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里(大作品终稿)

传说千年前,鬼怪横行。一家族为了维护人界和平,用血脉将鬼封印到鬼域中,不可出来。人族皇室为表敬谢,将其封为“打更人”。

 

百年后

 

皇城

“禀皇上,已将打更人灭门,但这任家主儿子的尸体没有找到。”身着紫衣锦袍的人叩首禀告。

“废物!到底是少一具尸体还是多一个漏网之鱼!”老皇帝拍着龙椅的扶手。

“属下不知。”紫袍额前冒出冷汗。

“给你三天时间解决这件事。解决不了,自行领罚。没什么就退下吧。”紫袍听到,抬头看了眼龙椅,低头,“遵命。属下告退。”

“一个小孩,谅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在城西的茶楼中,人们高谈阔论。

一个穿白布袍的男子一脚踏桌,一手拿着酒壶,说着:“哎呀,看着百年世家,果然也逃不过没落啊!”

和他一桌的穿长衫的年轻人斜着眼:“要不是他们想要造反,皇上哪会把他们灭门!”

同桌的刚才向皇上复命的人一手转着花生,端坐着,“百年世家?他也算?”

旁边桌子有个带头巾的小声说:“打更人一直安分守己,怎么可能会有反心?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吧。”

周围立即出现了许多声音:“诶呦,人心隔肚皮,这谁知道呢?”“那你是说皇上错了是吗? ”“安分守己,他们有那么大的权力,你怎么确定他们安分守己!”

角落的桌子一短褐五六岁的小孩低着眼眸,在袖子里的手逐渐捏紧。

“看啊,愚蠢的皇家屠你满门,这些愚蠢的人又在这里落井下石。这人界不是个好地方,本尊带你去鬼域怎么样?”一个全身被黑布包着的人在小孩耳边轻声蛊惑着。

小孩抬起眼,牢牢盯着那桌三人。黑衣人在旁边看着。

到三人散去之后,小孩重而缓慢地点点头。

 

鬼域

黑衣人领着小孩走过黑色妖娆的曼陀罗花,越过忘川河,来到艳丽的曼珠沙华盛开的一处宫殿。

“恭迎鬼主。”带着牛头马面面具的半透明黑雾分列在两旁,他们双膝跪地,顿首作揖。

黑衣人将小孩带到宫殿前方几位戴着不同面具黑雾旁边。其中一位将权杖递到黑衣人手中。

拿到权杖,黑衣人的样子瞬间改变。身穿黑色道袍,脸上戴着青面獠牙的面具,深浓的黑袍上罩着一件猩红的绸缎披肩,而黑袍之下仍是半透明的。

“起。”黑衣人黑袍一挥,坐到宫殿最高处的椅子上。

“即日起,你便入鬼域,与五千鬼众为友,与人类为敌,可愿?”

他低着头,双唇紧闭,透过周围的鬼火,一张张红得诡谲的家人的笑脸闪到他的眼睫,越看幽冥鬼火,越像烧了他曾经的家的那一把火,看到牌匾被烧落时突然惊醒,“愿入鬼域,成为鬼众之一,与人类为敌!”

“好。那你先下去休息吧。”一个戴着牛头面具的鬼领着少年走了。

“鬼主,敢问他是……”戴着夸张笑着的面具的鬼指着小孩离开的方向。

“唯一的打更人。”

“鬼主可是想培养他,然后让他把那群人类,”戴着哭面的鬼翘着兰花指,在脖子上比划一下,“咔,让他们自相残杀,我们好收这个利啊。”

“鬼主高明啊!我们出不了鬼域,而您法力高强,在人界却也使不出法力,都闷了好几百年了,恐怕皇家是依靠着这个才那么放心地把打更人他们给全杀了吧。”白面向黑衣人鞠躬抱拳。

“你们这些恶面是太闲了吗?”黑衣人抬眼看着带着不同面具的鬼。

“鬼主的事哪轮得着你们议论。”黑面冷哼一声。

黑衣人的青面獠牙面具上的嘴角动了动,手上转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核桃。

 

 

五年后 鬼域

昏暗阴冷的石窟中,水滴答滴答地落着,一团废纸在苔藓上,层层石头将阳光阻隔地完完全全。

少年跪在地上,一条蛇头软鞭用力抽打在他的身上,背后血迹斑驳。

“你身负血海深仇,怎么能玩。”

“本尊这是为你好,你的仇可不是随随便便想报就能报。”

少年嘴角出现红丝,后背依然挺直。

“鬼主教训的是。”

“你在这里好好反省吧。”

少年的手蜷曲了一下,逐渐伸开。他看着周围的祭坛,看着周围,似要把这里永远地记住。

 

十年后 鬼域

阴暗的宫殿中,青年捏着黑衣人的脖子,拖着他走到曾经被鞭挞的石窟,将他扔到祭坛上,控制周围的冥火烧过去。

快要接触到黑衣人的时候,火红的鬼火变成蓝色。一接触,嗤——一阵水烟蒸腾起来,只余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

青年走过满地的彼岸花,来到宫殿首座。

“从今以后,我是这万鬼之王。众鬼听我号令。”青年举起面具。

“叩见鬼主。”

“即日起,我要你们去人界,扰乱他们的秩序 。越乱,越好。”众鬼面面相觑。

“怎么,是想让你们的鬼魂过去吗?”

