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对视交流或无交流对视

1.

普通的攀爬架,普通到身上唯一与主体显出些许不同的颜色是来自水垢晕染出的淡蓝。我站在那里与它平视,它高出我额头三个横把杆。

金属制品,无从衡量它的重量,只能猜测它被搬来的时候耗费了工人们相当的气力(除了它本身很沉,还因为操场在二层需要爬坡),以及在握着把杆向上爬的时候从来不会觉得攀爬架会忽然倒掉。

味道像是开了很久空调的一件空房子,闻起来有点冷,但不会让人僵掉。尝是真的不敢尝,在其上抹一下之后小心地拿舌尖挨了挨,咸咸的汗味,不知道是我手上的还是真的来自于它。

触觉是圆柱形铁器涂上油漆后的特殊感觉,坚硬又温润,没有从铁质水管上划过手掌带来的酸涩感,也没有难以除去的铁锈味。只是焊接的地方油漆淤在一起,干成一团不透亮的琥珀,摸起来很圆润。

掉了漆的地方就退化到被废弃的铁质水管。

下几层把杆摸起来有点粗粝,也许是鞋底上的砂砾被带到了这里吧。

敲起来声音清脆,但与把杆联通的、帮助整个装置立起来的柱子那里也在共振。闷闷的。在嗡嗡嗡。

(我觉得上面写的那两点就都挺矛盾的)

2.

让我想起幼儿园的小型塑料制攀爬架。小的时候会被它们鲜艳的颜色吸引过去,却又因为怕摔下来只爬了两三级就停手。现在还是这样。

那个杆子最顶上的三角形状像家门口的北五环桥下那个笨笨的桥墩。桥墩上面被喷绘了一些涂鸦,看上去像被自己的女儿抹上口红的老爸。

3.

内在能量?无从知晓。能想到的两种能量都有外部的干预。比如冬天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出来的手,放在被冻得冰冷的架子上能清楚地感受到温度在流逝——或者说,它在贪婪地吸走我身上每一寸温度。又比如敲敲它,它就会振动,像青铜乐器或者三角铁。

4.

烧得通红的熔化的铁被浇筑到大小不一的模型里。等它炽烈的身体冷却后再让它重回温度顶点。拼接,重构,再等待冷却。它被运送到这片操场上的特定角落,拧上螺丝,然后至死不再挪动。寿命和人一样,取决于它自己和天气。一生中下雨刮风下沙尘这样的天气多就会早点沉睡,大晴天多一点就可以看久一点的风景。

它的过去和未来高度重合,就是站在这里,观看一切,沉默,说不出来什么。它没有改变什么的能力,但幸好它可以晒太阳淋雨,让中学生和老师们畏缩不前不敢冲进夏日暴雨的一切理由对它都不构成任何威胁。如果它喜欢温暖一点的地方,我希望它让我知道,六七月不行,但是十一十二月我可以打着伞来摸摸它。

长寿或短命都无所谓了。我很迟钝,无从判断些什么。也许扔掉学士帽之后跳入人海之后,我得过很久才能再回到这个角落看一眼。那时候这边可能还会有一个攀爬架,我看到它会有久别重逢的欣喜,而它已不再是它。我就这样对着一个完全不同的灵魂但一模一样的被复制量产批发的躯壳流泪,而它一脸困惑不知其所以然。也许会惶恐吧。

人类一直都很迟钝。它或许比我更敏锐一点。

5.

基础来讲是练习手部、腿部力量与柔韧性(用来压腿)。我一般用它达到更高处,吹风,晒太阳,看云。至今没试过坐在最顶部是什么感受,这所学校里一定有人试过,也还会有人来替我试试。

6.

操场上踢足球的孩子们变成小绿人小灰人小粉人小红人,像在电视机屏幕上看表哥玩实况足球时那些在绿色球场上跑来跑去的模型小人。

跑圈的看起来会很奇怪,像极了人看在转轮里跑步的小仓鼠。它也许会思考为何他们会囿于这短暂却又漫长的一个个三百米。明明抬头就能看见操场之外的大风景,玻璃上的朝阳晚霞,随风摇晃的绿色枝叶,还有那所粉色的、像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居民楼。有腿的人总比没法动的架子有更多选择权,它喜欢可以自由奔跑的感觉,如果可以它会一直跑到大地变成最纯粹的绿色。

7.

