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该叫什么的十三种方法

形状,便是个躺倒的以等腰梯形为底的四棱柱;颜色,木制的阶梯是敷了沙土的深棕色,铁质的栏杆是带些红色锈蚀的蓝黑色,砖制的柱子是砖红色,瓷砖是淡黄色;体积大概是5*8*2之内;重量,看起来得有一吨?毕竟没有方便的办法丈量;气味,朴素无异;味道,显然它的各个部分都不易食用;触觉,便是隔层沙土的光滑木质、斑驳的金属、粗糙的砖面、光滑又有细小起伏的平面;声音,踩上台阶有低沉而短暂的震声。

 

它像件陈年的古物,不知原先是何用途,但是又有精密的构造。它在累层的泥土中沉眠已久,重见天日后也不过是躺在一处僻静的角落,经风雨而褪外华。

 

它蕴含着无穷的安逸能量,即便它可以动,也只会在这里继续侧躺,它与身边的楼宇牵出无形的链,向身下的大地绵延,固若金汤。

 

看起来,它是先有了砖砌的内核和柱子,而后又添上一片片模板排作阶梯相连,又有栏杆前来扶衬,终于成了现在这般模样。然后又是经年的尘土,尘土或许还会更多,未来,它的命运大概是继续侧躺在这里,终有一天,它会回到原先的山岭、林地、矿井中安眠。

 

供来往者快速穿行在北楼、图书馆、东楼和欣健体育馆之间。它大概还需要点装饰,或许是一个拿来宣传的好地方。

 

它周围的世界是紧缩、封闭的,两栋楼钳住了它,也挡住了蓝天的方向,它只能尽力探头去看到一线的碧色。

 

消失?绝不会。天会少一个仰慕者。北楼会少一个左膀。东楼会少一条右臂。

 

天台上,作阶梯一步步向天靠近。

 

在它旁边,总是很安稳。

 

它大概能想象到其他各种各样的朴素的阶梯,多半是同它一样挤着头看天的,也许还有其他所有秉着一线光明而坚持着什么的东西和人。

 

十一

如果它就是世界,那就是沉默、静谧的内核外包裹着川流不息的华彩。

 

十二

浪费半个时辰,多了很多灰而已。

 

十三

若是合二为一,则我愿将我的灵魂于他的形体合一,崭新的生命会挣扎到旁边的阳光下躺平。

 

十四

行道之人踏在木板、扶在栏杆的声音,由风引动,交织作乐段;日月在身前、身上留下的光影,以时间为笔,辉映作画卷。音画相联,悠然长眠。。。

 

作者阐述:具体所描写的是东楼北楼之间连接的那一块,由于是一个由许多东西构成的整体因此不太方便归结到一个词上去。虽然这四十分钟写完这么多东西算是十分紧张短暂的,但是在文字中还是因为感到一些厌烦而可能露出了痕迹,很多地方不在琢磨而是直接能有东西则过。

 

评论了:rye,妍子,霜凉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