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兴一下:落下的烛火是否还会重新燃烧?

(对不起我只是想点保存而已,请随意地忽略掉我吧……!)

依旧是喜欢在开头或结尾写点作者阐述:说是即兴,也许决定要写成故事是一时兴起,但这从三月开始忙碌后,他也如同忽明忽暗的烛火般偶尔坐在我大脑的边缘上看远处的天空,我便也同样注视着他。

 

——来吧,让我们一起回到最初之地。

1.

千岛落烛的二十六岁生日在昨天过去了,今天的上司也依旧送来了今天的运送任务。这个轱辘轱辘转着的地球上,大概不止一个送货员会像自己这样给每个包裹都贴上代号标签,也许吧,但对那些打开房门签收快件的客人们而言,千岛落烛多半是少见的上门者。

飒爽的高大男子摇下车窗,随着墨色的单向膜一点点没入狭小而整齐的缝隙,上司先生今天也面对他夸张——夸张——夸——张——的、染成白色的、大波浪发型……抽搐了一下嘴角。

“……藤先生早啊,”缺失的字音终于从车内被释放出来,千岛落烛咧着嘴接过武藤先生递来的货物单,“今天您怎么特地过来了?”

“喔,千岛啊,早,”武藤先生只是后退等待千岛下车,再指了指一旁须“轻拿轻放”的货物,不知道是混不在意自己缺姓少名,还是已经习惯了提前开嗓的千岛落烛,“今天临时加一位老顾客的人情单,虽然不是非常贵重的大物件,但也一如既往地拜托你了。”

敲了敲包裹的千岛起身拉开中型车的后备箱,在货物们中为新来的小家伙腾出地方,一边检查了一下厢侧挂着的登记表单,一边随手向身后比了个OK,“虽然说‘不是非常贵重的大物件’,这种在好莱坞的电影里说不定就是什么木乃伊包裹……哈哈,今天的路线不错嘛,武藤先生就放心地回去吧。”

待武藤先生的声音完全消失在身后,千岛再次为了牢固而调整了一下包裹们,随后便坐进服帖的皮质车座、摩挲了一下侧边要掉不掉的皮屑、旋开车载音乐的按钮,一二三地、敞着车窗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被劲风鼓吹着纷飞的白发仿佛肆意燃烧着的烛火,翻涌如浪、邀约着伴随公路而行的白鸟,噼里啪啦地点燃摇滚歌声,混杂在后视镜上挂着的小手电筒那左右摇摆和车载音响的鼓点中好像叫嚣着渴望被点燃,张扬地压过了机械的导航女声——“目的地,早阪高中。”

2.

职工公寓的楼顶上有着一个鸽子棚,躬着身子走来走去的老保安会记着每日来楼顶溜一圈喂喂鸽子,却在今天清晨忘记锁上天台的大门。一直到繁忙疲惫的人们经过一天工作准备回家倒头大睡时,天台的大门也没被关上。

天台大门现在开着,刚从酒吧出来的千岛落烛当然不会知道这件事。

酒吧门窗上的灯管终于舍得在见不到太阳的时候开始闪烁,可惜完全没有踩上爵士乐的点,“蹩脚的蚂蚁跳着踢踏舞!”夜伸了懒腰,醉声遂起。被夜色衬得明亮的灯管们让千岛想起了大街上口红广告的粉色和电气白兰,但比起街头灯光为夜色蒙上的、微醺般的联想,他现在更该在意自己左手里的几根蜡烛。

这些看起来像蛋糕一样容易融化的蜡烛,它们的表壳已经被自己的手汗弄得有点黏糊糊了。

这个想法让千岛一边紧张地换了一个手拿着它们,在大衣摆上蹭了蹭左手,一边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当手掌还干燥着时发生的对话。

“Mr.大波浪,”得知千岛今日不打算多待的酒保故作腔调地叫住了他,从柜台的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了点什么东西,“Can U help 咪兔……处理一下这个,随便在哪里扔掉吧。打碎过我两个杯子的 Mr.大波浪,I believe 你会乐意帮我。”

带着点不容置否的强硬,那个几个东西被随意地递到千岛手中,是蜡烛,他恍惚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家酒吧时朋友曾给他庆生——那正是一年前的今天。

低头看着那四根蜡烛,其中一根从半截断掉了,两根看起来是被燃烧过,有着淡粉色的螺旋线,似乎是从什么生日蛋糕上拔下来的,唯一一根完整的白蜡烛则明显要粗一圈,显得笨拙而格格不入。

回过神来想要问点啥,发现酒保已经擦着杯子去招待别的客人。

“嘿!谢啦。”

3.

