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终稿)

 

十万年后,一颗行星高速击中了太阳,太阳所可以继续供应的能量只剩余年,随后便会发生爆炸。此时,人类分别在一万光年外和三万光年外有这两个移居万年的星球,于是人们便计划迁移大部分人口过去。但是地球的资源有限,就算把地球差不多掏空,能建造的飞船也仅能迁移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人口,这是最满打满算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最后的计划中真正能迁移走的人口占总量的64.98%。而且,是把地球掏空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地球上剩下的人在飞船起飞后或许根本活不过一年。而各国政府齐聚商议给出了解决方案。

一是提出出发前生活最优条件,寻找自愿留下的人,之后在除50岁以上人物进行体育健康筛查抛出去一小部分人。最后再根据年龄段进行抽签,年龄越大,被抽为留下概率越大。

而这个政策一出台,就有大量老年人表示愿意留在地球,但是仅是这样,留地人数还是有些不够。于是进行了第二项筛选,筛选过后所需要留地的人数已经接近了达标,只需要抽取很少很少的人,这抽中概率和彩票差不多。

张家四口,儿子张云,他的母亲,爷爷,奶奶。做好了一顿大餐,但是谁也没有动筷子,即使是蛮不听话的小儿子。他们在等待一个人:张默,父亲——去查看抽签结果的人。

其实虽然是一家五口,但是抽签只关乎到三口人:默,云和母亲。而两位老人,爷爷奶奶,已经选择了留地,而这也是他们能够吃起许多昂贵的食物,能准备出一桌儿大餐的原因。

默走到门前,眼眶是湿润的,他调整了下呼吸,努力让自己看的正常点。因为他知道,他刚刚的那副神情,不是他除了承认与抽签有关而能解释的清的。

推进家门,云一蹦一跳的就堵到门前,小眼神中透露着忧心忡忡:爸爸,抽签结果怎么样呀那一刻的父亲,真的有些许要心碎,但是他还是强装镇定:别担心,这抽奖概率比彩票还低呢。

但是,这句话已经让父亲在母亲面前暴露了:默平时不这么说话的。他多半会拿出抽取结果给大家看一眼。他不是很爱说话的人。

那么会是谁呢母亲想到:儿子?那应该是很不可能的,比较未成年人的中签率比成人是要低的,几乎是十分之一。自己?但是默看自己的眼神时并没有那种感觉,那也许,是他自己抽到签了?

母亲脸上挂出了一丝忧愁,她已经很克制了。爷爷奶奶和儿子也感觉不对劲。默突然憨笑起来:,单位降薪了,又不是啥大事儿。这句话是打消了母亲之外所有人的疑虑。但是,母亲的直觉和多年来的相处还是告诉她,默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欺骗。

饭后,母亲趁着爷爷奶奶陪着孙子玩耍的时候走到父亲身旁,慢慢的欠下身,缓缓用双臂的轻抱住他,低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家庭里所有人迟早都是要知道的,你需要接受的默默默不语。就算没有你陪伴在我和儿子身边,我们也不会一直难受的,我会保护好儿子的,你不要担心,但是有些事情我们必须得去接受。她渐渐的把头倚了过去,想要靠住这个可能即将不能再依靠的人。

默轻轻把母亲推开,掏向自己的西装兜,又看到了母亲直勾盯着自己手的眼,他们都知道里装的是抽签结果。默最终只是拂袖离去,母亲用力拉,可是没有拉住。

默借口出去溜达溜达,走开了。爷爷奶奶仍陪着云,两位老人知道自己陪伴小孩的时间不多了,珍惜的很。而母亲也似乎觉得,既然父亲在以后的时间不能陪伴儿子,为何不在现在可以陪伴的时间里多陪陪儿子呢。

