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文本分析&栗子

第一部分 关于节奏的文本分析

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姑娘,谁见了都喜欢,但最喜欢她的是她的外婆,简直是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一次,外婆送给小姑娘一顶用丝绒做的小红帽,戴在她的头上正好合适。从此,姑娘再也不愿意戴任何别的帽子,于是大家便叫她“小红帽”。

一天,妈妈对小红帽说:“来,小红帽,这里有一块蛋糕和一瓶葡萄酒,快给外婆送去,外婆生病了,身子很虚弱,吃了这些就会好一些的。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赶紧动身吧。在路上要好好走,不要跑,也不要离开大路,否则你会摔跤的,那样外婆就什么也吃不上了。到外婆家的时候,别忘了说‘早上好’,也不要一进屋就东瞧西瞅。”

“我会小心的。”小红帽对妈妈说,并且还和妈妈拉手作保证。

外婆住在村子外面的森林里,离小红帽家有很长一段路。小红帽刚走进森林就碰到了一条狼。小红帽不知道狼是坏家伙,所以一点也不怕它。

“你好,小红帽,”狼说。

“你好,狼先生。”

“小红帽,这么早要到哪里去呀?”

“我要到外婆家去。”

“你那围裙下面有什么呀?”

“蛋糕和葡萄酒。昨天我们家烤了一些蛋糕,可怜的外婆生了病,要吃一些好东西才能恢复过来。”

“你外婆住在哪里呀,小红帽?”

“进了林子还有一段路呢。她的房子就在三棵大橡树下,低处围着核桃树篱笆。你一定知道的。”小红帽说。

狼在心中盘算着:“这小东西细皮嫩肉的,味道肯定比那老太婆要好。我要讲究一下策略,让她俩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于是它陪着小红帽走了一会儿,然后说:“小红帽,你看周围这些花多么美丽啊!干吗不回头看一看呢?还有这些小鸟,它们唱得多么动听啊!你大概根本没有听到吧?林子里的一切多么美好啊,而你却只管往前走,就像是去上学一样。”

小红帽抬起头来,看到阳光在树木间来回跳荡,美丽的鲜花在四周开放,便想:“也许我该摘一把鲜花给外婆,让她高兴高兴。现在天色还早,我不会去迟的。”她于是离开大路,走进林子去采花。她每采下一朵花,总觉得前面还有更美丽的花朵,便又向前走去,结果一直走到了林子深处。

就在此时,狼却直接跑到外婆家,敲了敲门。

“是谁呀?”

“是小红帽。”狼回答,“我给你送蛋糕和葡萄酒来了。快开门哪。”

“你拉一下门栓就行了,”外婆大声说,“我身上没有力气,起不来。”

狼刚拉起门栓,那门就开了。狼二话没说就冲到外婆的床前,把外婆吞进了肚子。然后她穿上外婆的衣服,戴上她的帽子,躺在床上,还拉上了帘子。

可这时小红帽还在跑来跑去地采花。直到采了许多许多,她都拿不了,她才想起外婆,重新上路去外婆家。

看到外婆家的屋门敞开着,她感到很奇怪。她一走进屋子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中便想:“天哪!平常我那么喜欢来外婆家,今天怎么这样害怕?”她大声叫道:“早上好!”,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她走到床前拉开帘子,只见外婆躺在床上,帽子拉得低低的,把脸都遮住了,样子非常奇怪。

“哎,外婆,”她说,“你的耳朵怎么这样大呀?”

“为了更好地听你说话呀,乖乖。”

“可是外婆,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大呀?”小红帽又问。

“为了更清楚地看你呀,乖乖。”

“外婆,你的手怎么这样大呀?”

“可以更好地抱着你呀。”

“外婆,你的嘴巴怎么大得很吓人呀?”

“可以一口把你吃掉呀!”

