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影(大作品终稿)

1.

夏夜没有得到风的太多眷顾,只好任由热气铺满屋顶后急不可耐地淌下来,渗入房间。
空调坏的不是时候。孟随矜不耐烦地扇着扇子,扇柄和扇面地衔接处有些松动了,哗啦哗啦地响。他抬头扫了一眼闹钟,晚上九点。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明天有个男孩子来咱们家住,他是我好闺蜜的儿子。妈今天加班,一会儿到家,剩下的回家说。”“好。”
他习惯了母亲这种回家可以说的事情要先给他发短信过来,通话框是母亲的备忘录。

风吹进窗子,为一日的结尾草草敷衍一丝清凉。孟随矜微闭着眼,仿佛就要睡过去。窗帘缓缓晃动,也半梦半醒的。

敲门声姗姗来迟,十二点已至。
“妈,你又忘带钥匙了吧。”
“我哪有这样健忘!我是怕大半夜的直接开锁吓到你。”
进来的女人身量高挑,衣着简约大方,不凡的气质与一日忙碌后结余的活力碰撞出独特的美感。纯白的灯光亮起,覆在淡妆上。她气色好,很难看出是四十多岁的人。
换下高跟鞋后,她起身脱掉外套。孟随矜揉着眼睛接过,挂在衣架上。
“妈,你怎么这个点才回来啊?” 他边说着,把高跟鞋摆进鞋柜,顺便抽出一张湿纸巾擦拭手指和柜门把手。
“公司最近有一个大项目,加班加点的可算忙完了。都十二点了呀!你快去睡觉吧。”
“那个要住在咱们家的男孩是怎么回事?”他站起身,把湿纸巾丢进垃圾桶。
“哦对,差点忘了。”她走进客厅,摆弄着桌上“我闺蜜要去杭州出差,至少在那里工作一年。她爱人也在外地工作,暂时回不来。她怕孩子现在换一个学习环境会影响成绩,所以就寄宿在咱们家,过不了几天就过来。小冯和你和你差不多大,就比你大一个月,也马上高三了,他上的高中就在你们学校附近。”
她随手拿起一支笔,单手推开笔帽。笔尖疾而轻盈地掠过纸面,留下浅浅的三个字,“冯叙晴”。
“这是他的名字,记好啊。”
“知道。”
孟随矜惯常在说话时伴随一些漫不经心的小动作,比如无意识地折起便签,塞进睡衣外套的口袋里。
“我之前见过小冯,他还挺文静。”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们会很好相处的。”

2.
周日午后,修好的空调徐徐送来凉风,小房间像被密封后浸在冰水里的冷饮,添一勺暖融融的阳光。

孟随矜慵懒地倚在墙上,发丝牵扯墙面,勾连窸窸窣窣的响动。淡蓝的墙纸褪色了许多,只隐约看出不是白色,意外的与短袖露出的颜色重合。视线被瘫在桌面上的练习册侵占,他从心里压抑出一声叹息。在时而专注时而神游的学习中,时间走的很急。等他看到母亲发来的短信时,已然傍晚。
“我和他妈妈又商量了一下,小冯今天就过来住。我昨天收拾了一下你卧室隔壁的房间,你一会儿去把窗户打开通风,我们七点左右到家。”

孟随矜站起身,将睡衣外套挂在纤瘦的肩上,衣袖不羁地滑过手臂又服帖地搭在身侧,口袋里的东西却接连掉出来。其实只是几张便签与耳机,他捡起来塞进书桌上的小格子柜里。他走进隔壁的房间,是久违的一尘不染,有人住过的痕迹已被完全隐去。
墙上的挂画他记得一直放在角落里,大概是母亲收拾房间时挂起来的。挂画的内容是一对笑容满面的夫妇举着生日蛋糕,最下面写着11/14·小矜生日快乐。他不喜欢过生日,从初中开始。母亲不知道的,还是不摘下来了吧。

