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学期

“可以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我叫本杰。本杰·庞。”

“好的本杰,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在哪里?校长办公室?还是这个模拟器?”

乍一看,这里更像是第一个地方。宽阔的房间,中间一台办公桌。桌后的墙上挂着颁给索斯中学的荣誉称号。关闭的百叶窗在房间的左边,又没有开灯,似乎是刻意而为。穿马甲的少年坐在桌前,老校长坐在桌后。少年背后站着两个老师。

老校长看向两个老师,确认他听到的内容。“看来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本杰,你认为你身处一个模拟器中,没有什么是真实的。”

“是这样。”

“你周围的同学、老师和父母,都是系统生成的人工智能。所以,你在化学课上大声喧哗,想让同学们带你去所谓的中枢。”

“不完全对,我父母没有被模拟出来。”少年歪了歪嘴。

“本杰,你最近看过什么电影?楚门的世界?黑客帝国?”

少年抬起一条眉毛:“你们知道这种电影?倒挺新鲜。我是很久之前看的了,不过并不是它们影响了我的世界观。”

“那我只能假设你的这种想法来自于哲学课。刚上两三节课的初学者的确会有这种胡思乱想。”

“这不是胡思乱想,我可以证明一切,就看你们想不想看。”

老校长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没问题,为什么不证明一下呢?”他向一直站在那里的两个老师使了个眼色,叫他们防备这孩子做出夸张的举动。

少年看见了他的眼色,几乎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慢慢起身,手在空中划了几下。无声无息,眨眼之间,他的马甲变成了某个游戏里的传说级装备。

这突然的超自然现象给了三位老师很大的冲击。老校长的嘴巴变成了一个圆形,用圆规才能画出来的圆形。他瞪圆的眼睛本应该凸出,可是却向里凹,有那么一点像干尸。少年回头看两个老师,他们一个不住地摇着头,另一个捂住了脸。

可是少年还不满意:“不够好?我也觉得,我应该镀金的。我这就换一套。这身怎么样?有点闷,下一个。这个呢?算了吧,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有这爱好。这身呢?这是我最满意的了。”说话间,他在空中点来点去,衣服也换了一套又一套,老师们也陷入越来越深的自我怀疑和信仰崩塌。

见预想的情景并没有发生,少年又加大了力度:“要我说啊,这屋子太暗了,我来给你们调亮点。”他仿佛在拖动一根进度条一样将手指向右伸,顿时灯就亮了起来。他似乎发现了新的按键,又点了几下。这下就连房间本身都开始变换风格了,一会儿是笼罩迷雾的沼泽,一会儿是布满蛛网的洞穴,一会儿是狂风呼啸的塔顶。老校长拿起了一个文件夹,疯了一般地拍着自己的脸。老师们在歇斯底里地尖叫。

终于,他听到了期待中的声音: 在某个地方,处理器过载的声音如同狼的嚎叫。整个房间都越来越亮,在达到了几乎相当于闪光弹的亮度时,一切都终止了,少年的眼前一片蓝色,他甚至看不见自己。

处理器正在慢慢冷静。少年摘下头盔,眼前是一个充满高科技的房间。他被关在玻璃容器中,周身缠绕和连接着各种传感器。只有他身上的马甲没有一丝改变。一直以来他都是对的,一直以来他都在一个模拟器中。模拟器外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若有所思的穿着白大褂的成年人。

“所以……这就是在NPC面前揭露他们的世界真相的后果。”本杰对他说,推开模拟器门,感到了熟悉的晕眩,就像跑完跑步机后再正常走路一样。成年人连忙走过去扶住他,安顿在另一把椅子上。

“感谢你对教学设备调试做出的贡献,本杰。虽然方式有点……意想不到,但是你做到了。”成年人递给本杰一杯水,本杰接过来一把浇在了自己的脸上。“作为奖励,你可以去语雀上申请两个学时。”

“麦先生,我们用的真的是最低配置的设备吗?”本杰擦着脸说道。“那个老校长,他居然有面部表情和那么夸张的动作!这已经达到真人的水平了吧。”

麦先生在电脑上边打字边说:“那正常。高级班的模拟器不仅能处理情绪模仿,还可以处理诸如化学反应、极速运动甚至宇宙探索这样的课程,你们的模拟器只能做到放几个AI老师放进去,仍然像以前那样学学理论,看看幻灯片。”

“巧了,宇宙那些我都不感兴趣。”本杰仰起头。“有自由开放世界就够了。说到自由,我可以去午休了吗先生?”

