颈。吉尼弗仍沉浸在她教授的地理史中,我低下头,试图固定住我的身子,从右边转向后方。我看见克鲁斯明晃晃的笑容,带着挑衅与戏弄的滋味。我皱紧眉头,以示我的愤怒。他笑得更加放肆,翘起前腿的椅子在重力的前倾过程中,砰的落地。

“克鲁斯!站到后面去!乔伊你也是!” 吉尼弗站在简陋的隔断前,怒气冲冲的指着最后排的角落。老化的木质椅子腿随着我的移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挤缩着肩膀站在角落里,一阵刺痛再次从我的掌心传来。我慌忙从我的深亚麻色的披风底下伸出手掌。疼痛在我的血肉里钻进钻出,我却没办法收集罪行的证据,还是我的手掌,没有任何被伤害的痕迹。我再次看向克鲁斯,他笑得邪恶又快乐,我一时愣了神,瞬即,我的右手便已麻木。

“克鲁斯、乔伊今天不许用晚饭,现在立刻去打扫地下室,祷告后我回去检查,别让我发现一点灰尘。” 吉尼弗拿起桌上的地图正准备走出教室。

“吉尼弗小姐,请等一下”,我叫住了她,“克鲁斯在上课的时候打我” 吉尼弗转过身来打量着我。

“哪里。”

我立刻摊开手掌,发黄的手心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瞧瞧我的孩子,你在说些什么胡话!乔伊,在我的课堂上没人能够惹出那么大的声响!你倒是该好好洗洗你的手,看看它有多脏!”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但是疼痛难忍,我再次开口尝试:“我确定他打了我!小姐!就在我的手心里!”

“我想你肯定乐意把后面围墙的杂草也一起清理了,乔伊。” 吉尼弗冰冷的眼神穿透我的心脏,她不再理会我,转身大步离开。

“哦我亲爱的小姐,愿上帝保佑你!” 克鲁斯故意用尖锐的嗓音同我说话。“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克鲁斯收回了笑容,他严肃的令人害怕,“那是纯洁的圣水,洗涤你肮脏的灵魂”。

 

再次躺到简陋的床铺上时,我已疲惫不堪,其他人早已睡下,我于是脱下外套钻进了被子。在用抹布擦完了地下室的整片地板时,我的右手疼痛难捱,连带着我的脖子,我简直无法转头,我愈发记恨起克鲁斯来,可是我无能为力。没有人会在乎一个失去双亲的肮脏小女孩的心情,更何况于吉尼弗来说,不过是我逃离惩罚的借口。

饥饿与困意席卷而来,我想我就快失去意识,但我听见了有人在说话:

“讨厌的东西,我帮你杀掉就好了。”

我一动也不敢动,蜷缩在单薄的被子里,凛冽的风吹打着窗户,我忙向两边看去。

莉安与劳伦娜睡得正香,声音再次传来,“讨厌的东西,我帮你杀掉就好了”。

“你在和谁说话?” 我面对墙壁极小声的说到。

“乔伊·艾尔,没有父母的可怜孩子” 我不再说话,一种恐惧的氛围将我笼罩。

“讨厌的东西,我帮你杀掉就好了”

“我没什么讨厌的东西,谢谢你,先生。”

“你会失去你的右手的,我的孩子”

我思忖了一下,“我没什么讨厌的东西,先生。”

“真是遗憾。”

“你是谁?”

“好好的睡去吧,上帝的使者会保佑你。”

 

第二天醒来,我的右手连同我的右臂出现一道极深的疤痕,它裂得很开,我甚至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右臂里钻来。可是我没有什么考虑的时间,我不得不赶快穿好衣服,不得耽误全院的早会。尽管今天我见了克鲁斯便跑,但他似乎总能找到我,我每一次回头都与他的视线相撞。我还是在傍晚拖了疼痛的左手回到寝室,我甚至不能叫它寝室,不过是孤儿们住的大厂房。

我等待着莉安和劳伦娜睡去,我闭着眼睛,但毫无睡意。

“讨厌的东西,我帮你杀掉就好了” 和昨晚一样低沉的男声。

“我觉得可能也许没什么必要,先生。”

“你将会失去你的左手,我的孩子。”

我再次陷入沉默,“或许,如果真的可以请让他消失一阵。”

“善良的孩子,完全可以。明天这个时间披上你的亚麻色斗篷,没有人会看见你,到后面的栅栏处,上帝的使者会保佑你。”

 

第三日我更是处处提防着克鲁斯,可我似乎总也甩不掉他,他总是出现在我的方圆十里,事到今日我仍不知道他对我干了什么,只是我的右臂的裂痕处开始发黑,简直要将我整个臂膀吞噬,左手臂同样出现极大的裂痕,想到昨日的承诺,今天似乎更加坚定。

也许上帝会怜惜每个失去父母的孩子。

 

我还是按时上了床,等待着命运的降临。我想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悄悄拽来我的亚麻色外套,披在身上,下了床。不过我必须要验证这不是一场恶作剧,我向约翰的休息室走去,那里会一直亮着灯,他必须每晚巡视三回,如果他发现了我,我便声称我去厕所,顺便忘了这一切。

 

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对面的墙,任凭我反复走动,他的视线仍是穿过我打到对面的墙上。

我想我是安全的。

 

我随即向后花园走动,虽是没人可以看见我,但还是下意识的放满了脚步。我拐过上课的隔断,开早会的大堂,拐至最后一个廊道,里面极黑几乎只能看到尽头后花园发出的月光。

“咚、咚” “咚、咚” 我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向我靠近。我站住了脚步,不敢再走。我停住了,后面的脚步声也没了声响,我无法再有下一步的行动,深呼吸,慢慢,慢慢的借着拐角最后的灯芯蜡烛,回头看。

克鲁斯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一动也不动,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想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还是停住了,他一直在跟着我。

我已预感到死亡即将降临,于是面对着他,索性一动也不动。

约莫半分钟过去,什么事也没发生,他原路返回,拐走了。

他看不见我。

我提起裤子,不得发出任何声响,逐渐向花园靠近,穿过长长的黑色走廊,愈往前走,愈是害怕,我的心跳很快,砰砰砰,砰砰砰。

 

我还是走到了后花园,没有一个人。

我隐约怀疑我是否存在于我的幻想,可是又想起看不见的隐身披风。

 

“你来了,我的孩子。” 声音来自后方,“你前方的树根处有一根注射器,捡起它来。”

“第一天,把它注射到他的脖子和右手,第二天把他注射到他的左手,第三天晚上,你的愿望便会成真。”

我哆哆嗦嗦的沿着声音的方向寻找,我感觉有人正向我靠近——

我看见他笑得很开的嘴角,“我是上帝的101号使者克鲁斯,乔伊·艾尔小姐”。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