联系并不紧密,却也不能说它们没有任何联系。

它是存在于操场一角的器材。与外界构建联系的方式是被前来锻炼的人握紧或踩踏,被过来拍照片或看风景的人依靠,或者,它仅仅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干就已然与外界构建了联系。在每一张有它存在的照片里,在每个人向这个角落里投过的每一瞥里,它都是这幅景致n分之一。

如果没有它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只是压腿或者练力量的孩子需要多费点力跑到操场下面。在操场上面就没有办法以靠什么东西让自己站得更高去吹自由风了。服装设计工作室那张以《怦然心动》中那个经典片段为卫衣图样的推广照片也得换个地方拍。

还有,每次望向空荡荡的角落,心里也会变得空落落的。

穿各色足球队服的少年跑过它,他们都不会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深刻的什么东西。

有太阳的日子里,它会满足地晒太阳。并反射一些太阳辐射。

风飘过来,温柔地抚摸亲吻它身体每一寸。在没有母亲的它身上留下一种让它感到美好却又几欲下泪的莫名感受。

8.

在一大片空地上。没有垃圾,只是人们不再需要的物品的收容所。会有各色沙发,碎掉的花瓶,歪倒的书架,头破了但没流血的大卫雕像,已经没办法再派上用场的小彩灯。

希望有那么一群小年轻来这里开午夜派对。酒精不限量。我就带来干花或者鲜花,把小彩灯缠在它身上,坐在它身边喝酒。它好像圣诞树。

悄悄问它是否可以一直移动,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明天就去长途旅行吧。

9.

手感温润又冰冷。很难说,但这让我感觉很舒服。

宁愿忽略的,那就是摸到了油漆剥落的地方之后手上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铁锈味,像血又像一顿被倒掉的、调味很重的饭。不那么好闻,有点让人困扰。

10.

很平淡。生存在这个世界里的大家没有什么突然萌生的大志向。所以一切英雄主义的冒险或战斗,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爱情都没办法从这里取材。更多的是那种两三页就翻完的儿童绘本的素材,玩具熊和小木马,蓝色小冰山,摩天轮水上气球。

在这个世界里大家爬得更高是为了吹风看城市。

还有一点很可爱的,就是大家可以一起看日出日落。这真的太美好了。

11.

相册里多一张让我很满意的照片,在这里我可以看到光的形状。

还有,趴在它身上吹了三分钟初秋的风,神清气爽。

在这一刻孤独逃离我了。我觉得趴在这里吹风不需要人陪。

12.

如果我也是它。我就可以安安静静地呆着,吹风淋雨晒太阳。一千五从此与我无关,我先要欢呼庆祝。

然后就是,我走不了了。我没办法跑到伙伴们上课的地点等她们下课,我没办法千里迢迢穿过大半个北京城去看演出,我没办法飞到英国去苏格兰遛弯了。

生命对我来讲本就更偏向静止,我无所谓。我只是为那些还未开始就已结束的遇见的可能性叹息。我固然不敢装作自大向诸位骄傲地解释说我在朋友们的人生中占了相当重的分量,只是我看见他们从我远处或近处走过,在跑道上一圈一圈地变成滚轮上的仓鼠,或者只是遛弯,我不能再远远地挥挥手,或者是飞奔过去拥抱她们了。我只能站着,暗暗看着,没办法参与她们的生活。她们过来倚靠我或是拥抱我,我都不能回以什么。我只是索取,索取温度。我第一次恨自己是热的良导体。

我吞咽孤独。或者,另一面来说,我流着眼泪享受孤独。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我又迎来了第二天的朝阳。

14.

今日晴。

今日雨。

今日冷飕飕。今日阴沉沉。今日湿乎乎。

今日万物空白。

谈恋爱的小孩从我面前拉着手走过。头顶月亮高悬。

今日晚风很温柔。

逃自习的小孩跑在空旷操场呼吸自由空气。

今日显著降温。

我在世界最安静一角试图窥视全部热闹。

我看到一个让我心悸的男孩。

我看到一些让我怀念的女孩们。

我听见有人在哭。

我听见她们在笑。

我听见进了球的年轻男孩们快乐地大叫。

我爱这世界。

但是。

我留不下什么。

我留不下什么。

尽管。

我爱这世界。

 

作者叙述:磕磕绊绊写了好多,我爱攀爬架。以及,我在最后的诗里藏了彩蛋:)

avataravataravatar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20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0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