默回到家中,母亲很疑惑道父亲为什么不陪陪云,而默只是有些痛苦的哦了一声,并没有做出其它回应,母亲也不知道为啥,那晚的默没有回家。

在之后的日子里,默比以往更加忙碌,家里除了母亲都以为他只是疲于工作,想多赚些钱。但是母亲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而且默总能够拿回来许多丰富的物资资源,虽说这些他们已经拥有了许多。母亲是很看不惯的。在母亲心理,既然默都已经要离开家人,为何不再陪伴在家人身边。难道他们真的需要那些所谓的物质生活吗,母亲心酸了,看着自己整天跟再爷爷奶奶边上的儿子,和即将见不到的父亲,母亲觉得有必要在家里面说说这件事儿,但是,她也还没打算好去揭露父亲中签成了留地人员。

只是一天晚上,母亲坐在餐桌前,突然发难到正在看手机的默:你以后就见不着咱爸咱妈了,你看看你儿子这几天都陪着爷爷奶奶,你呢。可气的是,父亲竟然不搭理母亲,只是突然抬起头,说了一句我单位有事儿就匆匆离开了。母亲正要跟出去,被奶奶拦住了:我儿是为了这个家想的,别看我老啊,有好多我还是懂的,像这个飞船资源啊,肯定是不如地球好,就听说到飞船上的这个工作是很重要的,工作付出多才有好资源,我儿啊,是为了家想的,那些父亲没出息的啊,甚至不在船上的啊,该有多惨啊,再说配我俩老骨头有啥用呀。

说完 老人家有笑呵呵的和自己孙子去玩了。

父亲的行为,奶奶的话,让母亲有些陷入了崩溃,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改暴露事实。只是,在她夜晚轻轻抽泣的时候,身后有人抱住了她,是默,还轻柔的说到:我会尽力多陪陪你和儿子的,我错了。

母亲的泪也到底是没打住,落了下来。

默的态度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但是,这原因,母亲是没有明白。这是这几天,过的很甜蜜,儿子或许不懂得珍惜,也只道是将来寻常,而两位老人,还幻想着一家三口在飞船上的幸福生活。直到……

六月二十一日,飞船起飞。默把云叫道身边,说到,儿子,你一直是我的骄傲。塞给他一个纸箱子,留下了还没明白过来的,哭闹着,疑问着爸爸,你去哪儿的儿子,独自离开了登机场,泪,止不住在眼框里打转,但他还有事情要做。

默不是先去找自己的父母,而是去一个工作中心,叫做地球善后工作中心,他是仅有的不到百个工作人员之一,他们的任务,就是负责把。原来,那几天,他一直在申请这项任务,好像是希望自己的离开,能够变的有意义。

当这个身为父亲的儿子去见到自己的父母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爷爷,也就是自己的父亲,先开口了。你怎么在这里?怔了征是为了逞英雄吗?啊!你儿子咋办啊,你那天没听你娘说,飞船上没有父亲的孩子啥下场,你忍心为了报一个这个啥东西的名誉这么让你儿子难受?

母亲更是着急了,推着她的儿子朝机场的方向,用尽全身的气力,还一边叫唤着你走,你走。

默说话了:爸,妈,其实我抽到签了,只是,一只没告诉你们。我报了这个工作他们母子俩在飞船上也会得到稍微好点的资源。

两位老人陷入了沉默。

可你呢,父亲问道,可你呢,你光是顾着为了孩子,妻子,但是你自己呢

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啊默叹息道。

那你为什么不在之前多陪陪妻子孩子,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真相母亲颤抖着质问着你至少得给我们个准备吧,实在不行,我和你爸去找活儿,你在少有的时间里,怎么也得多陪陪你的孩子啊,为什么不早说!为啥!

现在再追究以前的东西还有必要吗,唉,您在我小时候总是说,追究以前的东西,是为了让自己以后不再犯错,可是,我现在也没有再犯这个错误的机会了啊

妈,爸,咱好好说说话,就别再提这件事儿了,也许就还有几周,我们就要逝去,难道你们不愿意跟你们的儿子,不久后不再记起的儿子好好说说话吗。老是回望有什么用啊

月亮的辉耀,已经成了粉色,按道理是晚上,可看起来却是黄昏,沉默,练夏虫也开始跟着沉默,一切那么陌生,但又好像儿子小时候,出生的那个夏夜。

哦,宝儿母亲在沉默许久后终于说话了你哭了吧,这么大了还是个孩子呢。父亲也走了过来,抱住了儿子宽阔的肩膀。玩笑般的还要像小时候那样举高高吗

在父母和默一起闲逛闲聊的两周后,幸福的生活似乎就结束了,地球的气温开始急剧升高,暴炸已经开始发生了,这样下去,地球将在几天内平均气温升到一百摄氏度以上。而那时,地球上的人类比然全部灭亡。

