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HOle

本文状态:从某日起便把之前写的推翻,连同故事主线进行了全线重写。写完了,但不能算是完全完成,会好好修改,也需要我在一些时间后站在读者的角度去看待。粗糙的、不太长的故事。标题并没有打错,日语歌词之类的也都和正常台词一样作了中文表达,关于为何是“日本故事”,一句两句大概说不清楚,但对我的表达核心其实也算是没大关系。

 

依旧是喜欢在开头或结尾写点作者阐述:

说是即兴,也许决定要写成故事是一时兴起,但自从三月开始忙碌后,他也如同忽明忽暗的烛火般偶尔坐在我大脑的边缘上看远处的天空,我便也同样注视着他。

 

Night HOle

——来吧,让我们一起回到最初之地。

1.

千岛落烛的二十六岁生日在昨天过去了,今天的上司也依旧送来了今天的运送任务。这个轱辘轱辘转着的地球上,大概不止一个送货员会像自己这样给每个包裹都贴上代号标签,也许吧,但对那些打开房门签收快件的客人们而言,千岛落烛多半是少见的上门者。

飒爽的高大男子摇下车窗,随着墨色的单向膜一点点没入狭小而整齐的缝隙,上司先生今天也面对他夸张——夸张——夸——张——的、染成白色的、大波浪发型……抽搐了一下嘴角。

“……藤先生早啊,”缺失的字音终于从车内被释放出来,千岛落烛咧着嘴接过武藤先生递来的货物单,“今天您怎么特地过来了?”

“喔,千岛啊,早,”武藤先生只是后退等待千岛下车,再指了指一旁须“轻拿轻放”的货物,不知道是混不在意自己缺姓少名,还是已经习惯了提前开嗓的千岛落烛,“今天临时加一位老顾客的人情单,虽然不是非常贵重的大物件,但也一如既往地拜托你了。”

敲了敲包裹的千岛起身拉开中型车的后备箱,在货物们中为新来的小家伙腾出地方,一边检查了一下厢侧挂着的登记表单,一边随手向身后比了个OK,“虽然说‘不是非常贵重的大物件’,这种在好莱坞的电影里说不定就是什么木乃伊包裹……哈哈,今天的路线不错嘛,武藤先生就放心地回去吧。”

待武藤先生的声音完全消失在身后,千岛再次为了牢固而调整了一下包裹们,随后便坐进服帖的皮质车座、摩挲了一下侧边要掉不掉的皮屑、旋开车载音乐的按钮,一二三地、敞着车窗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被劲风鼓吹着纷飞的白发仿佛肆意燃烧着的烛火,翻涌如浪、邀约着伴随公路而行的白鸟,噼里啪啦地点燃摇滚歌声,混杂在后视镜上挂着的小手电筒那左右摇摆和车载音响的鼓点中——好像叫嚣着渴望被点燃,张扬地压过了机械的导航女声——“目的地,早阪高中。”

 

2.

职工公寓的楼顶上有着一个鸽子棚,躬着身子走来走去的老保安会记着每日来楼顶溜一圈喂喂鸽子,却在今天清晨忘记锁上天台的大门。一直到繁忙疲惫的人们经过一天工作准备回家倒头大睡时,天台的大门也没被关上。

天台大门现在开着,刚从酒吧出来的千岛落烛当然不会知道这件事。

酒吧门窗上的灯管终于舍得在见不到太阳的时候开始闪烁,可惜完全没有踩上爵士乐的点,“蹩脚的蚂蚁跳着踢踏舞!”夜伸了懒腰,醉声遂起。被夜色衬得明亮的灯管们让千岛想起了大街上口红广告的粉色和电气白兰,但比起街头灯光为夜色蒙上的、微醺般的联想,他现在更该在意自己左手里的几根蜡烛。

这些看起来像蛋糕一样容易融化的蜡烛,它们的表壳已经被自己的手汗弄得有点黏糊糊了。

这个想法让千岛一边紧张地换了一个手拿着它们,在大衣摆上蹭了蹭左手,一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当手掌还干燥着时发生的对话。

“Mr.大波浪,”得知千岛今日不打算多待的酒保故作腔调地叫住了他,从柜台的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了点什么东西,“Can U help 咪兔……处理一下这个,随便在哪里扔掉吧。打碎过我两个杯子的 Mr.大波浪,I believe 你会乐意帮我。”

带着点不容置否的强硬,那个几个东西被随意地递到千岛手中,是蜡烛,他恍惚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家酒吧时朋友曾给他庆生——那正是一年前的今天。

低头看着那四根蜡烛,其中一根从半截断掉了,两根看起来是被燃烧过,有着淡粉色的螺旋线,似乎是从什么生日蛋糕上拔下来的,唯一一根完整的白蜡烛则明显要粗一圈,显得笨拙而格格不入。

回过神来想要问点啥,发现酒保已经擦着杯子去招待别的客人。他从来不会觉得这些酒吧过于喧闹,也没有吝啬过自己的音量,但今天,只有今天,他为了让某个人听见,因为他想要让某个人听见:

“嘿!谢啦。”

 

3.

