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锅中的母爱-雄狮(终稿)

关键词:鱼,保护,伟大的

(前言:尧帝时代,柏灵因为了自己的卵崽偷吃了仙母的金散丹。天神勃然大怒,命将所有的鱼卵全部处死。处于万般悲痛的柏灵将自己的一半鲜血和寿命从腹中吐了出来。天神最后让她留下唯一的鱼崽,并将她贬下天宫,归入人间。作为唯一的鱼崽,柏灵将她视为整个千年家族最后的希望。而后……)

油锅在沸腾着,柏灵做着进入这沸水中的最后心理准备。她,准备好了,准备好了为自己的孩子在拼上最后一口气了。

“呲呲”,整个身体都进去了,随之的尖叫也就涌上来了。“啊啊啊”,那每一粒油珠都覆盖在了柏灵的鳞片上。好似那灌汤包一样,一触就破,没有丝毫的犹豫。那成片的血“哗”的一下就迸发出来了。柏灵双嘴紧闭,犹如一位武林高手在以闭气来抵御外来的侵略。眼神发光,瞪的滴溜圆,真好比千军万马,杀气腾腾。再看那腮帮子,就如一个马达一般,跳的飞快。柏灵在用自己仅剩的残躯维持着卵崽的安全。

这时,锅勺拍打着柏灵,先上去,再重重打在锅底。紧接着,又是一侧。柏灵身上的血还在与这沸油融合着,身上被锅勺砸伤的伤痕也裸露着。她已是奄奄一息。她强撑着用那尚未剪断的鱼鳍摸了摸睡的正香的卵崽,她想哭,但她没有,她知道自己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柏灵努力的使自己立起来,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也失败了;第三次,她“傲”的一声,丹田发力,鱼肚往锅底一撞,身体“邦”立起来了。沸腾的油在她的身上一趟趟冲刷着,自己的那一层鱼皮已经破成了十几片,她没有叫、没有眼一翻就此不醒与世,她知道还有机会可以保留自己的孩子。

随着沸油的愈发猛烈,她顺着这趟漩涡,以她最快的速度与之同行。鱼尾甩到最大,把自己的身体打到了锅壁,锅壁也随之反弹了她,就在这一腾空的瞬间,她已一计“跳龙门”的姿势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使劲甩到锅外,避免这惨无人道的痛苦,可就在这一刻,锅勺打在了鱼尾,她失败了。

她绝望了,她痛心为什么老天爷不可以创造一次奇迹,一次把她的孩子从地狱的边缘拉向人间的机会呢?

绝望中,她充满了一种愤怒,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不,她就是要与田宫作对,她一定要将卵崽活着送出去。

这次,她以最快的速度一头撞向锅勺,靠着锅勺重重的拍打,她腾空而起。这时的她,恍恍惚惚、昏昏郁郁,本以为要失败的时候,在她内心的最深处,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牵挂,那孩子。她吐了血,用劲所有意念把孩子甩出了油锅。

她,成功了。

“砰”的一声,她应声坠入了地狱中。

她再也没能醒来。

但她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完成了一个来自最纯朴的妈妈的心愿。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