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梅

复制过来格式有点乱,大家凑合看吧

看:梨形 一个黄金分割比 一个太胖了,鼓鼓的小棍棍中间干绿,两头棕色,纵向皱纹瘦的暗红色,白霜(颈部一圈和竖着一道很深,好像有个沟。有的交接分明,有的很模糊,还有
一些白霜中间有一道道的被划掉了。)白道道左边有两块形状不规则的黄色的疤。暗红色上有很多白点胖的没有霜,黄红色,黄色粗糙裂纹掰开 半透明黄色凝胶样,原来核的地方粗糙不反光,核和上边白绒毛一半湿一半干闻:面苹果味(一定不是脆苹果的味儿!) 割完草那种特别浓的味道 凉凉的摸:皮 颈部烂,以为非弹性但它回来了,最底下像充满气的篮球一样,硬但是有弹性。使劲捏,结果都软了,一层很有韧劲的皮底边有东西流动肉 黏 滑 湿 软,表面不弹性 里边弹性 筋 又干又黏 拽着手不让手走吃:甜 再嚼舌头两侧酸 李子味 牙的声音 撕的时候把芹菜撕开的声音 咬的时候咕叽咕叽的声音 不嚼 滑溜溜黏糊糊,干果皮的苦味,一会之后和嘴里其它东西一样不粘 舔到好多筋皮酸(避免不了的肉甜) 越来越酸,好多口水,感觉口水有点咸没味道 再嚼碎 小颗粒 有点甜 一秒酸菜味??? 开始像隔着一层海绵听,声音越来越尖一块咬 甜混着青不撩撩的汤
狂风刮在破石头房子上,时不时地有扒在石头间的泥土砂石坚持不住随着风飞跑,周围枯黄的野草也连根拔起随风去了。小房子看着也要坚持不住了。它歪七扭八地蹲在这里,两扇小窗透出窗帘里的红光,凶神恶煞地盯着任何路过的人——如果有任何人路过的话。
整个小镇只有这一座房子破烂地坐在边上,其它人家聚拢在中间地带。这是一个快乐安逸的地方,曾经这座房子周围也有很多漂亮的小房子,但是那些人都一个个地出了奇怪的事故,这里的人越来越少。不过,剩下的小镇还是很幸福热闹的,尤其是镇上自己的小童话让大家都很知足。几十年来,只要有人大声抱怨自己的麻烦,就总是有神秘的善举不断出现。比如昨天,入秋以后谁家被大风挂坏的栅栏隔了一夜被补好了;还有哪家的妈妈刚向邻里诉说自己咳嗽不断的孩子后,一瓶糖浆就出现在了他们家门口。没有人知道这些是谁干的,大家相传镇上住着一个伪装上的天使,于是都很感恩。一切顺心如意,除了镇子边上的巫婆。是的,和她年纪相仿的老人还记得她是怎么从小就成了巫婆,记得他们曾经如何英勇地对抗她,逼她承认了自己的邪恶,并逼她退回自己的破房子。前些年还总有人去时常教训她,这几年就几乎没有了,人们几乎把她忘了,只是偶尔在餐桌上和小孩讲讲她的故事。除了今天,今天,两个孩子正蹲在一个大石头后后边,他们紧紧地拽着帽子,只露出眼睛偷偷看向破房子,一边窃窃私语。
“我们想办法把她招出来吧!”
“不行。你没听过大人讲的故事吗?我可不敢!”
“有什么的,不就是个老巫婆吗?”
“你看看周围这些鬼屋,一个都没人住,都是被她克死的!再说了,我听我爸说,老巫婆对小孩和小动物有奇怪的吸引力,她年轻的时候最招小孩喜欢,要不是周围人一个个出事了,大家起了疑心,她估计要对全镇小孩动手!”
“没事的!咱们又不会上她的当。再说了,我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
“不行,说好了就看看她住的地方的。”
“你不想看看巫婆长什么样吗?”
“我……”
“走吧!”

