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运动

观察笔记

这块鸡胸肉被加工成一小块一小块巴掌大小,肉色为主,肉丝的纹理和线条感,非常明显,中间嵌着一些大小不一黑色的胡椒粒

它的味道给人最开始的感觉就是非常香甜的鸡肉,但是过了一两秒后中间会夹杂着胡椒的冲鼻感,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非常有食欲。

摸起来很硬,握着给人一种很结实的感觉能感受到肌肉和力量但是如果使劲的话,可以顺着肉丝把它分开,可以把肉一条一条的撕下来

在吃的时候基本上不会发出声音,可能会有一些细微的,汁水在口腔中流动的声音

放进嘴里沁人心脾的香味瞬间散开让人欲罢不能。层次分明的纹理感划过你的牙齿随后,胡椒的味道也渐渐散开这种渐变的味觉体验非常奇妙拿捏恰到好处非常清爽饱满。

极限运动

在山间的岩壁上,有一个穿着蓝色短袖,身上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人,正在向上攀爬着,就像一个壁虎一样,紧紧的贴着墙壁,手臂上的肌肉,此时绷得紧紧的,岩壁上有的只是手指甲盖般大小的凹凸点,但他依然缓缓地向上攀爬着,他就是大卫,一位年轻的徒手攀岩爱好者今天他即将挑战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3000英尺巨型岩壁——酋长岩
酋长岩耸立于美国加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是一块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酋长岩岩壁高约3000英尺,几乎呈90度山体,高耸入云壮阔伟岸,是全世界攀岩爱好者都想征服却无法征服的圣地,有“攀岩界的宇宙中心”之称。
他的这一次攀爬将不能使用任何绳索类的保护设备,仅仅靠着增加摩擦力的攀岩鞋和一个镁粉袋,攀爬最大角度甚至超过了90度的死亡峭壁,走的每一步都是生死抉择,任何微小的失误都将引起难以想象的后果,一阵意外的风,脚下石头的松动,甚至一只鸟儿的啼叫,都有可能让他失去平衡,从几百米的峭壁上掉落此前两年的时间里,他在绳索的保护下一次又一次练习线路,清理岩壁,记住每一个落脚点的感觉,但是当他真正毫无保留的贴在这个陡峭的岩壁上时,他别无选择,只有放空一切伴随着阳光,一点一点的向上爬。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卫完成了1/3的路程,此时的他早已被汗水打湿,但仍保持着平稳的呼吸,刚才的攀爬中,他的右手不小心被一块锋利的岩石划破,血液随着皮肤一滴一滴的向外渗一滴滴血珠顺着岩石向下滑去,但大卫依旧没有停下,烈日下,被太阳照射的闪闪发光的峭壁上,他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蔚蓝的天空,金灿灿的岩壁,在这天地间,只有他一人,坚定不移的向上爬去。怪兽大裂缝,这段路程需要一个极其复杂的攀岩方式,此时他的身体被夹在岩石缝里,皮肤就像被人用砂纸一直蹭但是不能变换动作,随后的特富龙角,就像两片垂直的大玻璃,十分的光滑,需要双手双脚撑着岩壁,一点一点的向上蹭,然而,这些对大卫来说,都不算什么,这次攀爬最大的挑战距离坡难点,也是他练习时失误,最多次的地方,这里他需要双手扣住岩壁,跳跃到另外一块岩壁上,这种行为无疑是自杀式的真正意义上的“放手”一搏。此时的他爬在岩壁上默默的祈祷,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他最后的顾虑,待风停之后他一跃而起,仿佛一切都静止了,空中大卫的手伸向岩壁,白色的粉末在掌心飘散,第一只手扒住了岩壁,紧接着第二只手也顺利抓住了岩壁,但是,当前面那只脚踩向岩壁时,岩壁上的凸起因为承受不住跳跃时的重量,滑落了下去,紧接着他的双脚踩空了,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求生的欲望,使他的手指紧紧的扣住了岩壁,因为承受的力量太大,指尖都已经发白,此时的他,必须赶快找到落脚点,不然一切都将结束。就像头顶悬着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好在就在手即将滑落之时,一只脚踩到了岩壁处的一处凹陷,汗水浸湿了他的整个身体,大口喘着粗气,此后的路程,他攀爬的更加小心,顺利地到达了山顶。

此刻大卫站在酋长岩的顶端,劫后余生的他尽情着享受着征服一切的成就感,攀登的喜悦,以及一览众山小的开阔。一个人要有多么自信,才在大自然面前不渺小,要怎样藐视地心引力,才有资格象征至高的勇气,恐惧就是这样被击败的它并不是像怪兽遇到大招轰然倒下,而是随着大卫的坚定,恐惧不知不觉就淡出了大卫的意志,当他完成挑战时,甚至察觉不到恐惧已然消失,征服世界,先征服自己。

评论了马一川 姜若水 张玥萱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