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the fallen sun–追逐落日(终稿)

After the Fallen sun–追逐落日

 

请求访问“追逐落日”-0172号文档–

 

文档已损坏,是否尝试修复–

 

是–

 

修复中–

 

修复程度79%–

 

修复已完成,完整度为92%–

 

请求访问–

 

请求通过–

 

斯斯,沙沙,磕……(杂音)窸窸窣窣……

 

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屏幕上,浅棕色的头发,戴着眼镜,深绿色的眼睛带着疲倦。他约莫三十来岁,下巴上有点稀疏的胡子,衣服是深棕色的,像是某种皮革,左臂上缝着一个白色的袖标,已经微微发灰,上面有半个橘色的圆。背景是一个略显昏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是头顶上不断跳动的一个橘色的光团,墙壁呈铜棕色,并没有看到什么额外的摆设。抬起目光,他停下了手上的操作。

 

“第172号追逐期第572天。记录员:约翰·晨星。室外温度:零下132摄氏度。我们终于开始看见一些光明了……不,不是抽象上的那个光明,是真正的阳光。自从上一个追逐间期结束,我们还没见到过除了余灰以外的光源。的确,还有些生物光源,不过那个估计排不上什么用场。”他笑了下,似乎对自己的笑话很满意。

 

“回归正题,光线说明我们对落日的方位是正确的,如果按之前的进程的话,保佑我们的马达正常工作,那么一年之内多半能进行采集。我们这次还算是幸运的,才一年多就有了发现,从记录里来看,即使是寻找上十几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段停顿,他用四根手指轮流敲着桌子)

 

“其实,说来挺奇怪的。明明日啊,年啊的概念对我们已经毫无意义了,我们却还在用这种说法…..要是按书上的说法,地球绕太阳一周是一年——那时候太阳还是天上那个,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光景啊……算了,就当是个传统文化吧。”

 

“车上的人员没有什么变动,晨星,弗洛拉,盖茨,佛萨特,凯米斯特,德科塔……总计16号人。车厢里的物资还算够用,多亏了泰拉,虽然种类有限但还是有的可吃。希望能有机会遇到其他的车队,也许能交换点种子也说不定呢……”

 

(传来开门声,一个年轻人进入了画面的右侧)

 

“晨星先生,又到了校准的时间了。”

 

“啊,好的,萨米,那我就先过去吧。还剩点外面的情况,你帮我录完吧。”

 

“可以吗?我以前还没有记录过……”有点犹豫,但看到约翰已经起身让出了位子,萨米便走到了屏幕前。他有一头稻草色的头发,稀疏的碎头发在栗色的眼睛前晃来晃去。身上同样厚重的衣服显得不太合身,袖子挽了上去,整个人像在衣服里晃动。

 

待到门关上了,他清了清嗓子。

 

“那么,记录员:山姆·佛萨特。现在外面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但开始有了一些降雪,收集起来又能够维持几个月的。目前处于平原地带,并没有在周围看到什么遗骸或其他车队。生物的话,周围偶尔能看见一群盔犀,但好在没有任何猎食者出现。”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对了,因为温度上升了,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外出采集了,平原地带应该有不少的以前的遗迹,说不定能找到些发动机和车身能用的零件。但也不能抱太大希望,毕竟落日可能已经从这里经过过了。记录结束。关机键……”他欠起身来按了屏幕上的某个部位,屏幕暗了下去。

 

…..。

 

 

屏幕前是一个结实的中年男人。深色的皮肤,一条显眼的浅色伤疤几乎贯穿了他的左侧脸颊。

“第172号追逐期第698天。记录员:卡特·盖茨。室外温:零下127摄氏度。我们今天外出进行了搜集……(扭头)天呐,安娜,不能你来记录吗?你知道我讨厌对着这块屏幕自说自话!”

 

“今天轮到你了,卡特!”一个同样粗壮女声喊道,“赶紧读那个天杀的稿子,然后滚过来收拾你捡回来的那堆破烂!”

 

“切……”不耐烦地皱着眉,卡特轻哼一声,将手里的纸在桌面上铺平,“今天,我与我的儿子盖文·盖茨,还有尼克托·佛萨特前往了位于之前探查到的遗迹进行了探索,坐标在……嗯,这个坐标的西偏北35°处982千米外……”一指禅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探索过程也按照流程录下来了。鬼知道录下来干啥,难不成还真的有机会再跑回来?”

 

检测到视频附件,是否打开?–

 

打开–

 

(镜头一阵晃动)

 

“装备好了吗,盖文?再塞塞你的手套!想冻掉只手吗?”

