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紫藤架交流共鸣

1木质的长椅并不是严丝合缝拼接的,而是随意地摆放在一起。上面的木纹已经经年累月之后变得模糊,但是摸上去的触感还是粗糙的,并不扎手却也没有一点滑腻的感觉,像是母亲手上的老茧。相比之下,灰砖组成的廊柱反而粗糙的要命,表面密密麻麻爬满了岩石的纹路,像海浪一片片,还点缀着波光一般的白点。铺天盖地的绿油油的藤萝盖住了走廊上方,叶片半透明的隐隐约约地堆叠在一起组成了不一样浓度的绿,光线钻过一点叶片间的空隙照到石砖铺成的地面上。凹凸不平却很坚实的树干被柔软的枝条缠绕包裹着,有一些细密的树枝从檐上延伸出来,参差不齐垂挂着,我能透过它们看到隐藏的豆荚。树叶散发出令人心安的清新植物气息。

2我联想到维林诺的劳瑞林,一面是墨绿的另一面却是淡淡的耀眼金绿色。她一直在那里静静地站着,把璀璨明亮的光辉带给了众维拉和首生子女们,一直到被摧毁的那天。

3树干稳稳地扎根在土壤中,只有探出头的细枝末节随着初秋的清风偶尔舞动着,发出细碎的沙沙响声。

4它应当是用了十几年生长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稳固的树干并不像是新树,何况我五年前初来附中它就已经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生长了。但比起小学时代我们校园里那两颗粗壮到需要两人合抱的藤树,我认为它还是年轻的。

5除了每年四五月份它会短暂的绽放出惊艳的紫藤花,其余时间它就像个沉默的人一般坐在那里,为偶尔路过或者休憩消食的学生提供慷慨而不求回报的荫蔽。

6  也许因为她已经在那里呆了太久,很多路过的人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了,但是实际上如果这座紫藤架消失,整个花园小路都会失去主心骨。她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却给予了那么多力量。

7或许,对它来说人类就是毛头小子,毕竟从体积上来讲的确如此。而一直站在食堂和宿舍楼旁边的藤树,恐怕把它们当作了自己真正的同类和伙伴。在道路和紫藤架的中间还有一排高大的落叶树木,几乎和宿舍一般高,相比平时也是俯视着,对紫藤架的小巧发出并无恶意的笑声吧?但是到了炎炎夏日它又会为无私的紫藤稍稍遮住来自食堂一方的喧嚣和从天空降临的灼烧。藤萝架的右边是下沉篮球场,就在此时此刻我也能听到篮球砸在橡胶地面的闷响,与球鞋摩擦地板发出的有些令人不适的吱呀声音。球场上的少年们一个个身手矫健,挥汗如雨,进球时发出欢呼声,不知道中午会不会有观众有那份闲情逸致,躲在藤萝之下关注着球场上的一举一动?而藤萝对面的灌木,显然没有那么多浪漫情怀,但它与藤萝架一起见证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在十一点半或十二点鱼贯而出,欢呼着奔驰过石板小路冲向食堂的无私怀抱。

8我想要和它一起去到一座没有人打扰的孤岛,像电影“他是龙”的奇幻世界,有折射出彩虹的瀑布从悬崖上倾流而下,岩洞里有温泉,而藤萝可以不受限制自由地攀绕生长,到了春天无数色彩斑斓的蝴蝶都会被紫藤那甜香的气息吸引,翩翩起舞。

9遮天蔽日的绿荫让我产生了莫大的归属感,更不用说从叶隙间偷偷探头探脑的紫藤花串。但是我与藤萝周围固执贪婪的花蚊子永远无法和解。

10 静谧的氛围让我想起曾经去过的山谷,那里人烟稀少,也有藤萝自高大的乔木垂下,光线照耀在河面上点燃了汩汩的溪流,水面清澈的能看清每一刻鹅卵石的形状和纹理。蝉鸣是这里夏日唯一的音乐。

11 如果它就是世界,那一定是盛大的花园,充满了芬芳扑鼻的花草,有着刷着白漆的精致镂空围栏和红砖小路。有小精灵穿梭其中,休憩在树丛或灌木指尖,在枝桠空隙间点上灯。

12 和它在一起,仿佛我的身体沉浸在一片湖泊之中,灼烧着的心脏、头脑、脾胃此刻都冷静了下来,血液与湖水合为一体,就那样平静地睡着,不受任何外界干扰,我的思想却是自由的,飞出了任何地方,不受拘束,不受限制……

13 如果合二为一,我想它会是一株更加茂盛的植物,却很少开花。而我会变得不再浮躁,只是静静地当一个旁观者。但是如果没有那些花朵,可能它也不再吸引路人了吧。

我就在这里坐着,生长,蔓延,一声不吭过着我的生活。我见过许多,刚升初中的青涩少年因为不够适应而感到苦恼,初三的学生抓紧每分每秒休息时间冲向食堂,高中生只有部分会来了,往往一个个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或者三五成群,成双成对,或一个人的也有。我也见过疲惫的老师,见过这样许多,似乎人类的生活并不那么理想,我也并不向往。

avatar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