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体验

第一感觉是彻头彻尾的眩晕——自从被她拉着转了好几圈。我很清醒的明白着,我是醒的,我感觉正走在平坦的木板路上。可我还是选择任由自己就这样一直被她牵着、拉着、拽着。突然,我开始爬一座山。尽管还算不错的方向感让我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地点,但这座熟悉的、满是棱角的山第一次让我感觉跋涉是如此漫长。不过我想,更大的原因可能是我弯曲着身子,缩短了脚步,或许是一种人类想回到婴儿的本能,又或是忘记不了那些四肢着地的爬行岁月吧。我感觉很闷,不只是温度意义上的,而是我的整个身体紧绷着的肌肉发力的状态让我有种被禁锢的感觉。她继续向前牵着我,而我则紧紧贴着她、粘着她,类似于押着囚犯的姿势让我有点想笑,我看到了刚才她贴着我的样子。不过,比起摆渡别人,我更想做被摆渡的那个吧。我的手划过熟悉的栏杆,刚好的温度没有让我吓一跳,但上面挂着的牌子的绳子让我以为自己正拽着一根藤蔓。身边的温度突然低了下来,依然没有风,依然一片空白。我闻见雨下过的味道。我想,比起刚才,我会更喜欢这里。脚下有秋天银杏节时的大面积落叶铺开,有鸟,有一个很大的水坑湿了我的脚趾,石阶上的青苔软软的小叶子划过我的手指——但这里不是丛林。我还是清醒着,脑海里紧绷的指南针依旧在运转,甚至我已经规划好了下一步要走的路线。有点乏了,不想在这个无聊的地方呆着,我叫她带我逃离这里。

于是,到了光滑的溜冰场一样的地方,清澈无比的冷气的味道灌进我的鼻腔。啊,舒爽。这里可不比刚才那里更像丛林?我感觉自己像劳累了一天的山顶洞人爬回了休憩的潮湿阴冷的洞穴。不过,听到熟悉的老师的声音后,美丽的幻想碎了,我拽着她往反方向大步走着。迈开的步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直起了身子,从婴儿变成了一个大人。终于——在迈下最后一级台阶时,我奔跑了起来。我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在哪,我不知道下一脚是否会踏入深渊,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前方的路灯或围墙撞得头破血流,我也不想知道。去他的方向,去他的安全,我讨厌在睁开眼睛奔跑时必须要躲开一个又一个路障,我讨厌一圈又一圈绕着乏味的红色跑道向着所谓的终点线冲刺。跑,便只是跑而已。我在心里想象着我怪异的跑步姿势,也许四肢大张着,像一只大狒狒?但无所谓了,我只是想跑。

突然间,脑海里的指南针错乱了方向。累了,我就牵着她大摇大摆的走路,以为我看不到别人别人就不会注意到奇怪的我。我一会儿被树丛包围着,在狭窄的间隙蹲下来摸一滴水,一会儿站在“世界之巅”,直到被保安警告之后灰溜溜的逃跑,一会儿又开始跟她们玩黑暗中的捉人游戏。她们似乎很惊讶,我轻而易举就识出了她们的方位,可暗夜里的灯塔又怎么会让人看不清呢?我的大脑漂浮到了一朵棉花糖上,我的心在一点一点舔着,我的脚在原地踏着,我的身子在虚空里飘着。我感觉自己要睡着了。

突然,眼前亮了。只感觉耳边一片隆隆的轰鸣声,我的左耳和右耳听到的声音不再一样了,有一种戴着运动眼镜踢足球的奇妙的眩晕感。大梦初醒,我却还想继续睡着。

作者阐述

整个蒙眼体验中,令我印象最深的其实是我个人精神状态的变化。开始是紧绷的、认真的、精明的,而被我可爱的小伙伴元带着奔跑之后,我变成了散漫的、随意的,开始有醒着做梦的奇妙感觉。文章写的虎头蛇尾,主要是因为到最后真的快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的感受,也忘记大半了吧。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