 

“已经很严实了,老爹。”一个不情不愿的声音从摄像机后传来,不过在屏幕的边缘仍旧可以看到他又往上拽了拽手套。

 

摄像机一转,两个男人正并排坐在类似驾驶室的房间里,仅仅是三人厚重的衣服,就把较为狭小的空间里几乎塞得满满当当,再加三个上几乎半人高的背包,似乎连站起来都难。面前的玻璃一片漆黑,肉眼捕捉不到一点外界的轮廓,但车还是兀自向前行驶着。

 

“你确定我们的定位是正确的?”车里沉默了良久,盖文问道。

 

“每次你都这么问!要不下次你来用声呐仪?”

 

“不,还是算了,那玩意每次都震得我头疼。佛斯特叔叔,你回头能再给它加个减震的东西吗?”

 

右侧的人伸了个懒腰,但因为手戳到了车顶不得不停在半路。“悬啊,它能用就已经不错了。不过一会如果能找到合适的零件的话,也许可以再做一点调整。”

 

“这次应该是个城市群吧,从体积来看……说不定会剩下点什么。”

 

“其他人也多半会这么想。”卡特拉了下摇杆,车猛地停了下来,不过由于是在塞得太满,三个人基本上都没有动弹。

 

车的后部弹开了。背包被踢了下去,落地的声响比想象中的要轻不少。随后摄像头也一起移到了车外。先是一瞬间的黑暗,紧接着屏幕就逐渐亮了起来,跟夜视仪差不多的效果。路面,隐约看得出来形状和延伸的方向,整个平面像被溶解过而后又凝固了似的,边缘处有凹凸不平的弧状结构,曾经可能有胳臂宽窄的物质现在像滩液体一样铺在地面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龟裂。

 

两个人影下了车,隐约看得出护目镜和口罩的轮廓。其中一个人扔来了个比胳膊还长的长条状金属物体,盖文伸手接住后便插在了背包的侧口袋里。

 

接下来的路程没有人说话。

 

远处高耸的黑影愈发地靠近,依稀看得出棱角和上面的孔洞。靠近地面的部分被更低矮些的建筑物所掩盖了,虽说低矮,但也足足有好几人高。

 

蔓延的痕迹最终扎进了黑影中。靠近了,可以看出周围是堆堆几人高的石块,没有任何天然形成的痕迹–或者该说,没人确定天然的石头到底该是什么形状,现在的石头大多有融化过的迹象–似乎仍未凝固,岩石上大多较为圆润,上面有孔洞可以向里望去,像是不知名生物的巢穴。

 

继续沿着道路深入,石堆形状逐渐明显,质地也发生了改变,在渺茫的星空下泛着光,上面或大或小的口,悬挂或镶嵌在边缘的不明物质无不暗示着其曾有的遮掩。

 

一人放下背包,钻进一个较大的孔洞中,几声翻动的声音后便又钻了出来,手上捧着一个比脑袋稍大些的铁疙瘩,放进了背包里。

 

走走停停地捡了些东西,道路开阔了起来。面前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地,向外辐射出去几条与来时相同的道路,似乎是废墟的中心,周围的石碓明显高出了不少,在灰色的地面上投下更加浓重的阴影。

 

前面的人吹了声口哨,向旁边指了指

 

摄像头像左转去,阴影下,突兀地排列着一个长方体型的车厢,与周围的废墟明显不是一个时代。

 

“这应该是其他车队遗留下来的吧……”盖文的声音闷闷的。

一行人像车厢快步走去。车厢有十多米长,没有窗户,外部包裹着皮质的保暖层,没有窗户。一人推了推接口处的门,见纹丝不动,便从衣兜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噗的一声,门锁发出了一瞬间的红光便紧接着黯淡下去。再用力一推,门向内旋开,发出一阵嘎嘎声。

 

他走进去,紧接着又退了回来,向摄像机招招手。

 

“摄像机给我。”应该是尼克托。

 

“我不进去吗?”