送货的时间节奏可快可慢,由车载音乐播放器决定。在便利店提上一袋今日干粮,千岛落烛向分布在干线四周的货点抛下了基本整辆车的货物,“哈”地喘气声音透露出他的一份轻松。他也知道,现在这份工作算是很不错的了——别人会对他这么说,他倒是觉得公司里的家伙们对自己挺好和“这份工作好不好”没什么关系,但无所谓,他愿意待在这里,哪怕他觉得去公路开大货车也不错。

四周的楼房像招摇上街的通缉犯般昭示出“城市”这一概念逐渐被无法攀爬更高的爬山虎吞没半身,在红灯也熄灭之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被他挪到副驾驶的“人情单”,就算戴着安全带,包装的样子怎么看都是把吉他之类的,想到这里千岛落烛忍不住发出了点笑声。

早阪高中的门卫把千岛和千岛的车拒之门外,“这个货要求本人签收,我可以送进去吗?喔,车不进车不进,我带进去就行。”听着那学校礼堂传来了模糊的歌声,他在访客登记册签上名字和日期,几乎空空如也的栏目与卷翘的泛黄纸像在诉说着无人相访问的寂寞。

意识到的时候,他希望自己好奇地看着学校里的样子没有让门卫觉得太奇怪。算了,他随意地想着,我真搞不明白别人会把什么事情认作奇怪的,之前被朋友画出过那么一条线帮助自己判断,现在早已丧失了本来就没怎么保持的习惯。

“这学校里种了这么多树啊,”千岛吹了声口哨拍拍车门。

门卫摸摸胡子也抬起头,他的门卫服透出一股被洗得有点发白的陈旧,但是却考究地服服帖帖,“是啊,九条先生喜欢树。”又接着说,“九条先生是前任校长。”

“哈哈,这树多得像是地精学校。”

“当然,我不会这么说。好了,请您去那边停车,校门口不能堵着。”

门卫虽然不打算和他秉烛夜谈,但接了话已经让他觉得不错。停好车,当他带着像吉他的货物下车,双脚真正站在在这镇子的土地上,方能辨认出远处的歌声应该是一首校歌。

 

这地方不好停车,货有点沉,千岛尝试抬头看着近道小路上方的天空,在独自送货一天的悠然与疲惫间被推到这个时间点了的他却被生活中的意外撞到。

“哇,抱歉抱歉,”千岛清爽笑着打算就此借道而过,对方则一言不发地继续走了,被又拉低了一点的棒球帽就好像是闭紧嘴巴的决心体现。

千岛落烛看到地面上有个东西的银扣反着光,“喂!你的东西……”大概是那个青春期Boy的,他弯腰捡起,自己话音未落,急切的脚步声却从身后突兀传来。

(这段要不要直接删掉)

4.

礼堂里的大家起立唱着校歌,真是奇怪,明明身边没什么声响,甚至还能听到一点嬉闹的声音,但高高的屋顶却有徘徊着的歌声传来,难道除了这里之外的其他人都在认真地唱校歌吗?

小柿虽然跟唱得很轻,但每次都会唱得很认真,现在的胡思乱想也许要归结于早上出门时与哥哥吵了一架,也许要追溯到对毕业晚会的忐忑。“北方的鸟儿,东方的水中鱼,都在向‘抿’天……”她唱错了一个字,紧张感犹如早已准备好的炸弹轰地炸开,在她一个人的心中无声地摧毁掉预设的心情。

为什么自己会连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身体中充满了如此情感的她,已经分不清楚挫败和不甘的区别。

毕业晚会的名单上面没有“柿”,唱不唱得好本该已经与她无关了,但音乐抵达休止符、她在椅子上坐下的时候,讲坛话筒的收音、椅子皮垫的破洞、隔壁同学拍着椅侧好像在打流行音乐的节拍,这些好像都在一个接一个地向她询问着:“为什么不试试看?为什么不迈出一步试试?”

“为什么不放弃呢?”她回问道。

 

5.

黑夜的沉默与身后遥远的街区就像是玻璃罐与覆盆子的关系般界限分明。

“啪。”

如果说从打火机中窜起的火苗让两者变得暧昧,那么再次燃烧的蛋糕蜡烛滋滋地散发出奶香味则让烟气变得甜美了。

依靠在紧闭的车门上,千岛落烛伸出另一只手笼住风来的方向,笨拙地遮蔽烛光。也许是为了成为护食的棕熊,他微躬身躯,任由不被遮掩的白发被晚风撩起。肩膀眷恋着手足的气味,既在从指间传来的暖意下放松些许,又深深叩向身体遥远的内侧,在这高远的城市里,他仿佛脚趾早已深深没入一寸灰烬,在这一刻突兀地矮上了几分。

千岛的脸庞被光轻柔地抚摸,黑亮的眼瞳映出细细的烛火——它摇曳着,让他想起了十年前的彗星也是像这样放声高歌。他忍不住低低地哼唱起粗糙的歌,缓慢、断序,用自己的声音唱着一点点歌。

“On the edge of the night……我们大声唱歌,得了名为 MUSIC 的无期徒刑病症……哼哼,Happy birthday to you……”

……♪

在这一刻,那双普通的黑色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原野上的一棵树。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