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想要手捧花,于是他飞翔,他的世界从此变成了甜美的——缺氧氟西汀

白色雏菊花语:埋藏在心底的爱

 

小左家的玫瑰花谢了,被每周请来帮忙打扫房间的阿姨收走了。水晶花瓶清洗的干干净净,带着还未干透的水滴被摆在在茶几的中央,折射着正午的阳光在没开灯的房间墙壁上投射出霓虹色的光斑。在客厅沙发上躺尸的小左数着天花板上的光点,放任奇怪的想法在脑子里天马行空。想着下次出门的时候去花市再挑一捧开得娇艳的花摆进突然空荡荡让人有点不适应的花瓶里,回忆起花市里水汽和各种花香气糅合的环境,上次好像在角落的一个小摊位边看到了很漂亮但是不怎么显眼的白色雏菊,不知道这次去还会不会有,如果还在一定要带一束回家……躺到花瓶上的水滴都干透留下浅灰色的水渍,光斑也随着阳光慢慢偏移,一点点变得更亮,小左终于窝进沙发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好像睡到天都昏黑,和市区里绚烂的晚间时光不同,郊区没有强光形成的光柱直射入天际,只有零散几家街边小摊挂着多色的小夜灯,星星点点的有色光把午夜都染成霓虹。水汽充盈的夜晚连柏油马路都反射着光,抱着一束白色雏菊的小左踩着马路牙小心翼翼保持平衡一步步走着,好像马路是海面,马路边是唯一安全的独木桥。晚风袭来的时候控制不住打了个寒颤,一个趔趄跌下了马路牙,恍惚间又像是从空中向下坠,被细小的水珠编织成的云层裹住减缓倒向地面的速度,或许是在低空中飞行,从天上降落。远处隐约听得到夜骑选手在摩托车上装载的音响正播放着沉重的808鼓点,穿透高密度的潮湿空气击打在耳膜上,熟悉的节奏和心脏共振,随着骑手越来越近心跳也慢慢同步,在与头盔下看不真切的目光交汇的一刻心脏也漏跳了一拍。紧接着重重的磕在冰凉的地面上,抱在怀里的雏菊也滚落出去,像玻璃制品一样跌碎在马路上,洁白的花瓣散落一地,边缘不规则的染上尘土的颜色,随着远去的鼓声微微颤动着,刺骨的寒意和细针刺进皮肤般的疼痛唤醒了还飘在云层中的意识。猛地睁开眼夺目的阳光就这样闯进眼眶,刺激得人流出一两滴生理性泪水。

终于适应了强光后的小左环顾四周,仍是午后太阳最毒辣时的光景,不同的是自己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磕在地上,花瓶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束白色的雏菊,花瓣上还沾染着棕灰色的土渍,有的花朵已经掉落了几片花瓣不太完整,看起来已经放了一段时间。端详着雏菊的小左回想起刚才莫名其妙的白日梦,一段又一段好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明明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却无比清晰,记忆里的他笑得比任何时候都更甜美,身边还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但是脑海里像山谷回音一般越来越清晰的响起一个声音:“张思源,张思源,张思源”

不存在的记忆占据了他的脑海,越来越多的回忆和声音伴着心脏漏跳的那一拍一起回到身体里,白色雏菊展示着自己花期中的美貌,好像这次凋谢后就再也回不来一样。恍惚中的小左没听到门口的脚步声,直到门铃声响起才跌跌撞撞走去开门,门口的男人捧着一束雏菊,阳光落在他脸上勾勒出轮廓,见人来开门笑着把他拥入怀里说:“你好左元杰,我叫张思源,这次不会再离开你了。”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