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机票(终稿)

“这次是真的要走了。”

他和她相拥在机场登机口。他拿着机票,国家特派给他的机票。拄着拐步履蹒跚地走进了人潮,一转眼,她就失去了他。他是个导弹专家,国家特聘他到国防基地进行研究,当然,这一切是保密的,包括对他的妻子。等上了飞机,他才意识到,快要七十岁的他们,可能是真的离别了。泪水沿着脸上的沟壑流淌,落在了衣领上。

妻子觉得他有些反常,之前和战友出游时总是欢天喜地,今日竟如此不舍。可她没有多想,离开机场便去接孙子放学。

泪水不止,浑浊的双眼充满着晶莹泪珠,明亮了起来。他想到,年轻时没有给她一个像样的求婚与婚礼,到现在也没有来得及补上。窗外晴空万里,可此时老人心中却是阴云密布。

她正给孙子做饭,说:“你爷爷啊,又去和他那帮战友旅游去了。留下我这老太婆留在家里。”小孙子说“那奶奶也出去玩呗。”她没回应,只是笑了笑。

下了飞机,坐上了军用车,他问到身旁的士兵:“小伙子,我可以借用一下手机吗?”在他收到了这个绝密任务后,手机等一系列电子产品就被禁用。只能寄希望于别人。毫无疑问,他的请求被拒绝了。

“奇怪,这老头子怎么还忘带手机了。”她很不解。

时间如流水,这话似乎在年迈者的身上体现的更为明显。脸上的皱纹更为明显,说话的语速更为缓慢,脊背愈发弯曲。她就这样独自和儿子生活着,那个手机似乎成为了老伴存在过的唯一证据。儿子时常咒骂父亲是混蛋,步入老年却抛妻弃子,自己逍遥。她无数次地怨恨他,但现在也只剩下了一声叹息。

“老伴啊,你还欠我一枚戒指,怎能不回家呢?”

偶然地,她没再睡醒,而是永远地离开了他。床头是那个手机,儿子愤怒之下,摔碎了它,这样一来,似乎父亲从未出现在了这个家里。

他的研究有了巨大突破,得到了一等功勋。但再高等的奖章,也不及与她的对戒。

终于,他还家了。

在路上,他买了一个钻戒,晶莹剔透的钻石镶嵌在上。“老婆一定会喜欢的!”他拨通了儿子的电话,“你还回来啊?这么久到底去哪了?妈妈去世哪天也没能联——”“什么?”他的世界仿佛一瞬间崩塌了,万物轰鸣,耳膜像要破裂,在飞机上吃的午饭在胃里排山倒海。

似乎忘记了拐杖,他向儿子家里狂奔,路上的行人躲他远远的,害怕下一秒就会被讹钱。一进家门,就看见老伴的相片,黑白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跪在相片前,举起那个亏欠了四十余年的钻戒,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他等待了许久,奢望她的手可以出现在眼前,对他笑着说:“老头子还真信啊,我这身体还死不了呢!”但他等了一天也没能等到。

当天晚上,他痛哭流涕,泪水沿着比五年前更深的沟壑下流。半梦半醒间,他看到了她,站在一潭湖水边,无名指上戴着钻戒,冲他招手。她愉悦的笑容使他暂时忘却了悲伤,安然地进入了梦乡,也进入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第二天早上,他的脸上带着由衷的笑容。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