 

“别,进来了更挤。”

 

摄像头晃动着递了过去,对方接过后别在了衣服前。

 

画面一转。

 

车内的布置像是一件卧室,左右分别有三个网状吊床,整个车厢几乎空荡荡的,只有远处的墙角处似乎对这什么东西。铁质的地板随着前进吱嘎作响,他在每个吊床旁边都停顿了一下,将其一一收了起来,装进了包里。

 

“总有人会需要的…”

 

走近墙角,他伸手扒拉下那堆东西上盖着的破布,露出下面暗淡的深色的毛发。

 

摄像头猛地一抖,似乎是他整个人弹了起来。“他娘的!”小声咒骂着,他把破布又掀开了点。

 

尸体。

 

它显得十分纤细,不知道是由于瘦小还是死后的脱水。衣服相比起之前看到的十分单薄,看起来就像是一堆破布。它双臂环抱着膝盖,头埋在手臂里,难以看出年龄。

 

沉默着,尼克托试图扒开尸体紧抱着的双臂,它却像极干燥的树枝一样折断了,留下参差的断口。怀里滚落出一个圆形的玻璃容器,有巴掌大小。他连忙伸手接住,用手套抹了抹,里面隐约看得出有一块石头,稀稀拉拉连着几根导线。

 

“抱歉了,伙计,不过你估计用不上这个了……”他将容器小心地包裹在吊床里,放到了背包里,转身出了车厢。

 

“里面有啥?”是盖文。

 

“就是点日常用品,估计是他们燃料不足才留下的。”转了个向,他开始卸车厢上的轮子。

 

屏幕的边缘处可以看到卡特像车里张望着,停顿了下,正要进去的盖文也被他拦住了。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拆卸,五个轮子已经牢牢地架在了三人的背包上。逐渐少了支撑,车厢一开始还不至于翻到,但最终摇晃几下还是斜倚在旁边的石堆上。

 

画面又切回到了房间。卡特正低头看着手里的纸。

 

“最后我们收集到了23千克的融化过的金属坨,一个余灰储存器——凯米斯特家的姑娘应该高兴坏了,还有五个备用轮胎。”

 

把纸放到一边,他转而开始盯着自己的大拇指。”那个车里的家伙……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留在那里……要是燃料问题的话,再多拉一个人应该问题不大……天杀的。”深呼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想要他死的话肯定有更仁慈的方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结冰……靠……”

 

 

沉默着,他摘下了左手的手套。

 

那是一只机械手,弯曲关节处可以隐约看见电线和金属丝,形态与正常的手没有多大区别。苦笑了下,左手食指敲了敲桌面,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

 

这次是个全身雪白的年轻人。白色的头发像薄雪一样盖在额头上,几乎与肤色融为一体。他低着头,深棕色的眼睛若隐若现。与之前看到的装束不同,他披着一件白色的大衣,领口处微微露出点棕色。

 

“第172号追逐期第803天,室外温度:零下87摄氏度。记录人:卡斯迪欧·德科塔。今天我们遭到了袭击,现在其他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碌着,所以记录就给了我这种没受伤,也帮不上忙的人。”(声音略显落寞)

 

“袭击发生在早上,或者说,我们的早上,在大部分人,除了早起校准的晨星先生和看守马达的佛斯特先生,还没起床的时候。”

 

“我是被车厢的震动弄醒的。师傅告诉我去把小孩带到中间车厢去——毕竟掠夺者一般会集中攻击尾部,而带着马达的车头总有爆炸的风险。”

 

“在往后走的时候,车厢又受到了一次撞击,虽然没有窗户,但应该是对方直接撞了过来,墙壁上的东西都飞了起来……到了后面,我从佛斯特太太手里接过了他们家的双胞胎,晨星姐弟,还有莉莉丝。几个年纪小一点的估计没见过这种情况,吓得都哭不出来了,莉莉丝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可靠,抱起几个年龄小的就和我一起回到了中部车厢。”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似乎红润了点,但仍旧低垂着目光。

 

“安置好他们后,我想出去帮忙,虽然可能派不上多大用处,但简单的医疗还是可以的。莉莉丝也想一起去,但总得留下一个人哄孩子……之后我就回了自己的车厢拿了医疗包和防护服,鉴于车厢的一点漏风都会导致冻伤。在第五节车厢,我看见盖茨,他正扛着他们之前外出收集常常带着的那个,嗯,火箭炮似的东西,站在桌子上,从掀开了个角的车顶向外射火球,是那种只发光不发热的火,应该可以烧掉对方的保温层。”

 

轻叹口气,摇了下头。“他还真是很厉害呢,虽然还是未成年……过了一会,外面没声音了,他就退了回来,我也爬上去帮他一起把车顶角重新掰了回去。”

 

“后一节的厨房就破损的比较严重了,几乎少了半面墙。所幸没有弄坏炉子,里面的余灰还剩不少。进去的时候,各种小物件都在飞来飞去,叉子啊,刀子啊,不过幸好防护服足够厚……之后,凯米斯特先生从另外一边拿着盔犀皮进来了,同时叫我赶快去下一个车厢。”