微风淋透纱窗,飞尘旋舞。

3.
门打开时,孟随矜在母亲身后看到了一个男孩。
与冯叙晴的初遇很简单,他们对视了几秒就算认识了。目光交汇里的意味也很简单,只是陌生人与陌生人的会面,得体而矜持。母亲似乎看出了略显尴尬的氛围,率先走进屋里,冯叙晴也跟着走进来。
门厅的白光与走廊的昏黄接壤,孟随矜才注意到他的五官很精致,柔和恬淡又好像夹杂着几分疏离。此时冯叙晴也同样暗忖,面前的人看上去随性却有点冷淡甚至于漠然。

母亲在回卧室之前善解人意地将电脑放到客厅的茶几上,打开一部电影。他们原本坐在沙发两端,孟随矜将手机放到茶几上时借机向他靠近了一点,冯叙晴微微瞟向他,也似有所察觉地与中心缩短距离。
沉默在影片的声响中磕磕绊绊地延续下去,两个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里的人泣不成声。男主与女主在影院门前相拥,他问她,“你,喜欢看电影吗?”她回答,“不喜欢,但是喜欢和你看。曾经。”女主带着哭腔的声音委实有感染力,但显然不足以打动这两位观众。
孟随矜微蹙着眉,影片里的爱情故事无趣的很,抛离现实的浪漫或悲情只让人感到乏味而空洞。冯叙晴好像已经游离于影片之外了,看上去更为漠不关心。
“你喜欢看电影吗?”
“嗯,不是很喜欢,但这部片子不错。”
孟随矜看出他生硬地使语音尽量委婉。这算是一种奇怪的志同道合?
“其实我也不太喜欢看电影,不只是这部电影。我觉得电影有点太短,刚看得入戏就结束了,强求观众出戏。”孟随矜从余光中看到他微微点头,“短暂的情绪或许不是很有价值。这样说可能不恰当,但得出这样的结论大概归结于我不是太长情的人。”
冯叙晴听到这句话后有些怔怔的,他有些更不恰当地回应了一句,“也许世上没有所谓长情,只是在不断追忆与回味中会产生某种‘念念不忘’。”
“也许吧。”孟随矜选择放任那点被带动起来的伤感。

4.
时光刻意增加了他与他的交集,又无奈于他们好像并不领情。
孟随矜和母亲向来在餐桌上不交谈,即使父亲回家也不会多说几句话,更何况此时第三把椅子上坐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冯叙晴也不健谈。早餐时间只能听到金属餐具与瓷盘偶尔微触后发出的清脆声响。坐地铁去上学的途中,大概没有乘客能看出他们是同行的。

相对无言终结于夏日的尾声。放学后从地铁站回家的路上,秋雨淅淅沥沥地叩响心扉。
“你喜欢下雨天吗?”
“喜欢啊。因为很凉快。”
“我也很喜欢下雨天,感觉夏天终于结束了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而且我真的很喜欢蓝色,干净的天空的蓝色。不对,是天空的干净的蓝色。”
……
像之前看电影时那样,还是孟随矜挑起了话头。但这次又有所不同,找到都不喜欢的事物只能止步于一句“我也不喜欢”,发现共同爱好之后话题就会自然而然地延续下去。
他们都喜欢下雨天窝在屋子里看书,可以喝一瓶冰镇果汁,但不要加糖。他们都喜欢巴金先生的书,尽管目前只看过家春秋。他们都喜欢在一个人独处时写点什么,散文或者很短很短的没头没尾的小说。……

淡蓝色的伞尖在墨色的伞面上试探,半透明的伞布愈发深入交叠。

5.
相比于夏季,秋季过去的很快。大抵是因为夏与秋的界限分明,而秋与冬,若是任性一些可以自由定义更替的时间点。
孟随矜更倾向于无限拖延秋季,立冬也可以选择性无视。总之,最厌烦的生日不能出现在最钟情的季节里。
不过忽略将至的生日,孟随矜近来没有什么烦心事。他和冯叙晴的关系在发生变化,一些他乐在其中的变化。他们可以在他或者他的房间里一起追剧,或者一起看书,又或者打破习惯一起写些东西。写字台不大,但他们不用费心就可以避免手臂摩擦,不用点明就会将视线管理得当。这种感觉很微妙,但孟随矜此刻只想说,坐的太近了。