狼刚把话说完,就从床上跳起来,把小红帽吞进了肚子,狼满足了食欲之后便重新躺到床上睡觉,而且鼾声震天。一位猎人碰巧从屋前走过,心想:“这老太太鼾打得好响啊!我要进去看看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猎人进了屋,来到床前时却发现躺在那里的竟是狼。 “你这老坏蛋,我找了你这么久,真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你!”他说。他正准备向狼开枪,突然又想到,这狼很可能把外婆吞进了肚子,外婆也许还活着。猎人就没有开枪,而是操起一把剪刀,动手把呼呼大睡的狼的肚子剪了开来。他刚剪了两下,就看到了红色的小帽子。他又剪了两下,小姑娘便跳了出来,叫道:“真把我吓坏了!狼肚子里黑漆漆的。”接着,外婆也活着出来了,只是有点喘不过气来。小红帽赶紧跑去搬来几块大石头,塞进狼的肚子。狼醒来之后想逃走,可是那些石头太重了,它刚站起来就跌到在地,摔死了。

三个人高兴极了。猎人剥下狼皮,回家去了;外婆吃了小红帽带来的蛋糕和葡萄酒,精神好多了;而小红帽却在想:“要是妈妈不允许,我一辈子也不独自离开大路,跑进森林了。”

附:《小红帽》相关信息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0%8F%E7%BA%A2%E5%B8%BD/5286?fr=aladdin

 

第二部分:栗子
五句话
1、一对夫妇因为性格不合,打算离婚

2、民政局的人说你们离婚就会死,不能离

3、两人不信,办了离婚手续,当场去世
3.1、两人的灵魂质问民政局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3.2、民政局的人告诉他们结婚以后两人本体是结婚证,办离婚手续的时候剪了结婚证,所以你们都死了
3.3、两人询问不会死的离婚办法
3.4、民政局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重新投胎做人
3.5、两人不想投胎
3.6、民政局说那就复婚,可以复活,但是再离婚就不能故技重施了
3.7、两人同意

4、民政局把复婚手续办了,两人复活
4.1、两人发愣,后问民政局,我们貌合神离,精神上的离婚会死吗
4.2、民政局的人摇头
4.3、两人齐道:“妙哉”,拿了复婚证离开