送货的时间节奏可快可慢,由车载音乐播放器决定。提上来自于便利店和热心搭车客的一袋今日干粮,千岛落烛向分布在干线四周的货点抛下了基本整辆车的货物,“哈”地喘气声音透露出他的一份轻松。他也知道,现在这份工作算是很不错的了——别人会对他这么说,他倒是觉得公司里的家伙们对自己挺好和“这份工作好不好”没什么关系,但无所谓,他愿意待在这里,哪怕他觉得去公路开几天几夜的大货车也不错。

四周的楼房像招摇上街的通缉犯般昭示出“城市”这一概念逐渐被无法攀爬更高的爬山虎吞没半身,在红灯也熄灭之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被他挪到副驾驶的“人情单”,就算戴着安全带,包装的样子怎么看都是把吉他之类的,想到这里千岛落烛发出了点笑声。

早阪高中旁的门卫将他拦下,出乎意料的是,这并不是因为学校禁止车辆入内、千岛落烛实在看起来是个不三不四的闲杂人等之类的理由——“是是,我说,这个学校发生了地陷。有好些日子了,虽然是稳住了,但这里已经废校了。”

“哈?”千岛落烛下意识拍在自己的方向盘上,他不是出于愤怒,但门卫老先生不赞同地皱了皱眉头,他的门卫服透出一股被洗得有点发白的陈旧,但是却考究地服服帖帖,只是胸前的工作名牌早已被摘下,仅能在布料上零星地看见几个别针用尽整个职业生涯刮出来的小孔洞。

也许就是因为这么几个小孔洞,他对这个失去了工作却依旧留在这里告诉别人早阪高中发生了什么的男人产生了那么一点儿的灵性,“哦,不好意思。我只是想问这里真的没有别的人了吗?你……你看,我也不是那种,呃,沉得住气的人,对不起啊。”这种挽回算得上是出人意料,他的有点蹩脚的解释还是被门卫先生听进去了。

“没有了啊,你看,前头就都是封条,只有我这个小屋还留在外头。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不会再回这里了,”门卫先生给自己点了根烟,叼着烟喃喃自语。

“啊——真是奇了怪了,”摆手拒绝门卫递来的另一根烟,听到这种结果,千岛落烛倒是不着急的样子伸了个懒腰,下了车站在门卫旁边看着这所曾经平和的学校。教学楼、礼堂、繁盛的树道,隐约能望见的裂痕像是一道巨大的伤疤,「倒塌」和「崩坏」这种与末日电影更搭的字眼,已经硬生生地取代了这所学校本该承载的「青春」或是「校园生活」、「考试和逃课」、「热泪盈眶,某某老师致辞」等等,总之,诸如此类的美好词语已经不复存在,这里不仅不会再成为学校,而且外头的人们就算是提起了“早阪高中”,也不过是会想起这里发生的地陷事故,而非是它原本的意义。社团、文化祭的展板和海报现在都已经和碎石等等一起当做垃圾清理,礼堂上方看起来空空如也的样子,可不是时尚的设计吧。操场大概被挡在教学楼身后,千岛落烛猜测着,“不过这种事故本来就不多,还是在乡下。这种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看到新闻啊,怎么搞的,是没有伤亡吗?”他一边靠在车门上询问,一边又补上一句“嘛没有伤亡的话已经是最好了。”

“万幸,没有伤亡。小哥你从城里来送货的吧,”门卫慢条斯理地叹了口气,抖落烟灰,“这也没办法,毕竟北户町是个小地方,大概大家也都更爱看采访节目和经济新闻。”

千岛上前摆弄了两下封条,“是啊是啊,收货地址竟然已经不存在了,我啊,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呢,”他咧着嘴笑笑,“这个重要的快递没有写联系方式,我总不能这么晚了去打扰武藤先生……喔,就是我的上司。”

有时候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他一晃神,门卫先生已经捧着一个食盒坐下,在千岛说话时才抬头看他。

有时候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孩子们也没能好好毕业。夕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兀自落下了,投身碎屑在门卫先生的食盒里。

没能好好毕业……啊。千岛落烛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年一年被抛去为过去,现在他才终于成为了会说出“那真是太遗憾了”的人。

 

4.

