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想要橘子,于是他吃,他的世界从此变成了香气扑鼻的。

睁眼,按下正要响起的闹钟。

 

拉开窗帘,露出一尺光景的窗户。暗淡的光线,如果还称得上是光的话,照得屋内又暗了几分,在浅灰的被单上投下深灰的阴影。

 

脱下统一分配的睡衣,穿上统一分配的浅灰衬衫,配上同样模糊的外套。

 

庸碌的地铁,晃动的霾似地攒动的人影。

 

仅容得下一个人的cubicle,嘈杂的键盘声,屏幕旁挂着的编号:1356-072.

 

时间的流动难以捉摸。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狭小的家中,正盯着某本破旧的本子发呆。文字是深棕色的,纸张是棕黄色的,但在正中间,画了一只橘红色的,闪着光的,橘子。

 

是什么时候的日记?为什么写了这个日记?记不得了。

 

“橘子真好吃!”上面写道,“以后要天天吃!”

 

橘子是什么味道的?脑海却只有填满了锯末般的干面包和比白水还稀上几倍的牛奶。

 

对啊,橘子是什么味道的?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在地铁站买了一瓣密封好的橘子,花了近一个星期的工资。

 

小心翼翼地吃下,却什么味道都没有。和记忆中的不一样呀……即使想不起来,但就是不一样。

 

想再吃一次以前的橘子。

 

 

生活开始变得难以忍受。

 

那红色,黄色的橘子总总在他的脑海中飞旋着。

 

橘子妄想症,他这么称呼道。

 

 

用掉了积攒下来的全部假期,他决定去找自己的橘子。

 

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都号称是“世界上最会种橘子的城市”。的确,橘子又大又圆,一个几乎有苹果大小,有着肥大的果粒,汁水很足。

 

但是它们没有味道,一丝都没有。

 

巨大的灰色的果实看上去更像是肿瘤。

 

 

最后,他走遍了所有的城市。

 

时间快到了。

 

他自暴自弃地用剩下的积蓄随便买了张机票。

 

目的地是个不知名的村庄。

 

他找了家农舍借宿,那家人很热情地带他参观了村庄。

 

村后有大片的橘子林。

 

光着脚的小孩在缀满果实的枝干上玩耍。笑声听上去甚至有些陌生。

 

“不好意思啊,这里的橘子没有城里的那么大个。”男主人抱歉地笑笑,给他摘了几枚。

 

塞到手里的橘子不大,比鸡蛋略大些,在黯淡的手掌中闪着橘红的光。

 

已经放弃了,他点点头,随手包开一个扔进嘴里。

 

似乎有炸弹在嘴里炸开了。

 

剧烈的甜味和酸味从小小的橘瓣崩裂出来,脑海中那若有若无的回忆中的橘子也有了实体。

 

一时间,不知是该大笑,还是该落泪。

 

 

回到城市,继续着之前的工作。

 

每次回到家,他总会留出一段时间给自己。

 

给屋角的一棵一人高的橘子树浇浇水,吃一枚橘子。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