5、两人没有离婚

【CITY】
蒋胜男坐在黄蓝色的出租车里,预备去离婚。
白色的楼,绿色的草地,灰色的楼,枣红色的墙。
“师傅,还有多久?”
“还有二十分钟吧。”
红白色的店牌,绿色的店牌,麦当劳。
拐了个弯。
灰楼,灰楼,黑楼,灰楼,又是黑楼。
车子慢了点,蒋胜男看见人行道上有几个低头走路的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全都一身黑。
蒋胜男忽然想起有人穿黑婚纱离婚,是几年前的电影,还砸了戒指。
那是一个电视剧里的。
又不是八十年代日本,现在还流行乌鸦族吗?可车窗只映有她的脸,蒋胜男看着自己深灰色的衬衫,黑色的裙子,出租车深褐色地毯上自己黑色的鞋子。
电影怎么能当真?
她摇下车窗,风不够强烈,她于是豪气万丈地笑了一声。
“哈!”
蒋胜男在不够强烈的风里给乔健发了封离婚延迟通知,又摇上车窗。
“师傅。”她喊。
“去天街吧。”她说。
“先不去民政局了。”她向后窝了窝,没有陷进座位里,可是心里十分惬意。
呸。
蒋胜男想,她嗒嗒地走上民政局前的台阶,推开那玻璃门。
玻璃门后,张小丽嘴巴里进了一根头发。
呸。
张小丽的钱包在颤抖。
蒋胜男推开那玻璃门,看到前台的女人一只手摸着嘴,一只手攥着钱包。
张小丽记不清蒋胜男是穿什么颜色衣服来的了,她就记得蒋胜男的高跟鞋很响,身上是明晃晃的。有时候张小丽和人讲蒋胜男应该是穿红色来的,有时候她说好像是嫩绿色。
她虽然记不清,可她总是说:“很热烈。”
蒋胜男来得很热烈。
“……您好。”蒋胜男嗒嗒地走向前台,看着黑色的名牌上的三个白字。
张小丽。
“您好,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钱包放下了,头发吐出去了,张小丽笑着问。
嗡嗡。
“我来办理离婚手续。”
啊?
张小丽看着眼前的明晃晃,这女人是来离婚的?
嗡嗡。
“请问您的伴侣来了吗?”
蒋胜男点点头,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黑色的沙发离前台不远,张小丽看到穿着深蓝西装的男人正好抬起了头。
“你来了。”
“我来了。”
嗡嗡。张小丽看到女人往沙发走去,赶紧打开钱包。
手机在钱包里忽闪着绿色的眼睛。
一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来自同一个人。
张小丽抬眼看看离婚的两人,女人已经走到了男人跟前,男人翘起了二郎腿。她刚一低头,女人的高跟鞋正好又嗒嗒地响起来,张小丽心里一跳,把手机扣在桌子上。
张小丽挺直后背,看向逼近前台的两座大山,“请两位出示一下身份证和结婚证。”
蒋胜男。红色金字的结婚证。
乔健。红色金字的结婚证。
“两位今天就要办理离婚吗?现在是十六点四十三,民政局马上就要下班了,可能会比较仓、”
“就今天。”乔健打断她。张小丽看见蒋胜男瞟了眼乔健后,向自己点了头。
她也点点头,从右边第一个抽屉里拿出两份文件,“请两位读一下知情书,同意的话签字。”
不出所料,蒋胜男和乔健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但并没有开口问。
张小丽看着两人随意地翻了翻便刷地签了字,拿起两人的证件和材料,“请跟我来。”
三人在一道黑门前停下。
蒋胜男看到门牌上是“离婚室”三个白字,心里怪怪的,可是乔健在看这几个白字,没注意到她的目光。
张小丽推开门,把手里的东西交给法官。
蒋胜男脚下的咔嗒停了下来,“法官?”想不到离婚室的格局和法庭一样,“我们已经协商好财产分配了。”
张小丽坐到记录员旁边的位置。
十六点四十六分。
法官开始提问:“您二位有孩子吗?”
摇头。
“父母都还健在吗?”
摇头。
“那么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其他有血缘关系有资格继承二位财产的人吗?”
乔健抬头看向法官,“继承?”
法官不理他,“小丽,他们俩没读知情书吗?”
“他们想今天离婚,时间有些仓促,没让他们细读,是我的错。”
“那您二位今天就不要离了。”
“为什么?”还是乔健。
“离婚以后,您二位就死了,即使这样也要离婚吗?”
死?
蒋胜男有点想动动她的脚,她想用鞋跟敲敲地,似乎逛商场时心里的感觉应验了。
“死?”乔健高起一只眉毛,“你开玩笑吗?离婚和死有什么关系?离婚就会死?你想早点下班也不用说这种话啊。”
“那么您二位是坚持要现在离婚吗?”
“对。”蒋胜男抢在乔健之前做了决定。
“剪吧。”
砰、砰。