黑夜的沉默与身后遥远的街区就像是玻璃罐与覆盆子的关系般界限分明。

“啪。”

如果说从打火机中窜起的火苗让两者变得暧昧,那么再次燃烧的蛋糕蜡烛滋滋地散发出奶香味则让烟气变得甜美了。

依靠在紧闭的车门上,千岛落烛伸出另一只手笼住风来的方向,笨拙地遮蔽烛光。这有点傻,但他已经做惯了傻事。也许是为了成为护食的棕熊,他微躬身躯,任由不被遮掩的白发被晚风撩起。肩膀眷恋着手足的气味,既在从指间传来的暖意下放松些许,又深深叩向身体遥远的内侧,在这高远的城市里,他仿佛脚趾早已深深没入一寸灰烬,在这一刻突兀地矮上了几分。

千岛的脸庞被光轻柔地抚摸,黑亮的眼瞳映出细细的烛火——它摇曳着,让他想起了十年前的彗星也是像这样放声高歌。心跳先一步发声,而他随后忍不住低低地哼唱起粗糙的歌,缓慢、断序,用自己的声音唱着一点点歌。

“On the edge of the night……我们大声唱歌,得了名为 MUSIC 的无期徒刑病症……哼哼,Happy birthday to you……”

……♪

在这一刻,那双普通的黑色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原野上的一棵树。

 

5.

某处有歌声响起。

黑夜迟早会完全寄居于学校的废墟之中,没被完全清理完的书页、稿纸,也一定会有一天成为与落叶同等的存在。真是阴森,提着手电并以局促的姿势带着“人情单”在学校里前行的千岛落烛不得不这么想到。

自己此时为什么会走在废墟里啊?!并非好奇于学校十二大怪谈的愣头青同学,也不是什么《废校惊魂》的拍摄现场,只是手边需要寄给某人的货物的地址栏好巧不巧再次被自己注意到了。千岛小心地避开地面上的玻璃渣,也不想再因为踩到软泥般的书本而摔倒,废墟里处处都可以形成吓人的光影,蛮荒与诗意并存于此处,他提心吊胆,但也恍惚般安于这份废墟的沉寂。歌声已经很久没有响起了,像是每个学校的毕业典礼都可能突然坏掉的音响。此处假若没有歌声,那必然只剩下寂静,在众人作鸟兽散后的建筑里,探索着石阶与门帘、还没有停止走动的钟表,千岛偶尔也能看到这里开始蕴养起鸟兽的痕迹。地面的潮气吸吮着鞋底板的噪声,那是废弃的学校正在将踏入这里的人与自己同化。他逐渐习惯于这里的氛围,这里已经没什么危险,他产生了一种“我只是在送货的路上”的感觉。是的,送货员进入这里除了送货还能有什么别的理由。

不久前的他收起零散的三两个易拉罐后,才在他与征次郎互帮互助、友好分享了晚饭的现场听到了远处有什么声音。征次郎就是门卫先生,他们刚刚已经交换了姓名、肩并肩一人喝着啤酒一人用筷子敲着瓶瓶罐罐、成为了忘年交(千岛自认为)。

【某某县北户町早阪高中】,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内歌声响起的地方。

他注意到那人真正想让送货员知道的地址后侧头确认了——在某处,一定有歌声响起。

夕阳消解了自己的全部,沉于身后。

时间被废弃学校据为己有,他不确定进入这里后歌声有多久没有响起过了。软踏踏的节奏、忍不住哼出声来的调子,千岛与这份时间感抗争着、纠缠着,直到听见身后有着应和他的歌声。

 

6.

三个学生眨巴着眼睛看着千岛,由于他下意识闭上嘴巴后发现这三个学生看起来打算把这首歌唱完,千岛得以有时间观察他们。

他没有用强光晃人眼睛的习惯,手电筒的光打在三人的脚上,哪怕光圈蔓延出去也分辨不清脸庞。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摇着沙锤的人,小混混的打扮看起来与另外两人格格不入,不知道是不是学生,摇沙锤的动作也勉勉强强,完全是个跟不上节奏的局外人;小混混的左手边则是一个穿着规整校服的男学生,看来这里的校服是配白衬衫的那种,男学生戴着学生会的袖标,向千岛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最左边的学生看起来是个女孩子,穿着女生款的校服,是个小巧可爱的人,而且歌声十分好听,他看到女学生僵硬地抬起一只手打着招呼。

这首歌唱完了,两方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千岛说:“我果然还是觉得!夹克衫校服更帅啊!”

