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黑暗

最开始会特别不敢迈开步子,总觉得每一步都是悬崖。注意力全在脚下,以至于感受不到同伴引导我蹲下,摸到了一盆花,手感好像假花,有一盆倒了,我就把它扶了起来。

突然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风吹过来了,像是在逗我玩,穿过眼罩、头发、衣服,我好像还听到一点点风的声音,微弱如人的呼吸。可能是风的原因,空气也清凉了,呼吸到肺里凉凉的,然后是一声响亮的汽车喇叭声,把风都吓跑了。

后来是铁丝网,穿过铁丝网的植物,像是爬山虎,也有可能是牵牛花。手从铁丝网上滑过,有一些金属屑留在手上。

印象很深的是一段旋转楼梯,在到那里之前,我听到下水道的窸窣声,很像到了某种溶洞,但又有锅铲噼里啪啦,洗碗的声音,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在广东的厕所歌手,那个空间就像他们呆的厕所员工间,有水管、水桶,晾着衣服,散落着锅碗瓢盆和一些吃的。

旋转楼梯的部分,明显感觉空气变得阴冷,周围开始有回声。我一只手摸索着栏杆,碎屑窸窸窣窣掉落,一边感觉自己在像地狱更深处走去,越下越深,突然有一种罪恶感、恐惧感包围了我。

终于落地,我记得我在一些逼仄的空间里来回走,感觉像工作间,气味很复杂,像是油漆味,又有点油烟味。我摸到过拖把,抓起一颗娃娃菜,还摩挲过一颗土豆。我记得衣架上有一件马甲,似乎是学校发的那种羽绒马甲,好像还有一条水桶裙,我使劲一拉,裙子掉下来盖到了我的头上。同伴笑了。

过程中洗了两次手,第一次是冷水,那时我在想,我要像一个失明多年的人一样,挤洗手液,搓手,临走时我还拿毛巾擦了手。同伴地给我一颗薄荷糖,含在嘴巴里凉凉的。

快结束时,又洗了一次手,最开始是温水,我想摸一下洗手液是否在附近,突然水变烫了,我叫了一声,感觉左手大鱼肌部分火烧火燎,同伴一边跟我说对不起,一边拉起我的手,一路走,一路吹。我的注意力全部发烫的大鱼肌吸走,感觉皮肤收进,血液因发烫而来回流窜。

我记得我好像也摸过植物,毛茸茸的,让我想起了猫咪。还有一个边缘可以骑上去的沙发,本来想躺一下的,但没好意思。

 

作者阐述:

回来之后闭上眼,很多体验的顺序都错乱了,有一些感觉拼贴到了一起。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