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逝的香

他是透明的,微微晃动后水面会产生阵阵起伏,同时,他会产生一串微小的气泡。晃动后,有几滴会贴挂在高处的壁上。或许瓶子底部细细的划痕是他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将鼻子慢慢的靠近后,他散发出了一股橘子皮一样的清香,轻轻一闻,仿佛手中拿了一个橘子一样,盖上盖子,又与普通矿泉水无异。

将手伸进瓶子,瞬间有种被包裹的感觉,轻轻搅拌,其一点也不粘连,反而是十分顺滑,将手指轻轻一勾,似乎也能带出一部分。捏一捏他的外面的瓶子,能够感受到非常强烈的一股反抗的力量。

将其送入最终,他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感觉,一股清香从嘴中传入到鼻子中,这股清香既不像橘子一样来的强烈,也不像白水一样平淡无味。刚入嘴中是橘子的香气,品味过后却迎来白水般的平淡与清凉。

 

小故事

他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他的爸爸很早就和他妈妈离婚了,从小便跟着妈妈生活。他的妈妈是一个当地著名的心理咨询师,为了工作方便,他妈妈便把咨询室放在了家里,他每天看着那些进来出去的陌生人们,想起了当地人对于他妈妈的流言蜚语,心中不免对妈妈产生了误解与对这份工作的厌恶。

他是学校里面的一名普通学生,而她却是学校里面人尽皆知的不良少女。她的父母在她刚入学时出了场车祸,抢救无效而不幸去世。为了生活,她迫不得已做了许多自己并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或许是这个原因,她早早地便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这天,抑郁症发作的她打算服下那些早已准备好的安眠药,而他却放学路过这里,目睹了一切。他冲了过去。“这与你无关,快滚开”她狠狠地说道,他前进的脚步停了下来,但或许是他的善良,他只是短暂停顿了一下便继续冲了过去,抢走了她手中的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本领,他本能地脱口而出了许多心理方面的话,而这些话竟奇迹般地将她安抚下来。冷静下来的她蹲坐在地上无助地哭了起来,他慌了,他从没见过女孩哭,更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不良少女无助痛哭的一面。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她也有这么脆弱的一面。

第二天,她找到了他,她说学校里有很多有心理问题的学生,希望他可以发挥他这方面的天赋,成立一个咨询室来帮助他们。他拒绝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和她那令自己难堪的工作。但看到她那无助的眼神,不知怎的,他竟然同意了,一种莫名的情感也在他心中产生。

第一天他就被投诉了,为了他的第一个客户,他早早地就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见到本人后他语塞了,不知到底该说些什么。她自然对他的表现感到失望和不解,面对她的追问,情绪崩溃的他选择了逃避,他不再运营这个咨询室了,也断掉了和她的联系。

一个月后,这所学校登上了当地的新闻头条。有半个班的学生被发现服用过量的安眠药,但好在被发现的早,及时送往就医,保住了姓名,但这也引起了学校对于学生心里健康的重视。面对这种情况和他好朋友的劝说之下,他发现或许自己真的可以改变这个学校的状况。这天,他找到了她,希望重新运营起这个咨询室。而这一次他选择摆脱掉偏见和其他压力,释放出自己的本性,这一次他终于展现出了自己心理治疗方面的天赋,也收获了来自同学的好评。

随着咨询室的运营,他和她的关系也越来越近,她发现他是如此的优秀,心里产生了对他的好感,但或许是出于自卑,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却始终不敢吐露自己的心声。时间一晃就来到了毕业这天。终于,她鼓起勇气叫住了他,但面对着他她又变成了哑巴,憋了半天只憋出了一句“祝一切顺利”他也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便背道而行就此别过。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听别人聊天时谈起过她。其实当时的他何尝对她没有好感呢,只是两人彼此的犹豫而错过了这段转瞬即逝的缘分,而这种感觉与橘子味苏打水那股转瞬即逝的香味非常相近,或许有些时候有些话就是如此的难以出口吧,就如同那股橘子的香气不细细品味便很容易忽略一样。

 

评论的同学:马一川 姜若水 朱玺澳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