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写作(同人文

特点:不是人类,是个怪物

性格:漠然  孤独  精明  智商高  幽默 表面好相处  半虚无主义

 

 

1.床:

他的家住在地底的雪镇,而他的床其实不算是个床,仅仅算是一个窄小的床垫。上面的被子被团成了一个球,整体看上去很不舒适。他的床尾和旁边的地上还散落着他的袜子。

 

2.冰箱:

他和他的弟弟住在一起,他的弟弟(papyrus)很喜欢做意大利面,所以我猜测冰箱里几乎都是他弟弟做的意大利面。冰箱是两个门的那种,上面一层下面一层,旁边会有他吃剩下的薯片袋子。

 

3.每天入睡前最后一件事:

可以是任何事,因为他嗜睡,在几乎任何条件和情况下都可以睡着。

 

4.中学毕业于:

教育经历未知,但可以是地底任意一所学校,因为他喜欢量子力学和天文学,并且原作有暗示证明他是科研员,所以学历会很高。估计是怪物界数一数二的中学/大学。

 

5.喜欢的书和电视节目

喜欢的书是双关笑话书和量子物理书,喜欢的电视节目估计没有。

 

6.怎么跟妈妈说话:

原作中并未出现和提及其母亲,不过以他的性格来说,估计是带着些幽默笑话式的正经,内容也通常较为简短。(他很少感情流露,通常带有一种大人的口气,和一种无所谓的语气。

 

7.最好的朋友:

是地下世界的王后,他们之间交流的纽带就是讲双关笑话。他们经常隔着一堵门来互相讲笑话,并且他作为一个不喜欢承诺的人罕见地接受了他的好友让他做的承诺,后来见面后两人相认,关系非常好,也很有共同语言。

 

8.包

他是个懒惰的家伙,出门从来不会背包。而如果要背的话估计会是蓝色的简约的风格,因为他不喜欢出风头。

 

9.失眠时会

很多同人描写他经常做噩梦失眠,我想以他的性格来讲会认为这都是常事了,他会因为无法改变的现状从而不再忧心忡忡,很快再次睡去直到又一次因噩梦惊醒,循环往复。

 

10.他最害怕什么:

他最害怕的有两点,其一估计会是自己弟弟、朋友以及地下所有人遭屠杀而死亡。最后这一条时间线崩塌,即使他最后决定出手也无法阻止。还有一点就是重置的力量,当他们都获得了美好的生活,只要一重置,一切都会归于原点,无论做什么努力都无法改变,因为最后大家还是不带有任何记忆地回到一开始的地方,无论谁是死是生,无论结果怎样。也正是因为得知重置力量的存在,他变成了一个半虚无主义者,因为他明白他做出的所有努力都会白费,所以干脆几乎什么都不去在意。

 

11、你见到他时,他正要去哪里

几乎不可能在路上见到他,因为他拥有瞬移的能力,因为他的懒惰所以他很少会走在路上。而如果他有地方要去,很有可能是去哨站站岗,或者去超市买番茄酱。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他完全依靠逻辑思考,并且几乎所有时候都是。这大概是因为他过分理智和冷静,是一个相当理性的家伙。

 

13、最难忘的事情

估计是亲眼看着自己弟弟被杀,以及在最后的长廊下达对玩家的审判时候的情景。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会在家里或者自己的哨站,不过大概率都是睡觉。

 

15、⾝体特征?

他的外表是一个身材矮小的骷髅,直观点来说大概只有一米二到一米三。他漆黑的眼窝里是一对白色的瞳孔,在他使用魔法时左眼会变成青黄色,右眼瞳孔消失。他总是露齿而笑,并且能做到说话不动嘴。他穿着蓝色的帽衫,内衬是高领毛衣。下身穿着有白色粗条纹的黑色短裤,他有帆布鞋但几乎不穿,平常是穿着袜子加粉红色拖鞋。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他经常做的动作是双手插兜,或者是闭上一只眼睛然后把两手摊开表示无奈或者玩笑的感觉。当他严肃时,他的白色瞳孔会消失,只剩下黑黢黢的眼眶。他是左撇子,和别人打招呼时会用左手,通常在和别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在手心里藏放屁垫用来捉弄别人。在他非常难过的时候会戴上帽衫的兜帽

17、喜欢(讨厌的⾷物)?