对面的女孩子说:“送货员先生比哥哥还夸张啊!”

“不觉得太失礼了吗!”四个人同时相互吐槽着,声音最大的是那个小混混,对那女孩十分痛心的样子,大概就是她的哥哥。

制止这混乱场面的人是学生会男生,紧随其后的是要求他们签收货物的千岛,这番友好的打闹过后,几人分外和谐地沿着千岛进来的原路往楼下走了,期间得知东侧的楼梯不太安全,他们是看到楼里有光才急急忙忙地进来找人;加上,他们原本在的地方是教学楼后的操场。

“你们在这里进行秘密的活动竟然还大大咧咧地填写这样的地址!”千岛正哈哈大笑,因为刚才那个名叫「莲」的男学生好像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而莲无奈地看着这个闯入废墟却浑然不觉的家伙,以极快地速度刷到了包括自己在内三人的好感。曾经的学生会会长扶正眼睛,展开了对送货员先生的反驳。

小混混是以前在这里毕业的学生,女学生和男学生则都是本该在今年毕业的学生,硬要说的话,往年的毕业典礼就是最近这段时间。那对兄妹分别叫「棉」和「柿」,妹妹小柿虽然刚见面的时候一直沉默着,但你问她什么事情,会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告诉你回答,千岛与莲的辩论发展到“毛巾和音乐到底谁才是必需品”并以“薯条到底算不算面包”作为结尾后正巧出现了一个例子:“那么你们到底是在这里做什么呢?总不会是要以一把火葬送自己的青春吧。”这个问题过后,小柿面对两个男生的沉默只好开口,“不,我们在这里不打算做哪些危险、越线的事情,就连哪里不可以去也向大人们旁敲侧击出来了。嗯……其实是我把自己的心意拜托给了大家,莲同学一口应下了,我还挺惊讶的。‘真的一定有必要回到这里吗?’莲同学命令我这样询问自己……过后,我们决定继续这份企划。校长、老师们焦头烂额地比我们先一步各奔东西了,没有人会给我们办毕业典礼了。提前结束了本该完整的三年,原本会与大家一起度过的更多时间已经被拆得零七八碎,都已经这样了……却没有一个好好的毕业典礼的话,就太遗憾了。”

小柿的声音是清脆的,那份轻声透露出的生涩仿佛是疏于面对这样的“说话行为”,可是经过了人群撤出的学校本就不会再有喧嚣久久回荡,就算是在往日独自留下做值日的黄昏因寂寞而静谧冰凉,每一日、日复一日:算上各个体育社团和吹奏部练习、练习、再练习的击打地面、鼓吹空气的声音,过去绝不比此刻更为安静。所以,柿身边的三个人现在都能够把她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她说到这里,回头瞧见其他几人都默默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赧然地怒视两位男生。

棉和莲依旧默不作声,为了应对这情况而一齐摇头。

“快要到了。不好意思,自顾自添了……”

“我没这么觉得。”

棉推开后门,让手电的光从废弃学校中流窜而出,“好啦!让他自己看。”

几位准毕业生从他手中接了只差揭开面纱的吉他就往操场跑,让他拿回手电站在门口看着。他此时处于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之间,身后依旧是空洞般的夜,曾经是学校的建筑与流浪的夜兽不再吐露自己是世间何物;眼前突然空旷,天空宿着星野,清澈的星光在这里流连驻足,垂眸等待,用全部的寂静收敛起光锋,哪怕是曾遥远的、曾不被看见的、拙质的,都在此刻凭借彼此传递细小的光。

星月的光虽然叫人觉得永远都不会落下,但只有它们刺穿漫漫黑夜,漏出一个个小到极致的窟窿,让天上有光。夜很美。

“夜窟不是囚笼,而是光!”记忆中,也曾有人这样说道。

远处有林木将他们与更远处相隔,树木本该离操场更远些,但黑暗却让人有了更近些的错觉,跑道圆润可爱只可惜看不完整,橡胶地面上的一切还是黑黢黢,只有他手中的一束光通过中央。他看到三人应是忙活了一天折腾出来的简陋场地,准备了照亮器材,和被什么东西支棱着的红布,除了宽阔的环境外,这里更有着不合理数量的椅子。这些不会派上用场的椅子被摆在操场上,光束照来照去,他也说不清楚这里到底有多少椅子。

一半整齐、一半散落。偶尔还又能看到三人中的谁切开光束而跑过。

啪嗒,随着身后简单的照明器材被打开,他们三个就并排站在“舞台”上问那人,“我们、我们三个的毕业典礼,这里怎么样?”

