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落日(终稿)

太阳下山了,他也知道,是时候回家了。

今天维尔在学校里拿到了小红花,但他并不喜欢,因为红色代表着血。在路上,在焦急的人群中,他捡到了一支花,想要送给母亲,别在她的发梢。可惜母亲已经不在人世。他在学校里遇到了两次喜欢的女孩,维尔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和她说上话。

人们奔走在大街小巷,期间没有交流,相反的,空气中充斥着肃杀。

维尔回到了家,他记起爸爸今天临走前的嘱托——躲进地下室,不要出声。于是他照做了。他等待着那群人,果不其然,地下室顶上一瞬间出现了很多人的脚步声,伴随着的还有扣动扳机的声音。维尔没有发抖,没有哭泣,而是轻轻拍着自己怀里的小熊,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楼上安静了,但他不敢懈怠,躲在狭小的空间里睡了一晚。

 

维尔恨自己的父亲,正是因为他,自己的妈妈才会死去。如果没有他,妈妈该会多好。他想起了那天——

落日余晖映在天边,维尔盯着窗外,只可惜妈妈没等他多看一秒,就拉上了窗帘。她带着他躲进了地下室。只听着那群人的脚步越来越近,妈妈抱着维尔的双臂抖得越发厉害。正当他们要掀开地下室木板的一刹那,他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现在自己出来还能让你痛快点死,否则……”维尔的瞳孔放大了,他的手掌一瞬间冒满了汗水,顺着指尖滴到了地上。他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想打开头顶的木板,尖声质问父亲,可妈妈捂住了他的嘴巴,对他摇了摇头。把维尔的双手放在他的耳朵上,示意要捂住耳朵。身旁的妈妈留下了泪水,最后眼神流露出了一瞬的坚毅,便推开维尔,打开了木板。可能是出于恐惧,他不敢尖叫而是用尽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和耳朵,泪水从眼眶中溢出,不过母亲那声刺耳的惨叫仍然钻进耳朵,顺着血管般刻进了心里,萦绕在心脏没有弥散。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渗着汗水,或是血。他抱紧那只小熊,也许,它也会害怕。鲜红的血液从维尔头顶的木板缝隙中向下渗着,滴在了他的脚边。他忍住不看,可狭小的地下室中弥漫的血腥味无时无刻在提醒他妈妈的死。他记得之前每当躲在地下室,妈妈会拍着他的背安慰他,似乎这样,外面的那群人便没那么可怕。可现在,只能自己抱着小熊,瞪着双眼,度过一生般的一夜。半夜,他觉得脚边有东西在动,他没忍住惊叫了一声,竟是两只老鼠。它们被妈妈的血液味道吸引,贪婪地舔着。妈妈这样一个鲜活的人,此刻也只有这些血液能证明她的存在了。

木板缝隙透出了阳光,他知道,该上学了。走在路上,尸体已经被处理掉,可空气中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却仍在弥漫。到了学校,惯例是要先为死去的人们默哀。可是今天似乎不太一样,有些老师竟在流泪。平时他们虽然难过,但也不至于如此这般。果然,这次是为了一个学校中的女孩默哀。维尔心里更多的是恐惧,恐惧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全校同学默哀,恐惧自己周围的朋友哪一天会和母亲一样再也见不到。没想到的是,他恐惧的事情今天就已经发生了。当老师说出那个自己默默喜欢的、今天本要说上话的女孩的名字,维尔张开了嘴巴,泪水却始终没有流出。喉咙里似乎卡着东西,却发不出一丝声音。默哀后,一切如常——仪式上流泪的老师课堂上发了三朵小红花,同学们课间打打闹闹的笑声在维尔耳中如此刺耳,似乎,大家都忘记了她。

 

维尔已经十六岁了,他从未看过落日后的世界。也许两三岁时见过吧,但不记得了。战火依然在落日后发生着。

终于,好像过了百年一般,政府宣布停战,他们胜利了。维尔拉开窗帘,外面的太阳似乎不太对劲。他知道了,这是落日的夕阳。西方是红色的余晖,东方的天空挂着繁星。他流泪了,此间仿佛日月共映,美好终于露出头目,时间停留在此刻,维尔的泪水却止不住地向下流淌。他是不喜欢红色的,但此刻的夕阳却是无比美丽动人。

街上到处是伫立的人们,他们望着余晖、望着繁星,也望着交际之处,流着泪、唱着歌、跳着舞。维尔奔向夕阳、追逐落日,不舍得这份光明消失在西边的田野。

天黑了,似乎成了惯例,他又躲进了地下室。身体却始终发抖。他再次抱起儿时的小熊,想起自己的母亲和不知所踪的父亲。头顶没了令人恐惧的脚步声和枪声,同时逝去的,也还有他的母亲。维尔轻抚着自己怀里的小熊,偶然的,摸到了小熊背后的凸起。拉开它后背中间的拉链,里面居然有一卷纸条。里面是父亲所留下的一封信,看过之后,维尔也终于明白当时父亲的用意。父亲的那句话是和母亲约定的暗号啊!他的泪水沾满了胸襟,滴在了纸条上。他知道,父亲因为秘密保护自己可能被军官发现了,他并没有原谅父亲,但也理解了他的做法。一切的一切,只能怪罪于遗落在历史中的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

不知过了多久,维尔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和妈妈站在最美的夕阳下,张开双臂迎接自己。

他奔向落日,奔向父亲母亲的怀抱。也奔向没有战火的傍晚。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