在那一声“剪吧”之后,蒋胜男觉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摔了一跤,可是不疼。她睁开眼,自己倒在地上,她想站起来,可是手和脚都没有动。她又看了看,竟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蒋胜男看向说话的乔健,懂了。
她和乔健在结婚证被剪开的一刻当场去世!
乔健想要跑到法官跟前,拽起他的领口质问,可他使了半天劲也只是在自己身体上面飘。他也碰不到自己的身体,只能没进去。
“这〇〇是怎么回事?”
法官听到乔健的脏话也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蒋胜男忍不住皱眉了,“你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这都什么情况了还管那么多?我们都要离婚了你还管我怎么说话?你们都是死的吗?赶紧解释一下行不行?”
没想到乔健是个炮竹,张小丽有些头疼,“两位已经离婚了,所以已经死了。”
炮竹被泼了冰水,冰得脑子发木,乔健住了嘴。
离婚室里静了,又响起蒋胜男的声音,“离婚和死是有什么关系?”
“蒋女士和乔先生结婚以后,命就系在了结婚证上,刚才确定要离婚就剪了结婚证,结婚证一剪,命就剪开了。”
“这怎么离个婚就得死呢?以前不是这样的吧?不能像以前一样吗?”
“现在,离婚就是死。”蒋胜男想起坐在出租车上看到的那些“乌鸦族”,“我们死了为什么还能和你们说话?”
张小丽干脆站了起来,“这个离婚室比较特殊,一会儿殡仪馆的人来了,两位就会被带走送去投胎,出了这屋就不能说话了。”
乔健嗤地笑了一声,“说起话一套一套的,那到底为什么会死?还投胎?张小丽是吧,我告诉你快点把这破把戏收起来!”
“有什么办法不死吗?”
“蒋胜男,他们的鬼话你也信?”
“没有细看知情书是我们不对,但是您这边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讲一下,也有一定责任吧?”
法官讲话了,“现在还有一个办法让二位不用去投胎。”
乔健又笑了,“办法?还要演——”
“请讲。”
“蒋胜男!”
“请讲。”
“如果二位现在办理复婚,那么就能以复婚证为新的载体,续命。”
“哈哈哈哈,续命都出来了。”
蒋胜男犹疑了,但嘴巴没有停,“那样就不用投胎了?”
“是的,您二位的魂会回到身体里去。但若再要离婚,剪了复婚证,就没有任何办法补救,只能去死了。”
蒋胜男很是愤怒。她是为了跟那爆竹男人分开来民政局的,结果到头来如果要活下去的话,还是要和那男人过下去,而且白白死了一遭。跟乔健是过不下去的,然而离婚了就得死,这到底——
“行啊,那就复婚吧。”
乔健!你〇〇!
蒋胜男很想冲上去用她新买的鲜红色高跟鞋踩那乔健的脚,拍拍那脑袋看看是不是能喷出点水。这乔健!
这〇〇!她还没想好呢!
“蒋女士,您愿意吗?”
蒋胜男僵硬地点了头。
可乔健没看见,“蒋胜男!怎么不继续演了啊?还是真想死了啊?”
蒋胜男想着她新买的高跟鞋根有多么尖。
咚咚。
有人敲门。
有人进来。
抬着俩棺材。
那些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原先离不开原地的蒋胜男和乔健拉向了棺材。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蒋胜男!蒋胜男!”
乔健是越喊越大声。
蒋胜男想清楚了——复婚也不是说得一起过啊。
“蒋胜男!你要死就等复婚了自杀!你别拉着我一起死!”
这也是个崭新的思路。
“蒋女士刚才点头了,乔先生。”张小丽向殡仪馆的人摆手。
殡仪馆的人带着棺材离开。
又是砰、砰两声,崭新的两张复婚证上敲好了章。
蒋胜男感受到她的高跟鞋,感受到她的新衣服,感受到地的凉。她迅速站起,嗒嗒嗒嗒地跑到乔健跟前俯下身,“缓过神来了吗?”大力拉起乔健,“一个重心不稳”踩在乔健脚上,乔健嘴里的惨叫硬生生被蒋胜男瞪回肚里。
不对,“我为什么要怕你?”
“行啊,那就去死啊?”
乔健哑火。
蒋胜男嗒嗒嗒嗒走到张小丽跟前,盯着她的眼睛,“离婚了会死,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了女士。”
蒋胜男很满意,点头拿走自己的证件就嗒嗒嗒嗒地走了。
等张小丽终于送走乔健,她回到前台拿起手机。
“我们离婚吧。”
呸。
民政局里张小丽这么想着。
民政局外蒋胜男嘴里进了一根头发。
呸。

作者:鋭意善処

订阅评论
提醒
1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