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落日(终稿)

“nmd,出千是吧,小心我们急了把你手剁了。”

“嘿,我这可没有啊,现在讲究的是证据。自己不行就算了,别赖我身上。”

“滚蛋滚蛋”

王sir浑身一颤,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渗出来,他咬了咬牙,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想道:“老婆,你的病还差点钱,我一定给你赢过来。”

“还玩不玩,不玩赶紧走,别搁这墨迹。”

“来了来了,擦,不就几块钱的事么,催命呢。”他咬咬牙,随即又加快了手的速度,对桌上的麻将牌使用乾坤大摆轮,揉来揉去。嘴上不经意间叼上一根皱皱巴巴的中华,毕竟是从扫地的朋友那边死皮赖脸要过来的一根。

“碰!”“杠!”“吃!”牌友发出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其他三家的牌似乎有着事先预料般,总是跳过王sir的出牌阶段。王sir紧皱着眉头,好不容易能摸到牌了,露出了标志性的大黄牙,挠了挠自己头发稀疏的头顶,抄起一个牌,“赌神保佑我保佑我!”用大拇指按了按蹭了蹭牌面,随即黑着脸扔出来。“tmd,竟然是个七筒,没啥卵用,真够点背的。”他捂着额头,将手中的牌撇了出去。五点半的太阳逐渐弯下身子,好像要藏在西边的山脉之中。

“杠!没想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水轮流转喽。”王sir的嘴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仿佛是在咀嚼牙齿一般。今天好不容易赢下的钱竟然要拱手相让,想起老婆骨瘦如柴的身躯,和眼中的黯然,他不得不攥紧了拳头。

“德德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东家发出了戏谑的歌声,吵得树林里栖息的乌鸦赶忙飞走,顺便狠狠地瞪了东家一眼。王sir的脸好似即将下山的太阳般,落寞无奈,但转念一想,眼睛又散发出精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鞋里掏出一个牌,揣在袖子里。

“上听了啊!”东家微微一笑,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五块钱墨镜,二郎腿翘了起来,椅子随着他的身子晃了起来,向着路过的小姑娘吹着调皮的口哨,

王sir的脸由黑转白,由白转黑。东家杠了不止一次了,我要是点了可就连裤衩都输没了,头皮快被挠破了。

“快点啊,别墨迹的。老王,可别拖时间啊,这可没意义。”东家眯着眼睛,露出了一口大黄牙,拿着指甲剃着中午在牙缝留下的美味,塞进嘴里,回味无穷,给王sir可恶心坏了。太阳散发着最后的光芒,照耀在王sir身上。

大滴冷汗从王sir头上落到裤子上,裤子早已被冷汗浸渍的手握湿。拿起打火机,把烟点上,瞬间清醒了许多。他吞云吐雾,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抄起一张牌,眼睛一亮。袖子里的牌悄咪咪地滚到他的手里,另外一张牌

“胡了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梆子没想到吧”一排麻将轰然倒下,震得云霄和大山颠了几下。他笑眯眯地拍了拍黑着脸的东家牌友,“这清一色,瞅瞅瞅瞅!哈哈哈哈哈哈赶紧掏钱吧。”王sir的眼中闪烁了一下,随即又眯成了一条缝

正所谓贼不走空,东、南、北家掏出钱包,清一色的五块十块被砸到了桌子上。王sir卷起袖子,舔了舔手指,抄起蓝紫相间的宝贝轻轻捻着,长舒一口气,风一般赶去了医院,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太阳似乎滞留在了山上。王sir留下的一万混在牌堆里不知去向。

 

———————————————————————————————————————

闪光点:故事完整性还可以

弱鸡点:都挺拉的,自己也没清楚想写些什么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