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观察笔记


魔芋丝是半透明的,乳白色,条带状
在灯光下产生类似丁达尔效应的现象
红色的辣椒油镶嵌在毛肚的粗糙之处,侧面也不平整,有细碎的尖端,当然看着也不是很尖,是柔边笔画过的韧劲
当然在红油的映照下它也呈现一些偏向温暖的橘色

充满辣椒油的清香,夹杂着一点烤肉味,像在微辣火锅里氤氲起白雾的气息,当然辣椒油这个东西的象征性太强,有时很难用别的东西来描写
它是具有侵略性的,可以瞬间让人忘却其他事务,心中只余下这种浓烈的气味
也具有强烈的诱惑,使辣食爱好者在此时几乎忍不住要尝一口它

魔芋丝是软的,轻轻按下去会发现它完美地贴合着自己的手指,缓缓松开时它会轻柔地弹开
温度是清凉的,与室温相近,不会让人感到过分的刺激,是柔和的,大约比水龙头里的自来水微微热一点
在沾上辣椒油的时候,会感到粘腻,然后沾上一手的红油
味 听
如手指触碰的一样,它是柔软而又韧性的,在牙齿的碰撞下魔芋丝微弱地反弹一下,而后随着它的断裂迸发出沉闷的低吟浅唱。它不似看起来那么柔和,反而更具有辣的刺痛感,像是细密的针脚,只是蜻蜓点水的触碰,加在一起却能麻痹着口腔的味觉,仿佛在宣誓自己的主权,同时在疼痛中又有肉的味道,抚平了辛辣的伤口,突破了痛感,它依然是如此浓厚且精彩的角色,更为上瘾。

一个 很套路的情节
“万姑娘,时候不早了,怕是要失陪了。”
闻言,她望向身侧的男人。“殿下,我们也算相熟之人,怎的如此无情?”
“前几日功课落下了,先生不满,母妃又罚我跪了半个时辰,”膝下僵疼的回忆使他微微皱眉,“又禁我出游,此番是偷偷溜出来的。”
万姑娘眼帘微垂,睫毛簌簌,看不出什么神色。“奴家近日身子不适,尚且陪殿下抚琴半日,”松开琴弦,柔荑玉指捻起了杯子,小小抿了一口,在杯口印下了两道嫣红的唇印:“况且,奴家还有一曲兰陵王入阵曲未弹,”抬眸,对上了尚未弱冠小皇子澄澈的双眼,“殿下,可是不听了?”
小皇子心口猛地一颤。眼前这个女子,红袖招的花魁,一袭绛色大袖衫,领尖袖口均用金线绣着海棠纹,长裙在她身畔齐整地铺开,倒真是教人近不了身;可她那桃花眼仿佛深渊一般,便要将人陷进去,任是何人都移不开眼,又有眼尾绯色的线条相衬,更显妖冶妩媚。
他虽认真地瞧过此人的眉目,但此次耳根还是不由自主地烧得滚烫。
“不听便罢了。”她见小皇子心意动摇,又道,“只是可惜奴家练了许久,还未曾……”
“别别别,我听……”正当小皇子几近答允之时,厢房的门嘭地被撞开,侍卫从外闯进来,气喘吁吁地催促道:“殿下,宫里传信说淑妃娘娘正要找您呢!”
“糟了。”小皇子立刻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跟上侍卫,只得匆匆忙忙地与万姑娘道别。“殿下回见!”她则笑着应了一声。
一番喧嚣之后,周遭恢复了宁静,万姑娘扬起的嘴角倏忽放下,缓缓从袖中抽出了一把惨白的匕首。她轻轻摩挲一番,而后又用帕子拭了拭刃。
“算你好运。”

回复了面包/旺仔牛奶/口香糖

订阅评论
提醒
1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