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的不是我以为的

好像忽然失去了光明,以往熟悉的东西在此刻变得陌生了起来。我可以闻到风的味道,我能感觉我的同伴非常紧张,因为他的喘气声毫无规律,我能联想到他可能在想“我千万别让她撞到了,这样气氛就更尴尬了。”
有时候我到了一个地方,我根据记忆清楚地知道我走在学校的甬道上,但眼前微茫的光和旁边机器的轰鸣声让我想到了隧道或者桥洞,而一些奇异的事件往往发生在这里,我甚至想到探出脚后前方会不会是一滩血液,或者一只趴在车底睡觉而被碾死的猫的尸体。
风总是会误导我,风迎面吹来而产生的压力总让我觉得自己鼻尖前几厘米的地方就是一堵墙,只能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探查。
“没关系,前面什么都没有”我的搭档说
风最终吹过,风的压迫消失,只留下了风声,这时才知道我刚刚只是触碰到了微风。

探出脚踩到的是一片软绵绵的质感,空气中忽然混进了泥土和草地混合的气味。我坐上了秋千,秋千晃动时有很大的磨损时的嘎吱声,右面锁链的声音好像和我达成了某种共振,显然它更加的老旧一些。附身摸了摸脚下柔软的草,才发现是塑料做的假草,甚至连掐断都做不到。泥土和草地的味道瞬间消失,是触觉欺骗了我的嗅觉。
之后摸到了真实的草,其实它们的触感比假草更接近廉价的塑料,但更加湿润和有纹理。我想到了鲁班因为被草割伤而发明锯子的故事,连忙把手收回来了。

觉得是水声,是一种类似喷泉的声音,伸手探触到了前面树皮的纹理,比起灰尘更多的是一种粘稠的手感,像是在抚摸一块放潮了的绿豆糕。而更远处能听到装修的钻孔声。我感觉置身于一个老旧城区的中央公园,城市可能正在经历拆迁和重建,而这个公园也将要成为这城市历史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我想那个隐约的喷泉声是那个老园丁在浇水,他也会和这个公园一起退休,那棵树可能会继续留在这里,或者被移栽到某个大道旁边。而我可能是这个公园最后的游客,我可以随便踩踏在草地上。
我差点撞到了墙,我想城市的发展太快了,公园还没拆掉,墙都已经建在草地旁了。

作者感想:
因为只能在学校里走,所以我知道自己走过的一定是平时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地方,且自诩是一个方位感极强的人,所以每走到一个地方,触摸到了什么时总是在想:“这里一定是学校的XXX地无疑了”,但等到触摸到下个物体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想象中那个地方。
后来就放任自己的思维随意去联想了,总有一瞬间感觉自己不在这个校园的时候,跟着这个思维一直想,就想象出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