而地球善后工作协会的人们开始工作了。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所有人死掉。对,帮助他们死掉。当时有种药物,号称可以让人们毫无痛苦的死去。但是其注射流程十分复杂,所以对人们层层筛选,选出了掌握能力迅速且愿意留地的人组成了这样一个队伍。

所有人都聚集到了注射地点。差不多两天时间,所有人都安稳睡去,除了三个人,儿子,母亲,父亲。原来儿子更为特殊的是,他是规定的最后清醒者,就是要帮助所有工作会的成员睡去,这种药剂根本无法自行注射,也就是说,儿子是需要等待环境恶化而死,或者自己用一种更为痛苦的方式离开。而父母自是愿意多陪陪儿子,所以也没睡去。

这天,外界温度已经到了60度了,屋子里也得有四十四五度。儿子问:爸,妈,你们要不要睡觉。而母亲的话却是:儿啊,每次都是我和你爹哄你睡,这次,还是我们来吧

默刚要说别闹了,爸,妈,再说你们也不会啊。父亲就把所有程序复述了一遍,原来,二老从得知儿子的任务开始,就开始偷学,现在已经偷偷学会了所有流程。

默不安的问道那你们咋办。父亲搂着他说爸爸妈妈是超人,不需要。这句话是父亲和母亲,在儿子小的时候,每次把好东西给儿子,而儿子却问他俩为啥没有的时候的答案。

这句话却让默更加愧疚,更是不同意,直到母亲抱住他,轻轻摸摸他的头,你先睡吧,对我和你爸说,没有比看着你更幸福的事情了。

默终于同意了,两位老人看着自己儿子入睡,似乎终于懂得了药的秘密。儿子在入睡的时候,他嘴里一只念叨着棒棒糖,那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了。

父亲搂着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啊,你总是绝对过去的事情不必追究,但是回想你小时候的那些事儿,还是挺好玩的吗。”

 

 

第二节:

光年之外,一艘暗黑色的飞船正以十分之一的光速前进。这艘飞船的中部,是一个半径五十千米的大圆柱,高也有近六百千米。这个圆柱也飞速的旋着,里面居住所有幸存的人类。

这个外面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大圆柱,里面的设施却是应有尽有。居住楼,学校,医院,超市,甚至体育馆,动物园,游乐场……

但是,自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有这所有设施。人们在这里被分成了三层,三层,也就是最差的,这些人可以享有超市,医院等必需设施,以及三级居住楼,即面积较小,家具比较少的住所。二层则在三级基础上可以使用体育馆等,动物园,游乐场等设施。居住楼条件也相应改善。而一层的居住楼自然是条件最好,最大特权是可以去人造景区游玩,那几片人造景区有着为数不多的“绿水青山”。在黑里航行久了的人们自是愿意看看这些对光比自己还贪婪的家伙造就的别番景色。

而这级别评定方式则是有个人所在单位给出的年度积分,可以以个人为单位,也可以以家庭为单位取平均积分来换算成一二三级。

云已经十六了,他自十四便和母亲分开居住了,因为母亲的成绩几乎次次是三级,而云每次都差不多是一的末尾。是母亲主动提出来的。

云与母亲分居的悲伤,很快就被那“绿水青山”给消去了,他对地球地理的兴趣迅速上升。他学余的研究报告十有八是关于地球地理的。而且篇篇都是高质量,云以为,自己的论文在年末积分上能够加不少分。

但是,就在新的一年,飞船教育部发通告“由于地球已经成为彻底的历史,故,对于学生应当少探索地球地理这一方向的内容,从通告发出开始,关于地球地理这一方向的论文将不再获得年度积分。”