另一边,壁炉里噼噼啪啪地响着,火苗跳跃,照在厚厚的红色的红窗帘上反出温暖的红光。到处都种着花,连白色的石头墙壁逢中间都钻出来一朵朵小野花,一张小圆桌,一把老躺椅面冲着壁炉,被磨的锃亮。小圆桌上摆满了各种颜色的小石子,贝壳和小海螺。温暖的空气里弥漫着栀子,苹果,木头,茶叶的香味。又传来一股浓浓的肉松味,Prunusia Domestica Prune晃晃悠悠端着一盘子面包走了过来,她挺挺老腰,然后慢慢地坐到躺椅上,往后一靠,胖胖的红嘟嘟的脸上轻松愉快地笑起来。她招招皱褶的手,一只浑身灰突突地炸着毛的大鹅和她一样晃晃悠悠地走到了跟前。Prunusia向前探过身,在面包上扣了一粒葡萄干向鹅摊开手。鹅也不叫,吃掉了葡萄干,竟然把长脖子一弯,脑袋枕在了她膝盖上。Prunusia Domestica Prune咯咯咯地笑起来,”你是一只好鹅呀,他们怎么不要你了呢?”她把手伸向火炉,火光下她的皮肤很奇怪,到处都鼓鼓的,布满了疤痕和老年斑,不过倒是在她的微笑下白里透红。”是你不下蛋了吧,也是你们家太穷了,栅栏都坏了。但是我听说补好了哦”Prunusia Domestica Prune像做了恶作剧的孩子一样骄傲地嘿嘿嘿坏笑起来。
突然,梆!
风有这么大?把什么吹坏了?
Prunusia Domestica Prune站起身,挪到窗户前,掀起一角看看发生了什么。
两个小孩充满恐惧和恶意地正盯着她的门。
Prunusia Domestica Prune一哆嗦,啪,又一块石头打在她的门上。她大步走到门前,吱嘎地一声拉开。
惨白色的日光下她眨了眨眼。
两个小孩往后一缩,恐惧地盯着她,靠在一起。
“老巫婆!”
话音刚落,她的呼吸声突然尖利,嗓子里咕噜咕噜地响,好像瞬间被另一个人附体了,她脸上血色消失了,坚硬的皮肤底下好像有脓一跳一跳的动起来,她的眉毛眼睛想上吊着,眉毛中间皱出深深的沟,嘴唇向下弯的薄薄的,下巴和手抽动着。
Prunusia Domestica Prune好像入了魔,她疯狂地喊着:”走!走!”声音奇怪的沙哑刺耳。
“你是不是老巫婆?!”
“我是!我是!”
小孩被吓得傻住了。他们盯着白光下她的跳动着的脸上的疤痕和斑点一动不动。
“走啊!没人告诉你们吗?我专挑小孩下手!”
他们这才缓过神来,拔腿就跑。一个绊倒在野草从里,惊慌的回头时似乎看到一个正常的老奶奶,但那种感觉转瞬即逝,老巫婆可怕的脸冲他怒目而视,他拼了命地爬起来,疯狂地逃走了。

Prunusia Domestica Prune关上门,叹了一口气,火苗被吹灭了,她看到大鹅瑟瑟发抖蹲在角落里看着她。她枯通一声倒在椅子上,合上眼。声音很小地说”你也怕我了吗?”

第二天孩子家长找上门来时,只看到一句尸体瘫在椅子上。他们惊呼”巫婆死了”,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把她做成了标本,还用线给她缝出个诡异的微笑,说让老巫婆死了以后看起来友善一点吧。但是那个孩子觉得不对劲,那天他瞥到一眼的那张正常的脸不是缝出来的这样。
镇上神秘的善举也消失了,应该是那个天使和老巫婆一块离开了。

作者的话:首先说为什么她叫Prunusia Domestica Prune这个名字,就是西梅这种李子的学名稍微变了一点而已,而且中间那个词似乎是蟑螂的意思,就很符合她假的老巫婆的身份。我想塑造的是这么一个形象:本来很友好,是最受大家喜欢的人。因为一些匪夷所思的理由被大家仇恨。在和人打交道时非常软弱,所以在大家都说她是坏人时克制不住地会按照他们描述的行动,变得表面上越来越尖酸刻薄,并且受到欺辱外表千疮百孔。但是呢本质上又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只是由于惯性不敢表现出来,在人面前还是很邪恶的样子。
大概没有这样的人,所以感觉挺奇怪的,但是我觉得那个李子就是这样的。
然后写出来和我想的形象也不太一样,感觉和李子也没啥关系了😢

我评论了:魔芋丝 费列罗 旺仔牛奶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