千岛落烛看着他们笑,“真不错啊。”

 

7.

千岛也曾有过一段“音乐岁月”,被埋藏在中学的每个晚上。公路攀援深绿色的山体,他的音乐盘桓四个人的交集。贝斯、架子鼓、键盘、吉他,四个人组成的乐队,每天一边上山一边听着贝斯发起的谈天说地,聚在废弃的缆车站里演奏他们新买到的CD、某个人一直以来喜欢的歌、贝斯想到的歌词,其他三人围绕键盘坐着看他谱曲、给鼓梳头……他能想起很多、太多,他还会记得这些事情很久、太久,他哈哈大笑,却在同样长的时间没再放声歌唱过。

“小夜神,别关灯啊!”十六岁的鼓手扑过去寻找开关,头却装在了墙上。

“刚刚累死了,现在大家又没做什么,关会儿灯省得跳闸。干嘛啊,小千你怕黑吗?”

“……”

“烛,怕黑?”吉他也扭过头看着他。

“我只是有光源依赖。”

“黑暗恐惧症?!”

“不是啊!”他感到棘手似的挠挠头发,“那样的话我也不会还能保持正常……这个不是出于恐惧情绪,我只是需要光。没怎么影响我的生活就是啦。”

贝斯“啪”地把鼓手摸了半天没摸到的灯开关给按开,又按住他叽里呱啦的东问西问到底有没有事最后不禁感叹“光源依赖这个词挺酷的。”

“放心!”贝斯大力拍着他的背,她的力量每次都人产生了真不愧是Center啊的感受,“这好办!等我们演出的时候,让聚光灯永远为你亮着!”

吉他看起来不在意灯是不是一直开着,键盘则突然说话:“你们是一群笨蛋。”

他盖棺定论,随后重归平静。

那天雨终于停下,吉他的雨衣上还沾满没干涸的水珠,在门口留下了一滩水迹。除此之外,我还记得那天是键盘第二次说“你们是一群笨蛋。”随后,我们告别。

在下山的路上,我问小夜神键盘到底在想什么。她说键盘觉得自己再也不会遇到我们这样的笨蛋了。

我一直不懂那个莫名其妙又波澜不惊的男人。

我跑回去拿鼓槌,觉得不能丢掉,山间的风把大门重重关上,留下一屋空洞。

之前,我从未觉得黑暗让人喉舌干涩。也许其中有部分原因是我意识到在乐队的几年里他们从不说起这件事,但巧合般有着关于开灯的无数习惯。

小夜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跑上山,大概是推开门后就忘掉了原本要说什么,她站在门口的光里对我大喊:“这是最后一次!”

我打开灯,找到自己的鼓槌,然后跑过去抱住小夜神——就是这个不高大的女孩,支撑了我们的乐队三年。她是我们之中真正强大的人。

 

8.

柿调着背带、熟悉着这把吉他的重量,崭新的礼物不仅会带来激情(更何况受赠人其实不是自己),也会让人怀揣忐忑慢慢体会自己和它是不是投脾气。

莲的手指不断与不同的琴键吻合,优雅柔美,他本人却在嘲笑“棉不会唱歌、只会乱吼乱叫。”而棉则以乱吼乱叫作为了回复。

学校操场的“排练”进行得十分紧凑、颇为混乱,终于有了统一的拍子,不如说更像是几人的玩乐,然而他们终于为了这个并非无尽的夜晚有在逐渐流入同一条河道了,此时照明却突然被捣鼓来捣鼓去的棉再次碰关上了。

“棉,这次怎么不开灯了。”

棉回头大叫,“啰嗦死了,关上灯你又不是唱不了了!”

千岛放下手鼓去把灯具修好,不咸不淡地开口,“我怕黑。”

 

9.

