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角

童年的我:
(1)关心的事(当下/那段时期) 
还能不能找到弟弟
(2)性格特点/思维特点 

(3)状态
有点内疚(因为之前对他不好),不是特别伤心,可能因为没有觉得找不回来,而且玩了一天很累,更像是那种找不到玩具的那种着急
(4)语言表达能力:较差
 
上帝视角: 
(1)事发现场的整体环境(天气、景物、空间特征、季节光线时间…… )
普通的夏天的晚上,根本没有任何参与
(2)除了小朋友,事发现场还有其他人吗?前者和后者状态相似吗? 
父母:比小朋友更着急,让她站在大堂之后就去查监控,到处找弟弟
电梯里看见小孩的工作人员:没有太关注
遇到弟弟的爸爸的同事:接到电话说小孩丢了,打算帮个忙找找,出门就看见在走廊里晃荡的弟弟
弟弟:一点不着急,迷之自信,自己坐电梯上了楼,但因为忘记了门号在走廊里游荡
(3)上帝对与这件事相关的其他事有特别关注吗?包括这件事发生之前的生活,以及这件事发生之后的生活。
几乎没有任何关注,只当是常规的工作处理。
(4)请认真给这只小朋友起一个名字

一:蛮的视角

睡得迷迷糊糊的,从迪士尼乐园回来的大巴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
爸爸把我摇醒了。
还是很困,我跟着妈妈的背影下了车,抬头看见弟弟的脑袋搭在她的肩膀上,还没睡醒。跟大多数两三岁小孩一样,他那会正是好奇心充沛,像个小白球一样满地跑的年龄。白天在游乐场上蹿下跳,小嘴叭叭叭一天没停过,又因为年龄限制很多设施不让玩,搞得好多都是爸爸单独带我玩的,说好的家庭时光呢。
想到这里,看他又睡得那么香,我的火气就上来了,努力想攻击一下他,但奈何词汇量不够,最终只蹦出来一句“你个小米粒!”(他的小名是小米)这话真的是没啥攻击力,他甚至都没醒!
下了车,弟弟就丢了。
具体怎么丢的我也没有看见,回过头来就看见爸爸妈妈有点着急,说弟弟找不到了,让我站在大堂的玩具店门口等他们去找他。
可能因为事情太突然,我几乎是毫无感情波动地走到了玩具店门口,靠在橱窗上。
站了会,心理稍微回过了点神。首先是生气。你说说他,早不丢完不丢,偏偏这么晚了丢,搞得我还没法去睡觉,好好的假期都泡汤了。但紧接着,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可能是紧张?脑海里瞬间冒出好多以前跟爷爷奶奶看电视剧里看见的片段,小孩跑丢了啊,小孩被拐卖了啊,结局基本上是这个小孩从此找不到了。小米要是从此找不到了…?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事实,我感到自己开始深呼吸起来。电视剧里这种时候,应该要开始嚎啕大哭了吧?但我努力憋了一下,怎么着也哭不出来。部分的自己还是觉得迷迷糊糊,似乎他丢了这件事不过是一个自己的想象。如果硬要说我伤心,那也只能算是那种一个并不常玩的玩具丢了的那种淡淡的后悔和伤心。
回头看了一下,玩具店里一群小孩正在高兴地玩玩具总动员的玩具,笑声很大。要是小米没有丢,说不定我们也在里面玩了。
如果从此就找不到他了?
这样一句话,击中了我。
那这样的话,我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说他是小米粒。
内疚在心中燃起,更多不是因为他会对我留下这样一个最后的印象,而是因为我无法接受我自认为的我在他心中的这样一个最后印象。
我不知道在那里杵了多久,爸爸妈妈带我上了楼,说找到弟弟。
我也不是很惊讶,毕竟之前一直处于一个不真实的感觉当中,也并没有真正觉得可能找不到他。
到楼上后,看见同事叔叔正陪着他。
在我自己还没意识过来之前,我冲上去抱起了他。
可能我更多的感觉到的是那种找到丢失物品的惊喜,部分也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这样的场景需要我这样的一个举动。

二:上帝视角:
2010年7月23日,蛮命中这天理应首次开始认真考虑她与弟弟的关系,故安排其弟弟走丢。
–具体细节并不在记录范围之内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