 

“下一节是温室。这节车厢本来想对于其他车厢宽大一些,希望增加点种植面积。但我进去的时候里面几乎全是人,都在忙着修补墙上的窟窿。蔬菜明显受了冻,有好几株已经挂上了冰碴,土豆的位置则被炸了个坑。然后,师父叫我过去,帮忙处理弗洛拉先生肩膀处的冻伤–他整个左肩膀已经变紫了。他解释说他还没穿好防护服就忙着去抢救蔬菜了,师父就骂了他一通,说我们现在最不能失去的就是一个会种菜的人。我同时处理了他手上一些程度较轻的冻伤,说程度轻但只是相对于他的肩膀而言。不过好在温室里的余灰灯比较多,所以目前还没有截肢的危险。”

 

“之后我又零零散散地帮其他人包扎了一下,佛萨特先生的手指烧伤了,弗洛拉太太被吹起来的碎片划伤了小臂,山姆被炮弹砸中了右胳膊需要打个石膏……我做的时候,师傅就在旁边指出各种问题……果也难怪,我的技术还差的远。忙活了一会,晨星先生说应该甩掉那些人了,就决定短暂地停一会车,把外面的破损修好,这也导致我们的行程可能要再加上一个多月……”

 

有人敲了一下门。“小卡?”

 

“莉莉丝?怎么了吗?又有人受伤了吗?”猛地抬起头,转过身去。

 

“啊……不,没有新的伤员,我只是想确定下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你也,没事吧?”

 

“我怎么会有事诶!明明一直跟那群小孩挤在一起……算了,那就不打扰你了,你接着录吧。”

 

 

他没有说话,背景中可以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等到几乎听不见了,他才重新开口。

“那么,嗯,总而言之,这次没有人受到任何致命伤,不过绷带和药物剩的有点少了,等温室恢复了以后需要拜托弗洛拉夫妇在多种点棉花和草药。除此之外,也许,还需要再猎一头盔犀……”

 

一阵滴滴声打断了他。卡斯迪欧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只怀表,似乎是某种黄色的金属质地。有半个手掌大小。“到换药的时间了。记录结束”

……

 

检测到视频附件,是否打开?–

 

打开–

 

摇晃两下,录像的房间出现在视野里,不过从高度判断,应该是别再摄影者的胸口上。推开房间的门–说是门倒不如说是块钢板,进到了一个更加敞亮的房间里。中间有一张椭圆形的桌子,大部分是木质的但随处可见钢板的补丁。一群人围坐在桌子旁边,尼克托和山姆坐在左侧靠前的位置,正在小声交流着,时不时地爆发出阵阵大笑。接着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女生埋头看着一本书,黑色的长发松散地系在后面,男生一头凌乱的短发,戴着眼镜,正和旁边一个梳着整齐背头的中年男人争论,依稀听得到“肥料”的字样。男人旁边是一个满头红发的女孩,大概十七八岁,她激动地跟旁边的卡斯迪欧说着什么,后者远不如上次消沉,脸色也更像常人,正专心地听着。一个同样穿着白色外套的老头把脚搭在了桌子上,椅子向后仰着,丝毫不顾背景音量地闭目养神。喧哗大半主要来源于盖茨一家。卡特试图哄着腿上的一对约莫五六岁的龙凤胎。两个小孩都有一头卷发,穿的鼓鼓囊囊,算得上是行动困难,但仍旧试图爬到桌子上去。卡特一手拉着一个,同时还要时不时地把桌上的水杯往边上扒拉一下防止被推倒。盖文挤在父母中间,任双胞胎时不时地拉拉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低头摆弄着手里的什么东西。安娜,一个和她丈夫身材相似,称得上是彪悍的中年女人,则在和左边的另一个女人聊天。

 

镜头在这个位置有了些许的停顿。那个女人有一头柔顺的深棕色的齐耳短发,讲话时时不时地抿嘴笑着。似乎闪着柔和的光,即使身着厚重的皮衣,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清新,自由的气息。旁边紧挨着坐着一个小男孩,七八岁光景,正和旁边一个年龄稍大点的女孩边说边在桌面上比比划划,深绿色的眼睛闪动着笑意。

 

挥挥手,房间逐渐安静了下来,除了偶尔还能听见双胞胎在互相嘀嘀咕咕。

 

 

“今天是第172号追逐期第954天。”是约翰·晨星,“今天的全员会议,一个是例行公布一下我们目前的进程,还有一个,嗯,算是展示下重大建设吧。”

 

“那么,首先,根据计算,我们应该还有三个月左右就可以追到落日了。如果收集成功的话,我们就可以再次迎来一个十年左右的间期……”

 

人群中爆发出一小阵欢呼。

 

“当然,在此期间,我们也要加快准备相关器材了。凯米斯特教授?”。

 

红发女孩旁边的男人点了下头,“我这边还缺一些提取装置,具体材料无所谓,只要确保不会被落日直接蒸发”

 

“看来我们就需要再多组织几次收集了,卡特,你那边安排怎么样?”