最喜欢的是番茄酱和热狗,最讨厌的大概没有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sans(undertale) 出生日期不详。

 

 

 

小故事:

“SANS!!!!你这个懒骨头,你怎么还在睡觉?这都快到中午了,快起床!!”

伴随着一声震撼天地的咆哮,床上躺着的家伙翻了个身,随即终于张开了他的双眼。

房门被打开,刚刚吵醒他的那声音的主人此刻已经近在跟前了,他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刚刚从床上坐起来的sans说道:

“你看看你,天天都这么懒散,照你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一个人类啊!……”

又是每天他起床时的惯例,照常被唠叨那些抓捕人类的伟大计划,虽然他并不反感听这些东西。

sans眨眨眼睛看着他一如既往精力充沛的亲爱的弟弟,随即又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在papyrus一脸疑惑的表情中,sans缓缓开口:
“well,兄弟,你今天还真是激动到了’骨子’里呢….”

“SANS!!!”

对方急不可耐地打断了他的话,“不要再讲你这些愚蠢的双关笑话了SANS!!!”而sans却看起来对于逗他的弟弟这件事颇有兴趣。“是啊,可是你明明在笑呢。”

“我是在笑,可我讨厌这样!!!”

Papyrus气急败坏地跺着脚,似乎受够了自己的哥哥幼稚的行为。

虚掩着的房门外,传来了意大利面烧糊了的味道,客厅电视里的mtt午间节目也如期开始了,动感的音乐响起,更平添了几分吵闹。

sans就这么看着他的兄弟在他面前念叨着要去捉住人类,成为皇家守卫队的一员的伟大计划。papyrus看起来陶醉在了自己的美好幻想中。盯着他明媚的笑容,sans突然有些发怔,但随即他又很快恢复了他一如既往挂在脸上的笑容。

“好吧,bro。”看着papyrus结束了他的演讲之后,sans闭上了一只左眼并朝他偏了偏头,“我们现在就过去吧。”随即还没有等papyrus做出回应,他伸出左手打了个响指,下一秒他们两个就出现在了雪域森林的哨站。

每次他这么做时papyrus总会数落他太过于懒惰,连这点路都懒得走。而他总是摊开双手解释道

好吧,没什么可解释的,事实上他是真的懒得走。有这样的捷径,为什么不用呢?

所以在无数次地悟到了这样的道理之后,他的弟弟也不再过问了。如今他们两个面对着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和高耸入天际的针叶林,同时陷入了沉默。

每当有人类从地表掉下来的时候,这里总会是必经之路。而如今他们已经收集到了六个人类的灵魂,只要再收集到一个人类的灵魂,他们怪物就能够打破困在地底的局面,回到地面上去。而拿到了这个人类的灵魂,papyrus也会被允许加入皇家护卫队。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看起来对抓捕人类这件事情如此积极。

以至于,不顾任何危险地前进。

“那个……paps…”良久沉默后,sans抬头看向比他高的多的弟弟,“你在干什么?”

“嗯?sans,不要打扰我。伟大的papyrus正在观察有没有人类掉下来。”

sans闻言扬起一个无奈的笑,“那个,兄弟,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对一个人类抱有这么大的兴趣。”

“不不不sans。” papyrus义正言辞的纠正他道,“我是个有目标和理想的骷髅,我可不能像sans你一样这么懒散,不然我们永远都不会有出去的那一天的,你应该理解这点,捏嘿嘿。”

“我是说,paps,这会让你陷入危险……”
一双手突然扶住了他的肩。

“SANS,我说过多少次了,伟大的papyrus能够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操没用的心了。”

sans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对上papyrus自信的笑容,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抬头冲他挤出了一个微笑

“你说的没错,兄弟。”

等待人类到来的时间是漫长的,sans一般喜欢坐在哨站上看着他的弟弟在忙活着布置用来困住人类的陷阱和谜题。他红色的围巾在一片白茫茫的雪中还是蛮显眼的,盯着久了似乎还会有些刺痛双眼。

鲜红色是那么耀眼,看着看着,酸涩和痛苦的感情便突然自灵魂中涌起,sans闭上眼睛想把这些想法清理出去,但他失败了。所以他只好选择用一个最直接的方式让自己停止思考,那就是睡觉。

睡梦中他又一次梦到了让他绝望的场景。那个掉下来的人类孩子拿着屠刀,走向了他的弟弟,而papyrus并没有做出攻击,只是张开双臂给予那个孩子一个友善的拥抱。嘴里说着那句至他于死地的话:

“没关系的人类,我仍然相信你!!”

