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视角的童年往事

童年的我:
(1)关心的事(当下/那段时期)
第一次削铅笔不知道买的小刀好不好用,自己有没有力气削好,最后削出来的铅笔能不能用。
(2)性格特点/思维特点
单纯的笨蛋时期,行事具有很强的目的性,因为还未形成很强的分析能力所以对于需要一定技巧的有流程行为会依据开头和结尾在认知范围内想象流程。(通俗化解释为:比如要蒸米,会直接把米放进锅里直接开始蒸。)整体表现得很理想化。
(3)状态
精神稳定,有点开心有点期待,还有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的担心。
(4)语言表达能力
一般甚至较差的语弱。所以遇到紧急情况时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描述并且不会用语言描述。

上帝视角:
(1)事发现场的整体环境(天气、景物、空间特征、季节光线时间…… )
晴朗的一天,快乐的一天,不用去幼儿园的幸福的夏季周末中午,阳光惬意地铺满房间,不用开灯。
(2)除了小朋友,事发现场还有其他人吗?前者和后者状态相似吗?
还有小朋友家长。小朋友家长此时在做饭,不知道小朋友在捯饬什么。因为小朋友像往常一样一直很安静,所以很放心,直到小朋友流着血来找她。
(3)上帝对与这件事相关的其他事有特别关注吗?包括这件事发生之前的生活,以及这件事发生之后的生活。
上帝看了看这个小朋友之前独处的表现,发现她的行为十分符合之前特点,语弱又安静。又看了看小朋友被家长发现后被带去上药的表现,震惊她怎么这么能哭,仿佛之前的语弱都是假象。
(4)请认真给这只小朋友起一个名字
弧。

上帝视角:
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13年前,有一个叫弧的小朋友坐在地上拿起了一把小刻刀。
小刻刀并不大,薄薄的刀片被裁成细长的长方形用塑料刀身套着,被这个小朋友拿在手里。
小朋友从一筒未削开的彩铅中挑了一根明亮的黄色。她拿着刀比着这根铅笔,似乎在想从哪下手。
一段停顿后,她动手了。
第一刀没有问题,第二刀差强人意,第三刀直接明晃晃地扎进了大拇指里。
意料外错误的操作发生得太快,还没等弧想明白这刀怎么就扎进了手,血已经漫淌淌地流了出来:染红了小刀,染红了铅笔。
理论上她应该在一瞬间爆发出惊心动魄的哭声,但没有。
小刀已经被放在地上,她举着流血的手指不知道在看什么。可能阳光和血液交映出了某种迷人的色彩,又或者是大脑宕机已经不知如何处理。
又过了一会,她终于从地上站起,举着流血的手指去找在厨房做饭的母亲。
意料之中,母亲在加速带着她前往医院外又有埋怨弧扎手不知呼救,弧不知道怎么反应只能保持安静。
原来不是不痛,只是没到痛的时候。
当医生用碘酒碰到那个刀口的一瞬间,弧哭得有如天地被切碎。

弧的视角:
总之今天和我妈出去,买了彩铅,买了铅笔刀,因为削彩铅要用铅笔刀。
我妈去做饭了,没管我,我想画画于是拿根彩铅准备削它。什么颜色好看?我找了半天发现有根明黄色的笔格外吸引我目光,相当完美。和淡绿色的小刀配一起就像一根黄瓜,很想吃。
我拿起这根笔,又拿起这把刀。说实话,我之前从来没有削过铅笔,也没人教我如何削铅笔。我只知道会削铅笔的人拿着小刀、让小刀在笔上恣意飞舞,不用多久就能得到一根相当好用的笔。理论上,我也行。
我于是拿着笔用小刀在上面笔画,让命运帮我决定一个合适的开始。
很快,我动手了。第一刀不错,和别人动刀的结果一模一样,第二刀一般,仿佛哪里不太一样。真正的变数出现在第三刀。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刀已经直直的插入我的大拇指,放任血液奢侈地流下。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大脑转得比往常还要慢,金色的阳光让我对血液的流动清楚至分毫。我保持着这一种一样的沉静,直至我妈之前的话在脑海里响彻:受伤了要第一时间处理。
我的脑子艰难地将流血和受伤联系在一起,驱使我的身体向我妈那里走去。
她看见我的一瞬间惊呼出声,把我驱赶至医院又不忘加强安全教育。
药擦上手的那一刻,真疼,我感觉我重新活了一遍。

写上帝视角更轻松,因为对于一切童年记忆都不存在较深的印象所以猜想部分多,而上帝视角便于这种事后发挥。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