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阶梯

观察对象:操场上连接北楼的木质台阶

1、由一个一个大长方体和小长方体组成,非常规整、棱角分明。有着浅浅的棕色,有一点像原木抽纸。与平时可以在市场上看到的实木家具相比,颜色大概是树芯和树皮的区别。体积和重量都非常庞大,旁边的扶手和它一比立刻自惭形秽。大概十个我能抬起来吧(或许还是在做梦)。闻起来是那种被阳光烤焦的味道,不过是淡淡的,淡到鼻尖前掠过一阵风它就立刻跟着跑掉了。伸手触摸,有清晰的木头纹理,横着摸根根分明,竖着摸则像铁轨延伸一样流畅。我正闭着眼睛愉快地跟着这铁轨前进,就被逆行的木刺扎到了手指——这哪里是什么铁轨,分明是一只小刺猬啊。无论用指尖轻弹,还是用指节叩击,都能发出类似敲门的声音,很空洞,让人没来由地有种紧张感。

 

2、顶上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积雪,静静矗立在微弱阳光之下的高山;(会这么想其实让我自己也很讶异,因为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大火炉。不过还是把第一感受写上去了。)被阳光暴晒后的森林,散发着木头的香气。

 

3、它把所有照耀在自己身上的光都收集到身体的大空间里,把它们储存起来。表现在外面,就是无时无刻不散逸着温暖的能量。或许在它的内部,每一根木头纹理都是一根细电线,有无数的光束在其中高速穿梭。

 

4、被工匠们敲敲打打后组合成这种一板一眼的样子。它之前可能只是一些木板和木块,被工人一车一车地运来,随意堆积在操场周围。白天,它被一颗一颗的钉子固定起来,被大锤千百次地敲击;晚上,被四面八方的探照灯和手电筒交错环绕,保持着白天的散乱样子,没有丝毫怨言。经过无数日夜之后,它变成现在的模样,静静站立在北楼和操场的连接处。未来,它也会一直这样站立下去,经历每一场日出和日落。

 

5、用来联系北楼和操场,是走路的台阶;可以坐在上面享受阳光。我觉得可以把它的一侧小台阶磨平成光滑的斜坡,踩上滑板或者雪橇直冲而下。

 

6、在没有人路过的时候,它会沉默地感受风的吹拂和阳光的穿透,看一整天云的轨迹。有人登上它的时候,它会好奇地审视这些人的鞋底,观察花纹有什么不同。它并不怕脚的踩踏,但如果有人踩在了它的脸上,它会非常愤怒。可是最终也无计可施,只能发出咚咚的声音以示警告,不过迟钝的人类通常意识不到这一点。

 

7、它属于这里。如果没有它,环境显而易见地不一样了——想要下来的同学必须从高墙上纵身一跃才能直达操场,而下面的同学只能仰头眼巴巴地看着这道竖直的鸿沟。

它和风——其实它不太喜欢风,因为这会带走它无法保持在身体里的热量。它很怕冷。可是它并没有与风沟通的能力,只能气恼地忍受烈风不停地切割。

它与跑道——它们经常一起聊天,同时暗戳戳地数落没有眼力的人类。比如,他们今天又粗鲁地在台阶上跳来跳去了,或是用满是灰尘的鞋底弄脏了跑道的新衣服。

它与阳光——多数时候它享受着阳光的照射,喜爱它、捕捉它带来的温度。但它对晚上就没有阳光了这件事感到很不解与难受,只能和跑道紧挨着此起彼伏地打哆嗦,并埋怨该死的风。

 

8、想在图书馆看到它。想让它紧挨着一扇落地窗,金色的阳光可以直接洒落在它身上。正上方的天花板悬起大大小小的圆形吊灯,夜幕降临时仍能塑造出温馨而安全的感觉。此时我会拿一本书,静静地坐在阶梯上,翻开其中的某一页念给它听。过一会儿,我可能会靠在它身上沉沉睡去,而它会看着窗户上印出的明亮灯影,回想刚才听到的故事。

 

9、很温暖(虽然这在金秋九月属实不是什么乐事,但我仍然很喜欢),即使只是把手贴近,也能感觉到它在不停散发热量。这让我想到阳光下快要融化的焦糖,能溢出粘稠而甜美的气息;还有到达喷发临界点的火山,已经控制不住岩浆的漫溢。

不过它的木刺让我觉得,把实木制品涂上光滑的油漆似乎不是件难以接受的事了。

 

10、流动的沙丘,被太阳烧得要着起来。金色的颗粒像散落的镜子碎片,折射出要刺伤眼睛的明亮光线。

 

11、这是一个安稳的世界,运行体系千年不变。无论风吹雨打还是炎热和寒冷,不会影响这个世界一丝一毫。它的内部永远稳定有序,像是一个封闭的树洞,待在里面就觉得极致安全。每过一段时间,内部的小人就会把阳光凝成一块一块琥珀般的结晶,从木头缝隙里送出去,以维持这个世界的温度。而这些结晶经过光照又会再次熔化,化作透明而滚烫的胶水随意流淌,让靠近它的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至于冬天的运行方式,我还需要继续观察。

 

12、身上热得像近距离接触太阳,像一千面三棱镜同时往我身上折射光线。另外被小木刺轻轻扎了一下,或许是一个见面礼吧。

 

13、说实话有点窒息。阳光直接照在身上让我感觉浑身燥热,庞大的体型更是让我连躲藏的阴影都找不到。而且现在我太沉了,使尽浑身的力气都迈不动一步,更别提去找阴凉了。幸好这时一阵凉风吹来,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可是我的木头外壳却不喜欢风。真是矛盾呀,如果有棵树长在我身上就好了。

 

日复一日地站在这里,在人类看来,应该是十分枯燥的事情吧。但其实对我来说,这里每天都在发生只有安静观察才能发现的事。云层时而移动地飞快,时而只是慢悠悠地在空中闲逛。它们三五成群或独来独往,汇成各种各样的奇怪形状。我会努力寻找一朵最像鞋的云,在脑中给它描上花纹,并期待着一只同样的脚走过。这是我每天的乐趣之一。太阳的每一道金光看起来都像雪亮的针尖,但打到身上却是流淌和覆盖的感觉。顺带一提,我很喜欢晒太阳。天上偶尔会掠过一群飞鸟,它们也会让我想象其它地方的样子,但我并不好奇。我只属于这里,天地之间有再多的美景,都与我无关。

 

作者碎碎念:当时最直观的感受可能是热。抱着滚烫的电脑,努力寻找了一个反光较少的角度,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