千岛拿着手鼓,这个被学生们从音乐教室保下来的小小乐器,久违地觉得心如擂鼓。他没再度过过像是高中时一样的岁月了——每天练习、与音乐和同伴形影不离,生活每天都因此被填得满满当当、毫无怨言——他没再回去过。加上他本就——笨拙……时隔了这么多年,如果手臂再次为鼓面而挥动,一定会像是生锈的老汽车一样,宣告他这几年的无为,是他给十年前开始的时间挖了个将将就就的坟墓。

而他心中是明白的。

鼓手突然想起那个问题,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再站上一次舞台。尽管这个想法与他年轻的身体和精神相矛盾,尽管这个想法似乎背叛了他曾经为憧憬产生过的激动——啊、电器店橱窗播放着的演唱会和两三个人聚在CD柜前的时刻,你是不是也感受到过这份悸动?

粘粘骨肉的笨拙!附着身影的疑窦、恶意的夜晚怎有力气去按压住这份心情。

“请欣赏,最后一首毕业曲目——由我们这群家伙带来的破铜烂铁音乐。”

再也没有“无法歌唱”的理由。

挺直胸膛吧,再一次放声歌唱吧,是不是那一刻都无所谓,没有重合、并非重演,为了心跳呼唤着的愿望,为了唇舌的思念,只为了这些即将毕业的人们和自己——“——”……他脱口而出的预备显得短促,站在夜空下的人们没有一个抬头仰望夜色,正专注地开始演奏。

千岛喜欢每一次挥动手臂的感觉,这一次手掌击打到鼓面的触感也让人安心,要用这第一个节拍点燃全部的自己。

风中的昴宿星,尘沙中的银河

毕业晚会的名单上面本就没有“柿”,在事后才迈出第一步,等待着她的地方至少也黑得单调。她孤注一掷地献上沉默了十八年的吉他。

诸君身在何方?送别酒为时已晚

叛离经道、遵从欲望、偏爱“道义”的酷炫词汇,他向落日后的绝对自我流亡,棉也从未认真地思考什么是空虚、对理想嗤之以鼻。他格格不入,硬着头皮做着能做的事——摇沙锤。

草原上的天马座,街角处的金星,也不见有人守护

外人不会知道,莲的学生会袖标其实和别人的不同。克制而巧妙使用言语是莲的生存方式,利用这些来达成目的不是难事,他是签署货物的收件人,是捣鼓来这出大戏的第一导演,也是此刻的键盘手。

众人皆遗忘存在于大地之星宿

徒然向天空张望

礼堂里的人们每年起立唱歌,话筒的收音、椅子皮垫的破洞、隔壁同学拍着椅侧好像在打流行音乐的节拍,这些都是柿的回忆。手中弹奏的吉他来自于学生会长的父亲,一个冷漠又笃定于“最优”的男人,莲曾在把吉他递给她的时候仰头大笑:“真是一个无知的家伙啊!他对乐队的认知难道就只有吉他吗!”

燕子啊,从苍穹为我指引,那地上之星的踪迹

挺酷的。棉突然想,他们在做的事情好像还不错。而柿一挥手肘,在空气中留下一个绝妙的弦音。

燕子啊!这地上之星现在究竟在何处?

与手鼓相嵌的小铁环,好像要将遥远的夜戳破,钻出小小的窟窿来。夜和他们一样成了不完整的,但身上的窟窿和窟窿怎可舍弃?须让光有路才行。而灯具再次奄奄一息,熄灭。

只是千岛衣兜里的蜡烛随摆动而彼此碰撞,留下不为人知的蜡痕。

悬崖上的木星,水底的天狼星

曾被音乐带来的力量,今夜必以千百倍注入这首《地上之星》里。几个人截然不同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有一瞬,又好像不止是有这几个人而已。四周没有光源了,他却没有任何迟疑,千岛落烛只想把这首歌好好唱完,不考虑太多、不想太远、只让这一句也加入到三位毕业生的歌声里。

燕子啊,从苍穹为我指引,那地上之星的踪迹

学校的门卫征次郎先生已经为这里工作了大半辈子,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歌声吸引而来,坐在了偏僻的角落。如果是正常的年月,在礼堂里,这就是门口的保安会趁机坐下休息的地方。他看过了那个司机和孩子们逆光而站,看过了灯熄灭的时刻,作为唯一的观众,不为人所知,静静观看这不完整的表演到最后一刻。

燕子啊!这地上之星现在究竟在何处?

最后一个音终于到来,其后是大汗淋漓的几人喘着气儿的声音。

他们这时才抬起头,抚平呼吸的褶皱、仰望。

他们久久呼吸,心肺湿润。便这样看看彼此、看向远处。

征次郎先生掩住口鼻,依旧盯着那几个模糊身影,他在心中轻轻说道,“啊啊……这真是不错啊。”

 

 

——The end-夜是毕业季——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