 

卡特刚刚将双胞胎中的一个塞给他老婆。“啊,附近应该还有城市群,我一会去扫描一下的。”

 

“那教授,就麻烦你参与接下来的几次收集了。”

 

“好的。”凯米斯特教授的脸色暗了一下。

 

“于是,下一件事。”摄像头环绕了下房间,似乎在确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经过长时间的拼凑,我们终于有了–玻璃!没错,就是那种透明的,亮晶晶的碎片!有了整块玻璃后,即使在车厢内也能看见外面,而不需要冒险出去,被冻伤什么的……”

 

“之前也许你们有发现,会议室的车顶改造了一下–我们将它换成了整块的玻璃。”向上扬扬手,隐约看见车顶有洁净的光线在跳动。

 

“的确,这可能有点无用功。但是!相信我,这么做可是有价值的……”

 

他走向墙壁上的控制板,按了几个键,原本亮着的几个余灰暗淡了下去,车厢也没入黑暗。

 

“逐日者们啊,容我向你们呈现,星空……”

 

车顶上的什么东西掀开了……

 

璀璨。

 

黑色,蓝色,紫色浓浓地抹着,明明就在眼前,却似乎从永恒的时间起就在像深处延伸着。其上,其中,散布着各色的光斑,万般偶然地汇成团簇,围绕着不可知的中心兀自盘旋着。苍苍天穹似动非动,整个视野定格在结束与起始之间,脑后似乎已可以听见旋转中清脆,细小而又深远的碰撞声,但它又尚未发生,如同冰凌融化,似乎已然开始,在静止中却又逐渐结束。

 

虽然视野有限,但可以感到那片空间是无垠的。看不见地面,便很难感知到与天的距离。手伸出去,摸到,穿过,却发现它还在指尖流动。

 

光芒并不明亮,但足以照亮整个空间。清冷的银色散落开来,覆盖在桌面上,身上。

 

时间仿佛凝固了。

 

……

 

良久,耳后传来阵阵轻微的木板摩擦的声音,有几个人站了起来,背景也开始传来了人声。

 

“外面,原来是亮的吗?”年轻的妻子小声感叹道,那对夫妇缓缓站了起来,十指相扣,任凭光线在他们身边流动着,闪烁着。仰着的面孔看不出表情,只是静静地凝视着。

 

摄像头穿过人群向车厢的另一头走去。

 

“那些亮着的是什么啊!好好看!”坐在卡特肩膀上的双胞胎中的一个问道,向上伸着手。

 

“它们叫星星。”

 

“好多星星啊!等我长高一点,是不是就可以摸到它们了?”

 

“是啊,也许吧。”卡特的声音带着笑意。

 

摄像头已经差不多到了桌子的另一头,扭头看着或站或坐的人们。

 

“似乎没有什么实际价值啊……”转过头,身边站着那个白衣服老头。他大概五六十岁,个子不高,有一头茂盛的白头发。

 

“也许看上去是这样,德科塔先生。”摄像头再一次转向车厢,几个小孩站在桌子上,唧唧喳喳地笑着。“但价值有很多种……”

 

红头发的女孩也跳上了桌子,随后把卡斯迪欧也拉了上去。伸手抚摸着头顶的玻璃,眼睛中不住的兴奋。有那么一瞬间,两人几乎消逝在了银色的光束之中。

 

老人轻哼了一声。“你知道,最亮的那颗星星叫什么吗?”

 

“没记错的话,是启明星吧。”

 

“是啊,和你的名字一样,the Morning star。以前,人们总是靠着它来确认方向。”

 

老人转过身来,面对着摄像头,直盯着约翰的眼睛。“那么,晨星,你能以你的名字发誓,你能带领这些人,走向正确的方向吗?”

 

一段沉默,背景只听见其他人的说话声。

 

“我,以晨星这个名字发誓,会选择正确的方向的。”

 

“追逐落日”-0172号文档阅读完毕–

 

是否开始记录“追逐落日”-0173号文档–

 

开始–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