十一月十四日很快就到了。孟随矜正在写作业的时候,冯叙晴敲响了房间的门。
“请进来吧。”
“随矜,生日快乐。”冯叙晴抱着一卷天蓝色的墙纸站在门口,他倾斜墙纸,半拖半抱进房门的样子有点滑稽,孟随矜忍不住笑了。
“冯哥,我第一次见送人生日礼物送墙纸的啊。”
“嗯不好意思啊,我不会挑礼物,嗯之前看到你房间的墙纸褪色比较严重,你又喜欢蓝色,我就买了这个。”冯叙晴有点局促地解释着。
孟随矜恢复了平淡的表情。他其实很想说我不喜欢过生日,又或者说我其实喜欢颜色更浅一些的墙纸。但他只说了一句,“谢谢。”
他看到冯叙晴笑了,很单纯很真挚的笑。

6.
高三结束了,高考结束了,高中生涯结束了,孟随矜与冯叙晴进入了不同的大学。
申请住校还是走读的时候,孟随毫不犹豫地选了走读。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如果这辈子都和冯叙晴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挺好。他不用纠结冯叙晴会不会也选择走读,因为他刚才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还好吗?我是指嗯没有考上这个大学。其实我来到这里之后觉得没有我们当时畅想的那么好,你不用太遗憾。我每天都会回家的,我们或许还可以常见面。我,嗯你也不一定要每天回家,嗯——”
“谢谢,高考什么的都过去了。嗯,我每天都会回家的。”

报道结束后,孟随矜回家了。推开门时,父亲一言不发地继续挂外套,他快步走进房间。
孟随矜泄愤似的推搡着桌上的东西,直到一张便签纸从格子里滑落,平瘫在桌面上。向上的一面是空白的,他随手拿起一支笔,一支天蓝色的荧光笔,机械地乱涂。直到冯叙晴回家,直到冯叙晴走进他的房间。
“你,怎么了?”
“我。唉。如果,嗯,我可以和你说说我的一些事情吗?一个没意思的故事。”
“如果你愿意,就讲吧。我为你保密。”
“在我上初中之前,爸爸一直很温柔,后来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他很暴躁。这个开头就很没意思,但是过程更没意思。他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除了每周只有周末回家。这也不算出格,因为理由只是他在加班。嗯你没见过他,因为他这次是出差,所以很久不在家。唉。其实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他不该对妈妈那么没有耐心。他们都没耐心,我也是。唉。你房间里那幅挂画是我爸爸画的,他画画很好但现在也没有那个情趣了。当时我过十一岁生日,他送给我的。后来他就想不起我的生日了,我也索性不再记着过生日,不再喜欢过生日。其实这是个挺小的事情好像,但是,但是他就是那么唉。我们也很少说话,因为他总是对我的学习不满意,对我的生活习惯都不满意。他和妈妈也经常生气,他们都生气。唉。”
孟随矜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激动还是平静了,他只知道他好像又活过来了,但是冯叙晴哭了。
“我也有一个故事。”
孟随矜第一次深恨自己不懂得怎样去安抚一个人的情绪。
“这个故事很短,因为几句就能讲完,但是又很长。也许吧,因为持续了两三年。我爸爸在外地工作,他只有寒假的时候能抽出几天时间回家。妈妈经常看他和她之前的照片,我问过她为什么经常联系还要看之前的照片呢?她说她要回忆他们的爱情,把昔日的爱融进未来。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个算是故事吧。这种感动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忘。也许你的父母也比你想的更有情。”
孟随矜抱住了冯叙晴。

轻薄的便签纸被风翻过面,“冯叙晴”被洇透的天蓝色包裹。
一纸温柔缱绻。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