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谁间。(终稿)

电报,绽放,毫无头绪的

 

今天的电报发的格外慢,也许是因为工作前林消一直缠着她问个不停,又或是因为,她实在心慌于他得来的那些消息,这的确令她迷惑且担忧。

 

“学姐,你要成为电报者了吗。”

“可能吧”

 

那你知道如何谱写明天吗?

“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

 

“那你知道人类吗?在我们世界里称作执行者的那些。”

“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

 

这段对话一直在林漓脑中反复反复,占据着她的全部思绪,以至于她真的要无法完成对于人类世界的谱写了,但若不能在明天来临前完成,那她只能死去。

 

她会被点燃,作为流星绽放,以弥补那些没有规划完毕的时间。

这才能不至于让人类世界失去秩序。

 

林漓拼命摒弃那些可怕的念头——她不该有杂念的,作为谱写人类世界的电报人,她不能有情感,不能有念想,不能有牵挂。

那些都是人类世界的那些执行者该有的。她做的,是谱写事件,让那些执行者们制造情感。

 

电报人是不可以做那些低劣的生产工作的。

 

可是林消的身影。时时刻刻,无处不在。

那精致的脸庞,拥有着不符合与他年龄的成熟,却会乖乖地叫着她学姐,带着小小的骄傲。

 

林漓的思绪又跑远了,很远很远,溜到了白云那端,那几年之前的粉色绒花, 越飘越远…

消清爽的短发被白色的极光照的格外明朗,而林漓会望着他。

微风摇曳着当时的空气,冷的,可光是暖的….

 

那时什么时候的光景了?在林漓还没有到达电报人年龄标准的那些夏天吧。

 

好久没有拥有夏天了。

人类世界的现在,恰是夏天吧。

又该编写关于夏天的故事了呀!这总是林漓最爱的时间,即使她自己已经不再能拥有。

 

她愿称那些电码作为故事而不是一项任务。

因为故事,是堆积着情感的。

可惜在电报者的世界,情感从未存在过。

 

“可夏天总该是拥有粉色绒花的。”林漓自言自语着。

 

 

“滴-滴滴—”电报机响起来了。紧凑而局促的。

林漓的精神高度集中着,手指飞快而有力地敲打着按键。

终于,在黎明之前,她敲下了最后一个字节。

 

“吁。”她像是卸下负担般地叹了一口气,走离了桌旁,“今天对那些执行者来说一定是一个美好的夏日。”

林漓在她温暖而干燥的床铺上躺下了,吸着梦里面阳光的味道。

 

 

不知究竟过了几时,只是当时白昼如炽。

 

脚步声,转动声。窸窸窣窣,晃晃悠悠。

 

电脑屏幕在那银色中泛着幽幽的蓝光,在那个没被关掉的页面——

“第786254232号文件  发送失败。

 

 

 

 

 

 

 

 

 

 

 

 

 

 

 

 

凌晨4点,林消惊醒了。

凌晨4点53分,他又睡着了。

 

作为电报者,他会一直睡,直到第二天的夕阳将他唤醒,在那路灯还未亮起,阳光也已消失的晨昏交界瞬间——他必须赶在世界再被照亮的之前,发送出关于明天的一切讯息。

可是他今天竟然提前惊醒了。

这不寻常,很不寻常。

 

昨天傍晚发送的是786254678号,是林消上任后发送第436份文件。

这是一份很平常的文件,只是单纯的制造着定额情感罢了,没一点额外的奇迹。

这天没什么值得那些执行者们纪念的。

 

那为什么会醒来呢?

那为什么会醒来呢!

 

“6月29日 7;30”——荧光的电报机屏幕显示着。

林消再一次惊醒,不过这次并不是他自己惊醒了自己,而是被那尖利的通报声惊醒的。

“通报第9899号电报人林消,你昨天17;52分发送的电码第786254678号与第9898号电报人的第786254232号出现重合现象,违反了第346条电报法,特此通报,请迅速删除后继续进行睡眠。”

刺耳的女声冲荡着林消的耳膜:“重合?!这怎么可能呢???”

的确,自林消上任以来,执行者的世界黑白饱和达到了极值。

林消创造了执行者世界最高的情感生产量时期。

谁都无法相信林消会发送出有重合现象的电报,包括他自己。

 

那该怎么办呢?

 

开启屏幕。

删除电码。

回到床铺。

继续睡觉。

……

 

可就在林消整个身体都压实床铺的那一瞬间,世界翻转了,准确的说,只有林消的世界翻转了。

他头冲下仰着,跌落…

无边黑暗。

无数旋转。

无尽时间。

 

一切都消失了。可是他看见了林漓。

也许是在梦里,也许是在某个无人知晓的结界中的幻影。但林消确切的明白,他的确是看见了谁。

 

黑暗都已隐去,万物皆已混沌,也许是迷失在了时间的某个缝隙,也许是流离去了世界的某个角落。

但他清楚地记得,他一定看见了谁。

在亮得刺眼的白昼旁边。

在白云那端,

在几年之前的粉色绒花旁,

她迎着微风摇曳的零度空气,逆着光,望着他。

 

这就是那份重合的电报啊。

 

这只能是那份重合的电报啊!

 

一切仿佛安静了下来,接下来是死寂般的凝固。

林消手中多出来了一颗旋钮,分明是那电报机的银白色。

“这..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好像是那个如炽的白昼。”

 

“砰!”

轰鸣在林消的耳畔炸裂,他最后的记忆只是那些曾经,在那个白昼—–

无论欲望或是奉献,全都化为虚无,

就如林消的肉体,已随着流星的痕迹消逝…….

 

逐渐逐渐,那些物质的早已模糊,可林消却依旧保留着清醒,那是林漓给予他的,以爱之名的那些意识。

可他却再也无法接受,在那个如炽的白昼,那个与流星般明亮的昼……

 

“我只是想守护她对吗?我没有错的对吗?电报者的命运不是我能左右的,那只能算是她的宿命!与我无关,无我也只能这般…..”

“那只能是拥有情感的惩罚!一切都是错的!没有人类可以理解!没有上帝可以理解!那些蝼蚁们,何必称我们为上帝呢?”

 

“连情感都不能拥有。连爱都不能表达。又有什么值得憧憬的?”

“也许绽放至少还是最美的结局。”

 

“这不是也轮到我了吗。”

林消沉浸了,摒弃掉了那些独属于他的灵魂碎片,任其飘零或掉落在时间哪处,不会再寻,无人再寻。

 

一切又化为了混沌罢了。没一点涟漪。

他曾看见过谁呢?她曾爱过谁呢?

 

他们和她们是谁呢?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