这个消息可能对很多二层的人来说是个攀升的机会,但是对云来说,绝对是个晴天霹雳。因为不算地理论文加分的话,自己或许会直接从一层掉到三层。

也就是消息发布的这天,云第一次办了个跨层签证,但是,他也不是去找母亲的,而是去体验一下二层的模样,因为自己以后多半就是在二层了。但是,就这他去到二层的动物圆参观的时候,他碰到了母亲。

原来,母亲这一年的工作有所起色,上次年度积分,竟然到达了二层中游的水平,母亲请云在二层就餐。这些食物对于云来说或是难吃了些,但是对于母亲,这些可是很为可口的。而云的不振也让母亲感到奇怪。母亲迫切的询问云为何闷闷不乐,为何会想到来二层,但是云却总是一声不吭。

母亲的话语有些急切了,在云的耳里,似乎成了逼问,云本来就忧心忡忡,这样一来,云直接扭头出了餐厅朝一层走去。

留下母亲一人凌乱在一个机器服务生不停的叫喊声中:“浪费扣除积分,浪费扣除积分。”

云办理的是降层签证,自然是想办就办的。但是升层签证,不仅要预制积分,还有时间限制。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规则下,云去过二层的第二天,就听见有人敲门。抬首一望,来着,是母亲。

云瞬间气了,本不想搭理母亲,但是又想母亲来一层花费了不少积分,绝得还是回答母亲一个问题。

云尽量压制着自己的火儿,用一个自己以为平缓的语气解释到“我反正是要去二甚至三层了,那里的生活是给人过的吗?”

拽罢狠话,云边出去“溜达”又留下了母亲一人。

母亲似乎没有到签证时间就回去了。随后的一年里,云尝试着去写一些物理论文。但是效果很是不佳,他是硬着头皮交了,但是自己的情绪与改行都很影响了自己的常规成绩。

常规积分单发下来了,这一项云通常是不在意的,他这项也不是没有过三但是总能够靠着额外积分加到一层。但是这次,他并不能够指望自己的加分成绩了,或许三层就是自己的归宿。

这次的加分单下来的格外晚,但是让云意外,他还是一层。云以为是自己的物理研究加了不少分吧,他本想去一家不错的餐厅庆祝。但是这一天,餐厅关门了,飞船遇到了小灾难。

飞船遇到了一场劫难,飞船上的人们为离去的人默哀。刚刚飞船遇到了一股莫名的引力,将飞船拉偏移轨道,而且将会于一星体碰撞。为了避免飞船遭遇悲剧,飞船将抛出一部分物体来获得加速度。

抛出的是三层末尾部分的人,这些人的生活条件很三层是一样的,但是在遇到危险时候会被无情抛弃,这些人的积分接近零

或许云以为这件事情于自己没关系,但是他收到了一个文件夹,上面写着来自母亲。这是三层末的所有人在进到三层末之前写好的邮件,如果真的遇到不测,会发给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

云的鼻子酸了一下,因为他现在是一样孤儿了,严格意义上的,可是母亲本来在之前两年生活的交集就不是那么多,或许还能接受吧。但是云还是漫不经心的,他随意点开了加分单,他却发现了自己的论文加分是少之又少

可是他却发现了加分多了一项,分数转移。分数转移是人在积分结果出来后可以选择把自己的积分转移给其他人,但是会扣除一半的积分,所以平时转移积分的人很少,看着自己加的分,几乎平齐了三层人均积分,一定是母亲下了血本,把所有的积分转移了过来。云的心颤了颤,他有随意一翻,看到了常规加分项目,他知道那是父亲的馈赠。

他知道的,是父亲在最后报名了地球善后组织,这个加分项目是那个组织的。他时而想起父亲,也只是为父亲对他的加分而感到感激。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已经要成灰烬的地球上,还有一张纸在静静躺着,将要被燃烧成灰烬。那是一张留地结果通知单,可上面的人不是他父亲默,写着的是他的名字—张云。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