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愉快但不完全愉快的体验

戴上眼罩的那一刻,我被惊到了。我本来并不觉得闭上眼睛后的世界会像山精所描述的那样被拽到其他地方,但事实上,我确实降落到了另一个地方。闭上眼睛,仍能感受到光,忽明忽暗,可能是在树影下。周围还能听到其他搭档的脚步声、下沉篮球场传来的篮球击地的声音。哦!我好像想起来哪里有类似的声响。每次放学回家的路上,骑车路过那一片林荫路旁的篮球场时,也总会听到这样的声音,也会感受到这样的光。

我想跳到另外的地方,于是开始大步向前。啊!我真想跟你们分享蒙上眼后走在水泥地上的感觉,就像是全身只剩下鞋子的重量踩在上面(突然意识到修路的重要性,真是省了不少的力气),轻飘飘的,但是没有安全感。——-哎呀!!差点踩空了,又反复试探后我才敢把脚从马路牙子上探下去,就仿佛那是什么了不起的高度一样。

这时我有了想法:我要去操场!好耶!

可是??我都不知道我在哪欸。最后真想不到是嘈杂的环境音给了我答案,我可以听到下沉篮球场在我的左侧,于是放心的接着走。可能是对自己过于自信了,我并没有想过会偏离自己设定的线路,但随着右脚陷在沼泽中般的触感还有差点漏了一拍的心跳—我知道自己掉进了草坪里。接着,我听到了熟悉的、温柔中又带着一点活泼的笑声,我遇到了熟人耶!(呜呜她真的好可爱)

后来的路还蛮顺利的,虽然差点撞到了墙,但是熟悉的墙成为了很好的引导。摸着墙一直走呀走,拐过一个直角,我觉得我行了,于是离开了墙。但离开墙后我就慌了,四周是空的,灰蒙蒙的,就像一个还没开始建模的初始世界,我在原地绕圈。我朝着四个方向各移动了一些,幸运的是,换了第二个方向后,我就找回了墙。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我恨不得抱着墙哭起来,墙是我那段路唯一的依靠(咦 好肉麻。再从阴影到阳光照耀,这个拐角,墙有了生命的温度,右手是死亡般的冰冷,左手是燃烧中的滚烫。墙的高度一点点变矮,从脑袋上一个胳膊的高度直到膝盖以下,最后我难以扶着它,只能用脚轻踢。爬上整个有墙的坡道,我终于到了操场。

失去了视觉后,就连操场散步这么一件我每天中午都会做的小事,都需要不断摸索塑胶跑道与假草的边界,还要判断与其他跑步的人的距离来完成(脚步声被放大后听起来真的好吓人,感觉可能下一秒就被撞飞)。真是艰难。

最后附上一张我隔着老远但是渴望触碰到树的手

——————————————————

作者阐述:

好喜欢今天的体验哦,夸夸我的引导者超贴心!!她会在我快撞到墙的时候提醒我:你再不停要duangduang撞大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旁观者的视角也超好玩耶,她带着我去到了很多我平时不会注意的角落(这才是真正的探秘北大附中!!!!

哦哦对还有,我的眼罩不完全遮光,所以在眼罩底下睁着眼的时候会看到万花筒内视一样blingbling的小闪光(但是后来觉得有点晃,干脆闭上眼睛了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