下一秒他的头颅应声落地。红色的围巾飘落在洁白的雪上。身体倏地散成了飘扬在空中的尘埃。

他弟弟布置的那些陷阱其实他早就有看过,每一个都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他实在是太过善良了,用皇家护卫队队长的话来说,不让他上战场的原因是因为他会被撕成微笑着的碎片的…….

这还不止,在那之后,那个孩子杀掉了地下几乎所有怪物,逼得他在最后的长廊出手将其以审判的名义杀掉,杀掉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

这个人类拥有读取存档的能力,无论他做出什么努力,杀掉那家伙多少次,只要一重置,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抹除,直到这孩子变得足够熟练,最后可以杀死自己,成功屠戮地下世界。

而这一切结束后,只要经过重置,故事又会重新开始,这孩子又会以一个新成员的身份来到地底世界,所有人对于他的印象将会被清除,像是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sans很早之前就通过他敏锐的观察力和对于时间线的研究了解了这一切。真相的得知让他变得空前的绝望,他开始逃避自己的生活,不做任何努力。虽然他对于美好的未来这一点不抱什么信心,但他确实打心底希望这一次的重置,那个人类不会伤害别人。

可他终究是错了。

他又一次看着自己亲手带大的亲弟弟死在人类的屠刀之下。他不明白,痛苦、悲愤、绝望、压抑的心情找不到任何宣泄口可以爆发。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走过去,腿一软便跪了下来,红色的围巾已经沾满了尘埃,与白色的雪混在一起。

“paps……papyrus……”

拜托,别再让我面对这样的结局了。

 

“SANS?你还好吗???”

sans猛的抬头,睁眼便看到了papyrus一脸担心的表情。“你在那儿睡觉就算了,还一直叨咕什么呢……老天,你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你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

是梦啊,见怪不怪了。

sans勉强扯开一个笑容,“oops,我没什么事。只是……你知道,我可能是缺了点儿番茄酱了。”

太拙劣的借口了,可是这已经是头脑混沌的他能想到的最完美的解释方法了。

Papyrus长呼一口气,随后又开始了对他哥哥的人生指导:“唉,想吃了就去吃嘛,真是的,sans你这家伙,白白叫人这么担心!”

sans恢复了往常标准的微笑,“真是抱歉…,bro。”

“那你就去你常去的grillby’s吃点东西吧,看你今天状态也不好,估计更不会做出什么抓捕人类的实质性努力了。”他叨咕着,随后拍拍sans的肩。“好了,走你的捷径去吧,伟大的papyrus还要继续研究如何抓住一个人类呢!捏嘿嘿!”

“好的兄弟。”
sans点点头,随后他目送papyrus朝着前方走去,往前走一段很长的路,就是遗迹的大门口,人类会从那里出来。

他只是一直站在那里,看着那高大骷髅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茫茫雪原中。sans营业一般伪装出的微笑褪去,他无神地盯着无尽的前方,忽然又想去追。但无论是缺乏运动使他的身体素质不达标,又或者是徒劳的奔跑并没有用。他朝着那个方向走了一段时间,终是再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太远了,太远了。

人们应该知道,无论多么努力,都不可能从地表走到月亮上。

于是他放弃了,瞬移到饭店里,在那里喝得烂醉。

 

 

“……我早就怀疑你有特殊的能力了。”

金光挥洒在最后的长廊,审判的钟声早已敲响。

面前的人类面无表情,sans叹了口气,接着说下去

“所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做正确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应有的责任么?”

那人类点点头,表示同意。

“好吧……”sans略显酸涩地笑了笑,“我了解了。”

光芒刺破巨大的玻璃窗,金色逐渐被白色吞没,脚下光滑细腻的金色瓷砖变成了雪域的皑皑白雪,天在下雪,白色的颗粒在四周弥漫。

但谁都清楚那不是雪,是尘埃。是怪物死后会化成的尘埃。

sans的脸黑了下去,白色的瞳孔从他的眼中消失,他看着那人类,终是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他最不希望自己说出的话。

 

“那么你为什么杀了我的兄弟?”

 

订阅评论
提醒
1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