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光学实验室的故事

我们和光学实验室的故事

MorganBrood的成员们在探索学校这一方面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

随着德里克堡被掘出,我认为有必要追忆我们的老朋友了。

我得知这间屋子的官方名称——光学实验室是9月22日的中午,是一切结束的时候。

 

那天之后,我再次来到这里。

感觉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一片漆黑无光,归属感尤为浓烈。

从准备室不上锁的正门进来,借着楼梯从外面过滤的几缕昏暗的光,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缺少伴侣的桌子。

侧身向左,轻轻抵住门把手处变成空洞的实验室里门,我把食指穿过那个洞,感受到木质内壁的粗糙,缓缓滑动,仿佛在抚摸老人的脸,粗糙而温暖,沧桑而亲切。

 

门开了——故事从这里开始。

 

屋子里一片漆黑,这时不要吝啬时间,静静地在门口驻足一会儿,细细感受扑面而来的气息和背后环绕的另一股气流,屋里的温度更低。这扇坏掉的门把他们分隔开来。

 

左跨一步,前上一步,这是用我宽大的步伐丈量出来的方位,我喜欢用力一拍,左侧的墙上传来了清脆的回弹声。

啪!

深夜的屋子里,心脏开始跳动了。

屋外桌子的伴侣们都在这里,她们簇拥着由四个梯形桌面拼凑而成的L形长桌,我顺着灯光向上看,这L形长桌包裹住了两张平整高大的黑色大桌,这黑色桌子需要撑起来方可爬上去,当然也可以踩着L形长桌,像登山一样扎实的踏上去。

坐到黑色的高台上,准确色说,黑色的桌面上还有一些细碎的白色斑点纹路。旁边摆放着一个奶牛纹路的小枕头,躺在这阶梯型神坛的顶部,细细抚摸磨砂的桌面,平静涌上我的心头。

那些熟悉的身影仿佛还在身边,那些快乐的时光好像又回来了。

 

躺下时,我看到天花板上裸露的管道,错综复杂,大小各异,清晰记得初次发现时,给我一种格格不入的切入感,像是没完工的的宫殿。现在来看,这些喷着浅灰色漆的管道在雪白的天花板下显得那么的精美,那么整洁,像是躺在山坡上看向夜空那样,是美的享受。我记得至少有三个人因试图在桌子上展现雄姿而发出悦耳的碰撞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哄堂大笑,曾经快活的气氛仍使此时的我难掩笑意。

 

稍稍坐起,便轻易解开了这间小屋极夜的谜题:所有可以透光的门窗都附上了窗户纸一般的黑色塑料膜。很久以前或许实验员做过不少精密的实验,而后荒废,塑料膜上被岁月出捅开了不少小洞,从外面看,里屋的灯光穿过,犹如夜空中的繁星;再后来,夜空下迎来了快乐的孩子们——它又活了。生命是孩子们赋予的吗?还是像一座活火山一样,只是沉寂了许久呢?

 

雄伟的净化器开始运转,低沉的龙吟声充斥了整间屋子。一夜过后,焕然一新。

在密布的管道后,四方风从,如风虎相感。这丛林中的虎啸令我脊背发凉。原来初入此地所感受到的凉意是源于茂密深处,原始的咆哮。

 

破晓从我面前经过,打开了里屋中的小门。

 

门开了。 【注】

一切都静止了。 

准备室沉沦于地下——他们曾所在的位置。陷入罪恶的、痛苦的境地。 

我们在哪? 

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生与死重叠,终点与起点重叠.一切终归湮灭,如镜像倒影。 

德里克堡被掘出了。 

哪里是最后一片沃土? 

2021.10.1  V 于人间发电站  

【注】

此下部分引用于笔者的《For Whom the Bell Tolls永远铭记的历史—记九二二》,该篇讲述了零零二的结局,因上文所想表达结局仓促之意与此篇相同,固引用。原文发布在日志区。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