“可是还有一层结界,属下出不去啊。”哭面兰花指交叠,放在腹前。

“结界已被我的血脉压制,还不快去!”青年扫了眼众鬼。

“属下遵命。”

“天不收,我来收。”青年站起来,看向东边——人界的方向。

 

人界 皇宫

“禀皇上,近日城外频繁有鬼出现。幸好其没有法力,可将其轻易捕获。”紫袍人跪地说着。

“既然抓到了,那直接审啊。”老皇帝盯着手中的珠子。

“他们尽数自杀了。”紫袍头低的更低了。

“唉,你这是第几次办事不利了。朕总不能次次原谅你吧。若还有下次,便直接赐死吧,”老皇帝把珠子随手放到桌子上,让它滚着,碎了,“还有,查清楚鬼域结界破了是个什么原因。没什么是的话就下去吧。”

“遵命,属下告退。”走之前又看了眼龙椅。

 

“今天朝堂那帮官员又开始吵,你也听见了。你说说,是直接攻,还是先派使者探探虚实?”老皇帝翻着奏折。

“属下以为先派出使者议和,给鬼域人界无力抵抗的幻觉。他们这么在城外活动,很可能因为想要攻打人界来四处打探。而此举可将鬼域的大部分军队引出来。我们可利用护城河与城墙高地优势将其一举歼灭。最后,再把鬼域也清理了。”

“好!好啊!可如果他们因为太轻敌,大部队没有被引出来呢?”老皇帝放下奏折,向紫袍人走着。

“鬼祟在城外,说明他们有野心。没有直接打,而是在周围游荡,说明他们谨慎。这种人,为了保证他们的胜利,让鬼祟倾巢而出都有可能。”

“妙啊!分析得真妙啊!以你的聪明才智,是不是坐到这龙椅上面也绰绰有余?我看你盯着它盯了好长时间啊。”老皇帝站到紫袍人面前。

“属下不敢。”紫袍人立即跪下,身体颤抖。

“不敢?”老皇帝哼了一声,“按照你想的安排。收好你的心思,滚吧。”

“是。”

 

鬼域

大雪纷飞,把大地盖成一片安静的银白。

白中有白,白外有白,白上还有白。

青年来到宫殿外一处曼珠沙华的边缘。它吸收了夜的露水,在细瘦的叶片上,片片冒出了水珠,每一片夜都沉默小心地呼吸着。

那时,青年好像听到前日众鬼灰飞烟灭的刺啦声、人族士兵倒地和百姓叫喊的声音都埋在这片花海中,只有静夜的敏感才能听见。

一个人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你要想走便走吧。”白衣青年看着鬼域入口方向,沼泽遍布,尘埃零散而丝丝缕缕。那里驻扎了多少人,如何能走出这死地?

“你到底是向皇家复仇,还是向人族报仇,还是要把人和鬼都灭掉?你其实推算到人族的计划了,要不然也不会在下令攻打人界之后,劝我们这几个恶面不去。那你为什么还要下令出动那么多鬼,甚至自己也过去!”笑面问。

“难道你想同归于尽?”

“我既然能设下这样的杀局,心中自然也没顾虑太多。包括那些无辜之人和鬼。”

笑面听完想说什么,还是走了。刚走,又回头,“我是不会走的。再说,唯一的出入口被堵住了,怎么走?还有,还活着的那些鬼也不会走。”说完离去。

“唉。那时我没顾虑太多,但是现在,无辜之人的鲜血我不想再沾了。那时,我也没想到他们野心这么大。又让人打到家门口了。”青年望向他曾经的家的方向。

“不对。那里真的是唯一的出口吗?老鬼主当初带我走的地方可不是沼泽地。”

“我还不信,我过不了这一局!”

 

皇城

夜晚,白雪飞扬。

城西,无风树自动。

“这皇城的守卫怎么这么少?”笑面向护城河移动着。

“都在鬼域所谓唯一的入口了呗。”哭面拿着几枝枯树枝跟着笑面。

“这算不算围魏救赵?新鬼主好厉害,怎么想到这招的!”白面问。

“当然不算,你看我们还有赵吗?这叫自救。你脑子不聪明,当然想不到。”黑面回答。

数十个鬼利用半透明身子,下到护城河中,游到对岸,把正在巡逻的士兵做掉。

众鬼一人甩出绳子,爬到城墙。混入街道,潜入皇宫。

 

众鬼把皇宫中所剩无几的士兵们做掉,来到皇宫最高的阁楼前等候。

青年拿剑指着老皇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世人总以为自己是那黄雀。”青年说。

“可究竟是什么,恐怕谁都不知道吧。”老皇帝衣着脏乱,神情还是一如既往地沉稳。

“你对我很重要……知道为什么吗?”青年问。

“因为我跟你有仇,或者跟你们家有仇?”老皇帝眼睛略为带点斜睨的眼神看着青年。

“因为没有你,对我很重要。”青年微笑着把手中的剑交给老皇帝,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阁楼。

“啊!”青年走到半路,听到老皇帝的阁楼传来一声喊叫,回头看一眼。

是一个穿着紫袍的人,胸口被刺了一剑,从阁楼上掉下去了。

老皇帝站在阁楼最顶层朝着宫门挥了挥手,面目安详。

“砰!”

青年看到皇宫中最高的建筑炸出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半边天都昏暗了,上层建筑被炸成灰烬。

“现在回鬼域吗?”笑面问。

“你们想回便回吧。以后,切勿扰乱人界,”青年最后看了眼在紫袍人身上的白剑,向东走了。

“他这是要去哪啊?”

“去他想去的地方吧。”

来自百度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