“你可以走了。在你走之前,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麦先生转过头来,表情严肃。

本杰抿了抿嘴:“我猜我不得不听了。”

“你有无限的潜力。只需要一点火花,你就能干成大事,而且是许许多多的大事。我说的。”

“……当然了。再见,先生。”

 

办公室外,本杰对自己说道:“抓紧睡一会。哈,就好像调试模拟器累着我了一样,开玩笑。”来到了连接办公楼和教学楼的缆车梯前,有许多老师和学生在等缆车梯。他选了一个人较少的。走出缆车梯,他习惯性地向左转,但他很快想起来那是普通班的休息室。他不再属于普通班了,要去留级班的休息室,于是他失落地回头向右边走去。

走进自动感应门,休息室里的学生们躺在各自的床上,他们一个个都戴着本杰五分钟之前佩戴的那种头盔,也就是便携版的模拟器。他们的头向本杰的方向转了一下,便继续跟随着游戏画面转动了。只有一个人例外,他摘下了头盔,向本杰招手:“嘿!本杰!活干完了?”

“可容易了。来一盘?”

“不来,我在看录播课。”这位同学又把头盔戴上了。

本杰倒吸一口气:“——保罗!你怎么看起课来了?”

“不看课看什么啊。我们当初是怎么到这里的,你忘了啊?”

本杰和保罗本来是上一届的普通班学生,享受着还算优质的教学资源。但他们认为终于摆脱了初中的束缚,高一便有精力娱乐了。他们把一整年的时间花在寻找新娱乐方式,以及假装自己的学习不成问题上面。他们做得很成功,但考试成绩最终还是公正的,于是留级对他们来说就必然发生了。

家庭方面,保罗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因为他的父母都是政府设备的管理员,家里有一个高中留级了的儿子不会是很好的影响。本杰记得在交流留级通知书的时候,保罗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以后不会再执迷不悟地跟你混了,我与你势不两立!”新学期这一段时间以来保罗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曾经动辄戴上头盔,沉迷《游中真我》一整天的他,现在只一遍遍地看着本该上学期就看的录播课。

“嘿嘿,原来那节课上维斯先生居然讲了个那么有趣的笑话,你敢信?”保罗兴致不减地说道,“真不敢相信我们上学期居然错过了这么多。”

本杰放弃了双人游戏的想法,只能躺到床上,登录幻象镇(一个写作爱好者的交流专用网站)读他的最新作品的评论。写作是他除了程序之外第二个爱好。其实他写的也不是没有水平,毕竟受到过学校几个老师的指导,但是他不知怎么的竟然都拒绝了。他整个人都是想追求“自由”的,他有着自己认为的正确的三观,与一群拥有同样三观的人谴责着所谓的邪恶势力,并且觉得这样做的话,一天的生活就很充实。这就是为什么他不那么愿意改变,他揣着一身的特长不去参加比赛,而是一边对那些至少有勇气上台的选手们评头论足,一边享受当一个逍遥的世外高人。现在来看,他这个世外高人还不那么高。

熟悉的铃声响了,这说明还有五分钟,大家就得离开床上的模拟器,前往教室里的模拟器了。床上的同学们痛苦地将头盔和传感器从全身上下拽下来,就像在蜕皮一样。保罗走到本杰的床边,带着哀求的语气说:“能不能至少陪我听一节课?我保证这不是浪费你的时间。就一节,接下来整个学年你随便玩。”

本杰从床上坐起来。“一点火花……”诚然,他也希望实实在在地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并且他内心中正确的三观让他实在无法忽略身边的人给予他的支持和信任。“我就试试啊,就一节。”他最后说道。

保罗笑了,是几乎要哭的那种笑。“就一节。”

本杰跳下床,跟在保罗后面,再次穿过自动感应门。等待着他的,是最灿烂的光。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