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与陈皮(未完)

京城最北边,一个不大起眼的角落里,有着一座小小的四合院。先看这宅门,红漆好像只是刷了边,中间的木头俨然暴露,被风雨侵蚀的粗糙。这门口的石阶子儿,也不知从那边荒地捡来的,毫不气派。再一进屋,那厢房约莫二十余步宽敞,憋屈的不得了。那石墙的材质啊,还不抵外面的阶儿,毕竟是门户,怎么也得有点儿排面。

住在这里的吴家,生活也自是窘迫。吴大,也就是一家之主,本是并无定职。剪过头发胡子,骑着三轮拉过人,也推过小吃车满处吆喝。现在,他从卖小吃的经历中会了那么三两样手艺,在一个不大的馆子里面当厨子,挣得得比原来翻一两翻,还没那么漂泊。而吴太太,每天照料家事也颇为辛苦,光买个菜能和人家犟上半个时常,就为了那么几个铜钱的差价。衣服破了也是缝缝补补。而这还不是她所有的活儿,还需没事出去拾掇人家不要的破烂,管他是甚,反正拾掇儿回去,必然是有用。而他们仅有的一个儿子,他们取名为安,现在十岁有余,念着一所不算很贵的私塾,但是学费却也是让二人头疼。

吴安的眼里,爹娘都是忙碌的很的。但是要问他跟谁亲,那他想都不想肯定告诉你是跟娘亲。吴太太虽说是忙,在闲暇之余还是愿意坐下来跟吴安讲故事,语气还是比较缓和的。可是吴大,就是那种不咋说话,一说话就有些冲的人了。这怎么可能招孩子喜欢。吴安一见他爹就躲起来,或者座到吴太身边搂紧她胳膊,眼睛是不想,不敢直视吴大的。

近来吴安给家里闯了个货儿。

在学校里,有个家里钱稍微多一点的孩子从家里偷偷带来俩橘子在同学面前显摆。他大大咧咧的傻笑着,剥开橘子,没吃几口,一瓣掉到了本不是漆黑的地上。他的眼神里头,充斥着懊恼,但是迫于面子,他倒是装出一副无所谓,还咬牙把橘子一踩,不要了!

本来三五个小孩儿都争相挤着去拿那瓣儿掉在地上的橘子去了,看这一下,也都是散去了。但是,就是有那么一个小孩儿很是特别。吴安待其它小孩出去的时候把烂橘子捡起来,放到嘴里。他还拿手指在地上蹭了蹭汁儿水,再把手指放进嘴里,砸吗了好久,细细的回味,那带着尘土的酸甜的味。

不出所料,他闹肚子了,家里倒是第一次请了郎中开了小点儿药。给他灌了下去,他父亲一脸红,跑到吴安床前恶狠的深瞪了他一眼,想要说啥,又没说出口,便走出了他的卧室。

父亲在菜馆学了一个新菜,冰糖橘子,菜馆里每天也是几十斤几十斤的进货。可是父亲毕竟也是个老实人,而且,十分惧怕丢掉这很来之不易的工作,终究是不敢私藏一两橘子。但是,大把的橘皮是没人拿的。

路头边上,有个不是很出名的中医,但是闲来就喜欢招呼大伙儿,讲讲医药,父亲是为数不多原意听他絮叨的。而今天啊,这个老中医讲述的,就是陈皮…

父亲忽的就乐了,看了看装满橙皮的锈的有些许厉害的铁饭盒。

次日,吴安的床头便多了一个罐子,里面泡着有些褐色的橘子皮,也许,就是父亲制作的陈皮吧。

吴安见过橘子,只是不曾听说过陈皮,单是以为这是橙子水,兴致冲冲,端起水就猛灌,灌完之后,方觉得失落,跟他想想中那酸酸甜甜的问道倒是大相径庭。不过,短时的悲伤后,心情也就缓和过来,既然本来也不是自己的。

本以为这陈皮水是偶然,却是没想到是寻常。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